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这期节目,冯一平彻底的放了心,他也是太多虑了,要是市台现在就能做出一档不把人整哭不罢休的访谈节目,那绝对是走在业内的前列。

    所以这个消息只稍稍的干扰了一下他,然后一切又回归正轨,继续废寝忘食的投入到学习去。

    他总结了自己原来性格上的缺陷,容易安于现状,不逼到不得已,不会主动做改变,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那当然要超越自己,最简单的做法,就是自己逼自己。

    所以他这一次把想考省状元的想法说给陈老师听,其实也是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但当真的把这个目标明确以后,他发现,自己也很享受这个挑战和奋斗的过程。

    仔细分析一下,科的省状元,其实也并不是触不可及。

    语,前面的题他不会失分,陈老师这样训练下去,作肯定还是拿不了满分,但至少能拿高分。

    数学呢,他之所以选科,就是因为数学,但是科的数学,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难度。如果做个比较,理科对数学的要求是,各知识点要熟练掌握和娴熟运用的话,那科,则是了解就行。

    至于英语,在香港呆了一年,口语他完全没问题,语法也是英语口语,不存在到时出现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打架的问题,单词量也不是问题,加起来也就千多嘛。

    政治呢,这个最不是问题的,政治教材的每一册,每一章的重点,他都现在都能挨着背下来,那还有什么问题?

    历史。也和政治类似,问题的没有。

    所以,他现在要加强的还是作和数学,数学如果能尽量满分,作能尽量拿高分,那拿个省状元。应该问题不大。

    公司的人也知道这几个月对他的重要性,平时也尽量少打扰他,不过,滨江区提出来的那个建议,他自己也放不下。

    放松的时候,他几次番把那张地图拿出来看,脑子里回忆着后来那些可望而不可及,只能看着流口水的豪宅,意淫着把这一块地也建成那些样子。

    而且他也不担心销售。建成后销不出去才好呢,放那更赚钱,过个二十年,这样绝版的地段,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吗?

    面对着飞速上涨的房价,后来国内有的开发商就不无醋意的说,买我们房产的那些业主,其实赚的比我们多。

    这是个大实话。毕竟房地产再暴利,刨去各项成本。房产商怎么也不可能有一倍的利,但短短几年,房价翻番这样的情况却很常见。

    所以思考再,他还是跟小舅通了气,“小舅,官莲湖旁的那一块地可以整体都拿下来。当然价格一定要压到最低,而且要先说好,我们不会马上开发,具体的谈判节奏,你自己把握吧。”

    “再便宜。这么大块地方,加起来钱也不少,资金没问题吗?”小舅有些担心他钱会不够,毕竟单酒店这一块,就占用了上亿的资金。

    “只要不比酒店这边的价格高,那就没问题。”冯一平给他吃了个定心丸。

    “当然不可能比酒店这边的价格高,他们都求着我们买的。”梅义良其实很想问一句,“你究竟有多少钱?”

    不过这些年耳濡目染的,他也知道这样问是很让人反感的事,因为别人问他这样的问题,他也很不爽,那就不管外甥具体有多少钱,只要够就好。

    冯一平现在可以不把采访当回事,家里却不敢,上市里电视这样的大事,哪能马虎呢?所以,不但冯一平家里收拾了几遍,整个村,特别是他们塆,也彻底的来了次大扫除。

    平日里没关系,要是电视上放出来,他们塆里又脏又乱的,那满塆的人脸上都无光。

    高志毅开着一辆小破面包车,随着电视台的一辆车来到冯家冲,统共只呆了一天的时间,素材虽然收集了不少,但是电视台的记者却不太满意,很简单,都太雷同。

    提起冯一平,村里的男女老幼,总结起来只有句话,好,很好,非常好,让他都有些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都被冯家给买通了,其实,一定意义上,这样理解也没错的。

    现在的冯家冲,最有钱的那一批都是冯振昌带出去的,手把手的叫他们怎么卖糖炒板栗,怎么开面馆,又有不少省城的面馆和市里的工厂,以及镇上的工厂工作。

    就连在村里的种地的这些人,不但能采各种应季的野菜赚钱,一部分人种的粮食,也被那些面馆给包圆了,不说那条路以及橱柜厂的股份,就前面的几件事,也让村里家家都沾了冯家的光,他们还会有什么二话?

    而且,实打实的说,冯一平从懂事读书以后,所作所为也真的没话说。

    记者不信邪的跑到梁家河学采访,提起冯一平,从校领导到普通老师,也都是赞不绝口,而且老师们说话的水平,比乡邻们高的多,每说一点,都有事实作为依据,比如有冯一平获得的各项荣誉佐证,还有不少老师指着整体架构已经成功的教学楼说,“不是冯一平同学,我们学校想建教学楼,估计还要延后好几年。”

    至于冯一平也打了梁家河学有史以来后果最严重的一架,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一个字都没提。

    放学后,冯一平照例去接黄静萍,在车上她就迫不及待的说,“小苏说,小晴的男朋友被人打了!”

    她应该是想装的客观立点,为小晴担心难过,但是,还是没能掩饰住内心的高兴。

    冯一平就不掩饰,听了就笑,他知道这样的人会有人收拾,没想到这么快,“快说说,具体怎么回事?”

    事情也很简单,在一线大城市已经有些没落的保龄球项目,也流行到了市里,市政府招待所去年新建了全市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保龄球馆,并迅速成为了一个时髦的去处。

    ktv是白天收费低,保龄球馆刚好反过来,零点过后收费低,很多想赶时髦,又条件有限的人,经常选择凌晨的时候去光顾。

    昨天,小晴的男朋友搞到了几张优惠卷,晚上就带着她和另外两对一起,在零点过后,开了一条球道,因为都是第一次玩,所以该犯能犯的的错,差不多都犯了个遍。

    旁边的球道上的几个年轻男女,看来没少练,水平比他们高的多,等小晴男朋友第二次投出一个洗沟球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刚好打出一个double,见状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这本来也没什么事,但是小晴的男朋友是那种无理也要搅分的人,觉得受了奚落,就大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大手大脚花的钱是怎么来的!”

    很不巧,这句话好像戳到了对方的g点上,刚刚笑了几声的年轻人一挥手,那边的几个一拥而上,几脚就把小晴男朋友揣到在地,再踢上几脚,临走还撂下一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他打算报警,球馆经理只过来说了一句,“领头的那个,是市财政局长的儿子,其它的还有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市法院民一庭庭长的儿子,”他听马上就蔫了,他爸妈只是市印刷厂普通的职工而已,哪敢跟那些衙内们扳手腕?

    再说,他自己也觉得,当着财政局局长儿子的面,质疑他花的钱是哪里来的,绝对相当于特意摸老虎屁股一样,百分百是挑衅,难怪把人惹毛了,所以他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灰溜溜的带伤回家。

    “打的好啊!”冯一平赞了一句,对黄静萍说,“别忍了,笑出来吧,你都忍得那么吃力!”

    像小晴男朋友这样,见不得别人比他优秀出色,性格扭曲的人,就是要让人多收拾几次才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