冯一平接到听到这话的第一个反应是,感情电话诈骗这事现在就有了?接下来是不是要我交费还是怎么的?所以饶有兴致的接了一句,“恩,你说!”

    江都夜话的制片人兼导演要是知道冯一平现在的想法,绝对会撂挑子,如果说记者是无冕之王,那像他这样管着好几个记者和一个栏目的人,就是无冕之王的王,居然敢怀疑他诈骗?

    他虽然不知道冯一平的想法,但是冯一平的语气有点让他不喜,你就一点都不激动吗?一点都不受宠若惊吗?一般通知采访对象这样的事,轮不到他这个栏目的老板亲自打电话,可是,这不是方市长的秘书亲自安排的吗?

    哦,对了,方市长亲自安排的,那就不计较了吧,听说对方还是个小孩子,“冯一平同学,这是市政府的吴主任交待给我的任务,访谈之前,我们会做一些采访,包括你老家,还有你以前的学校,希望你能配合,至于你上节目的时间,我们初步安排在半个月后。”

    吴秘书交待的,那看来这事还真假不了,亏了我准备的那几套调戏诈骗犯的方案了,冯一平想。

    不过,上电视访谈这事,他还是有些向往的,他也就一凡人,还没有达到把名利视为浮云的地步。

    况且,就算是在二十年后,对普罗大众来说,上电视也还是一件比较光荣的事,当然,前提是你不是以反面形象出现。

    话说电视也这玩意,冯一平后来也上过,市级晚间新闻节目,他出现了二十一秒。声音有四十秒。

    那还是0年的事,当时停电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不少家庭都购买了小型的汽油发电机,结果因为产品质量和使用不当等,出现了一些问题,电视台的晚间新闻。为此采访了市里最大的机电公司,也就是冯一平他们公司,然后,让他以业内专家的身份,向观众们介绍购买和使用时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上电视。

    不过,新闻和访谈可是两码事,后来的那些访谈节目,被访谈的对象。如果没有几把刷子,真会被主持人虐得体无完肤,所以,他还是比较谨慎,“我要先考虑一下,”

    “还考虑什么,吴秘书都已经安排好了!”导演有些急。

    “我考虑一下再给你回话吧,再见导演。”

    冯一平挂了电话。那导演真有些气,不过。对这样上面安排下来的事,气也没用,他酝酿了一会,就笑着给吴秘书打了电话。

    冯一平正打算找张电视报,看看这节目的播出时间和简介,还没找到。就接到了吴秘书的电话,“一平,这个访谈是方市长的意思,有些事你也知道,从年初开始。第一届新概念作大赛的获奖者们,不是受到了社会上极大的关注吗?你其实已经走在他们前面,这也是我们市教育战线努力的结果,你明白吧!”

    明白,教育战线出成果,那当然是之前一直主管教卫的方市长领导有方,所以说这些当官的,其实比商人还会算计,既还了冯一平一个人情,又给自己添了一笔政绩,难怪在美国,那些政客和商人,经常变换身份呢。

    “可是,”冯一平还有些迟疑,“要是我表现很不好怎么办?”他没看过江都夜话这栏目,不知道那主持人的尿性,要是对方太过犀利,他招架不住,或者是他反击太犀利,对方招架不住,那都不好。

    “呵呵,”吴秘书笑了笑,还是方市长说的,再优秀,也还是年轻人啊,“你这个担忧是多余的,这个节目,不是现场直播,是录播的,后期要剪辑,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就好,“那就烦您代我谢谢方市长,也非常感谢吴主任您的帮助。”

    “行,我一定帮你带到。不过,你还是要准备一下,和电视台的周导演保持联系,也给你老家和以前的学提前打声招呼。”

    “好的,谢谢吴主任。”

    这事既然定下来了,那还是要好好安排一下,爸妈现在在老家,所以和电视台那边联系,还得另外找人,人选嘛,也很简单,就高志毅两公婆吧。

    高志毅现在早就锻炼出来了,至于李嘉,虽说是专职的会计,其它的事也做了不少,派他们两个去,一定没问题。

    冯一平先向爸妈通知了这个好消息,接到电话的冯振昌高兴的声音都发颤,“真的?这是真的?”他连问了两句。

    “是的,电视台还要派人到家里和学校去采访,你和妈抽空把家里收拾一下,其它的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派高志毅和李嘉陪同他们一起去。”

    “我知道,你自己这两天用心点,好好准备准备,我先挂了。”

    没得说,他这肯定是要去找人分享这个喜讯呗!

    给高志毅的电话,他还真就故意捱到晚自习回家后才打的,大多数人这会估计都钻在暖和的被窝里看电视,他们两个应该也不例外,说不定还会做一些爱做的事,要那样就最好。

    电话响了六声,那边才接起来,“没打扰吧,”冯一平非常没诚意的问了一句,话里话外都听得出来,他就是抱着打扰的念头打的这个电话。

    “打扰了我也不敢有意见,冯总有什么重要指示?”胖哥还是乐呵呵的。

    “是这样,总是额外给你们安排事做,我挺过意不去的,所以准备给你和李嘉姐姐一个机会,放松一下。”

    “你就直说吧,我们还不知道你,会有这么好心?”这是李嘉的声音。

    被说了,冯一平也不尴尬,他把事情说了一下,“这是好事啊,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市电视台联系,看他们具体的时间表,还有,费用你有预算吗?”

    栏目组当然得打点一番的,“这个你应该比我懂,你看着办吧。”冯一平说,高志毅在办公室那么长时间,处理这些事不用他担心。

    “冯总,冯老板,我们这可是为你个人的事要上山又下乡的,再说,你高还没有毕业呢,就有这样的好事,就没想着也让我们沾沾光?”正事说完了,李嘉接过电话说了起来。

    “没问题,我想办法把你带到现场做观众。”

    “我才不耐烦做观众呢,我的意思是,你就不想着慰劳我们一下?”

    “这个还用提吗?我早跟我爸妈说好了,放心吧,到时绝对让大姐你满意。”

    周六的下午,冯一平总算看了江都夜话的一次重播,主持人很有几分姿色的职业女性,还有两个嘉宾,台下有些规规矩矩坐着的观众。

    这一期采访的是一个退休的村支书,他用了五年的时间,把村后的一处荒山,全部都种上了板栗树,现在一年收入好几万,采访就是围绕着这件事展开。

    那两个嘉宾,一个是省农业大学的教授,一个是市社科联的专家,采访的过程,并没有什么火药味,说来说去,其实主要还是把这些往政策和政府身上靠,探讨这件事的社会意义,对个人其实还是比较淡化。

    这样也好,冯一平放了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