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周五播出,录制是定在周二的下午,学校大方的给冯一平发了一天假,让他在家好好准备,这个善意让冯一平有了好好睡个懒觉的机会,这些天,又和初年级时一样,起更睡五更,太缺觉了。

    晚上睡觉之前,冯一平努力回想了一下,最近的一次大白天睡觉是在什么时候来着?还是大年初,黄静萍从家里过来的那天,已经是一个季度以前的事,接下去要想再这样睡个懒觉,得等高考之后,那差不多又得是一个季度之后的事,悲催的高生啊!

    没定闹钟,他还是准时在周二早上六点醒过来,看了一眼黑漆漆室内,他只感概了一下能睡懒觉的感觉真爽,翻个身,又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很爽,连个梦都没做,一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十点多,阳光铺满了房间,黄静萍坐在床边柔柔的叫他,“起床吃早饭啦,十点了。”

    “都这个时候还吃什么早饭,和饭一起吃好了。”冯一平又把黄静萍的脸团成一个包子样,“这样子真可爱!”

    “别,起来吧,一会高志毅他们该到了。”

    好吧,高志毅是来接他们的,今天他开着自己的车去电视台太张扬。

    午饭他吃的很憋屈,另外的个人,吃的是黄静萍准备的丰盛的午餐,就他一个,是一碗加了几片青菜的素面,也不用担心缺乏能量,餐后给他准备了两块巧克力,这是冯振昌他们特意交待下来的,就担心他吃坏了肚子,上节目的时候出丑。

    李嘉抱着不气死他不罢休的可恶念头。把这餐饭当成了表演,化身美食家,每吃一口,就评点几句,早饭没吃的冯一平还真抵挡不了这样的诱惑,然后。他就端着碗去了书房,明知抵挡不了诱惑,那就离诱惑远远的。

    上车以后,冯一平就开始做起了深呼吸,在摄像机和现场几十个观众的注视下,和几个陌生人说上一节课的时间,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高志毅安静的开着车,李嘉这个时候也知趣的不打扰他,黄静萍也只静静的拉着他的手。

    安静的感到电视台。刚下车,他就接到了冯振昌的电话,和梅秋萍两个在电话里一个劲的说,“大方些,大胆些,有礼貌些……,”

    上电视接受采访,他们当然没有经验。不过总有些不烦心,就还按照平常和陌生人打交道的情况来叮嘱冯一平。

    他们两个原本要来现场的。冯一平给阻止了,爸妈在现场,他压力更大,再说,爸妈一来,黄静萍又得躲出去。那样不好。

    他没想过现在向爸妈坦白,即使是欧美的父母,肯定也不能接受还上高的儿子和同龄的女孩子同住,更不要说冯振昌他们这样骨子里很老派的父母。

    冯振昌他们说了几分钟才把电话挂掉,感觉空有一身的力。却没地方使劲,又不能到现场助威,就这期节目周五播出的时候,还看不到。

    离有线电视下乡,还得好些年,冯家冲现在能收到央台一套和县台,有几家能收到省台,至于市电视台,没有一家能收得到,

    高志毅熟门熟路的带他来到栏目组,这也是相关人等,第一次见到被乡邻和老师同学们,夸成一朵花的冯一平本人,第一印象是一个高大阳光安静秀气的大男孩,没有很出奇的地方。

    打了个照面,冯一平就被人领着去化妆,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化妆师打理,其实也不费劲,年轻,底版又不错,只是打理他那一头短发的时候稍微费了点事。

    除女主持人外,今天还是有两位嘉宾,一男一女,男的还是市社科院的一位年大叔,女的是一位短发蓝西装的年阿姨,主持人介绍的时候,说她是省师范学院的教授,还是其它几所大学的客座教授,曾游学欧美多年。

    在外人面前,冯一平扮乖孩子好学生,好像已经习惯成了本能,略带腼腆,非常谦逊低姿态的向那两位问好,那两位虽然也笑呵呵的,但是冯一平却觉得,社科院的胡老师是真随和,师范学院的那个李教授,和蔼的语气里,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看到四个人鱼贯出场,已经坐好的观众们喧哗起来,鼓掌的鼓掌,拍照的拍照,这些观众也不知道是怎么遴选来的,总之,市台的主持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明星,而且还是一个比较漂亮的女明星。

    不过主持人林恬这个时候可没工夫搭理他们,正抓紧时间看着台本,助理还拿着镜子给她补妆。

    现场也布置的有点意思,就像一个会客厅,以米色为主色调,主位当然是主持人林恬的,两边相对放着两张双人沙发,间是一个放着一盆花的茶几。

    正式开拍之前,现场的工作人员又向观众强调了一边纪律,冯一平借这个时间,把身上的一校服给脱掉,递给前排的高志毅,露出里面有佳的白色工作服来,其实就是一件休闲白衬衫,只不过胸口口袋那绣着“有佳便利”四个显眼的红字,难得有个上电视的机会,当然要宣传一下有佳。

    当然也不能忘了一,一的校徽被他端正的戴在口袋上方。学校让他穿校服上节目,这一要求让他很腹诽,一在市里还用的着宣传吗?

    他原本想在这件衬衫的两边和背后都绣上大大的有佳,但高志毅他们担心那样反倒会引起节目组合观众的反感,还是选了这件,当然,绣字特意调整过,相机拍出来效果很好,摄像机拍出来的效果,只会更佳吧!

    林恬看着冯一平胸前那显眼的四个字,有些皱眉,但很奇怪,耳麦里没有传来导演的指示。

    冯一平的这点小动作,当然也瞒不过在后台的栏目制片兼导演,居然借我们这个节目打广告,不过,他也没脾气,市长交待下来的啊,只要不太出格,还能怎么样。

    第一次开机,在林恬大白天的说“欢迎收看今晚的江都夜话栏目”的时候,有几个观众笑出了声,不得不重来了一遍。

    开幕词之后,先介绍了两位嘉宾,那两位矜持的向着台下点了点头,到冯一平的时候,他起身向台下认真的鞠了一躬,掌声就热烈了些,还是学生嘛,不用端架子。

    先是聊几句家常,林恬先问了冯一平高考准备的情况,胡老师又传授了他几句经验之谈,这个时候,既要抓紧时间学习,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同时还要保持平和的心态,虽然是没什么含金量的话,冯一平还是诚挚的表示了感谢。

    然后林恬问了一个提起大家兴趣的话题,“听说你曾经有保送的机会,为什么要选择放弃呢?”

    “主要是因为接收的学校和专业,不是我所希望的。”

    “那你的第一志愿是什么?”

    “清华经管系。”

    林恬看向胡老师,这方面他精通,“这是一个比较高的目标,”胡老师说,“只看成绩,至少要全省的前名才有希望。”

    李教授发话了,“你说这是主要原因,就是还有其它原因?”

    “是,”冯一平如实的回答她,“爸妈也希望我能考上国内一流的大学。”

    李教授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听刚才的介绍,你父母是农民是吧!”

    “是,”农民又怎么样?

    “改革开放到现在,国内的家长还是改变不了这样的观念,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把考大学当作和以前的科举一样的登天之途,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儿女身上,不得不说,这是我们教育观念的一种缺失。”

    “对不起,我不认同你的这番话。”这样动辄就国内这样,国内那样的话,让他很不喜欢,国外就真的什么都好吗?

    “希望子女能考上名牌大学,不仅仅是我们国内的父母有这样的观念,亚洲很多国家的父母也是一样,至于美国,据我所知,家长们也是期望子女能考进常春藤名校的吧!”

    不是我们国内讲凭,发达国家照样凭。

    “那你就为了你父母的心愿,原本可以提前一年结束高学业,结果就这样浪费了一年,你知道这一年的时间对你的一生有多宝贵吗?”

    “首先,是因为接受保送的学校和专业我不满意,另外,即使是单纯为了满足爸妈的愿望,我想我也愿意花上一年的时间,我还年轻,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

    这次没有等场工举板提示,不少观众自发的鼓起掌来,可想而知,鼓掌的,肯定都是家里有孩子的父母。

    “我觉得,这是一个闪光点,”胡老师说,“现在的孩子和家长之间,就是要多一些这样的互相体谅,家长不要强迫孩子,如果有条件,孩子也应该学学一平同学,多尽尽孝道。”

    “谢谢胡老师!”

    冯一平感觉,这期的节目,和他看的那一期完全不同,那一期全程是和和睦睦,和和气气,和和美美,顺顺畅畅的录完的,虽然可看性不高,但是充满着正能量。

    这一期,是改变风格了吗,还是那个李教授出门之前,忘了吃药,也没有喝太太静心口服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