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月,梅家湾又有一件新鲜事,梅建要跟着女儿女婿去首都,这一趟他们没什么事,是专程去玩的。『,

    旅游,在他们这个地方,在现在这个时候,离大部分人很远,特别是对梅建的同龄人来说,当然,其实他们也不稀罕。

    不过,去其它的地方他们可能还无所谓,但是首都啊,他们多少次在歌里听到过,多少次在电影里看到过,多少次听各种工作队的人满是憧憬和向往的讲起过。

    从他们朴素的感情而言,很多时候,首都很抽象,抽象到只是一个承载了他们很多的梦想和寄托的词语,有时候,首都又很具体,具体到就是一座散发着光芒的**城楼。

    所以这两天梅建进进出出的时候,那些老兄弟经常会把他叫住,装上几袋烟,坐在一起,看着旁边嬉戏的孩子,拉扯几句,“建,老兄弟几个里面,你是有福的,只是我们都没想到,秋萍和振昌会出息到这个份上。”

    “是啊,我也记得,早几年的时候,是他们建房子的第二年吧,吃的油都缺,还要秋萍提着个罐子到娘家来借。”

    “说这些干什么?吃得苦苦,方为人上人,他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其一个比梅建年纪还大,头发花白的,说了一句,然后两眼放光的说,“首都啊,记得帮我多看几眼,邓书记现在住在那吧,当年他和刘元帅带兵从后面山里过的时候,我还帮他带过路,他还亲自跟我握过手呢!”

    这话,冯一平从他嘴里也听到过不止一次。

    此言一出,讥笑四起。“你又在吹,你当年顶天能见到他身边的警卫。”

    “我吹什么?”老爷子把烟袋锅在鞋底上一磕,“他我还会认错?”

    听到去首都的这个事,激动的不止这些老人家,在大西北当过几年兵的大舅,对从未去成首都也很遗憾。这次主动提出,要跟他们一起去,顺道照顾梅建,这样刚好,本来冯一平还说要抽调一个年轻人,去帮他们打理路上的事情呢。

    清明过后,正是一年气候最好的日子,冯振昌和梅秋萍,带着梅建和梅国胜。先去省城,在省里住了一夜,然后坐火车去首都,至于回程,冯一平建议他们坐飞机。

    周六午放学后,冯一平和黄静萍连饭都没吃,带着几个面包上路,又一次往县城赶。这一次,是他们剑客高考前的最后一次聚会。

    黄静萍把面包撕成小块。往他嘴里递,“还记得去年吗?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

    “记得,”冯一平笑着说。

    当然记得,去年也是这个时候,他去县城,然后因为黄静萍。和卫生局长的侄儿起了冲突,也是那一次,他第一次没有抗拒黄静萍的心意。

    “多吃点,”听到他肯定的回到,黄静萍愈发高兴。

    “算了。留着肚子去吃好吃的。”

    肖志杰他们还真做了一桌好吃的等着他们,黄静萍一进门,意外的看到和于莲在一起聊天的张秋玲,“你怎么也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张秋玲拉着她的手,“让我看看,看看冯大老板,冯大名人有没有欺负你。”那不消说,她肯定也看了冯一平的访谈。

    “好长时间没见的闺蜜两个,高兴的手牵着手,黄静萍高兴的说,“我真没想到你能来。”

    张秋玲看了一眼那边也高兴得满脸都是笑的肖志杰,“我爸他一个老同事今天大寿,带着我妈一起去了,也要明天才回。”

    “过来吧,边吃边聊。”王昌宁从厨房端出来一摞碗,于莲拿着一把筷子,招呼她们两个。

    这个家里还是和冯一平年初来的时候一样简陋,连六把椅子,也有四种规格,不过菜很丰盛,啤酒烧鸭,板栗炖鸡,剁椒鱼头,回锅肉,酱爆茄子,酸辣大白菜,还有一大盘炒田螺,小小的桌子,放的满满的。

    “说起来,这是一年后,我们又一次聚在一起,为了这次的重逢,我们干一杯吧!”几个人里面,比冯一平大了一岁,比其它五个都大月份的王昌宁提议。

    “对,干一杯!”

    “试试这个,”放下杯子,张秋玲就给黄静萍夹了一块啤酒鸭,“我烧的,”

    “等等,”冯一平也夹了一块给肖志杰,“既然是你烧的,那应该是肖胖胖同学第一个吃。”说实话,他有些怀疑张秋玲的水平。

    “不相信我的水平是吧,”张秋玲自己夹起一块,“我一个人烧饭大半年,这是我最拿手的一道。”

    “你看看,一个女孩子,怎么心思就这么复杂呢?”被张秋玲看穿了,冯一平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那这个我先吃,”王昌宁夹了一个田螺,用力一吸,“好吃!”旁边于莲轻轻的打了他一下,没得说,那肯定是于莲烧的。

    冯一平也夹了一个,真不错,很入味,“这个好,这个留着我们下酒。”田螺很鲜,带着姜蒜的香气,很美味,不过用筷子夹着吃,总不太对味,他舀了一小碗,直接用手捏起来,这样吃才爽。

    “这两个月怎么样,老师怎么评价你们两个的?”个女孩子在一边叽叽喳喳的,他们也一样,几个月不见,也有好多话要说。

    “本应该没问题,努努力,我们也能上个二本,超常发挥,也有上一本的可能。”王昌宁总结道。

    “那就努努力吧,保证上个二本,争取一本!”

    “唉,”肖志杰看着对面笑嘻嘻的张秋玲,叹了一口气,“来,喝酒!”

    考不上一本,那他和张秋玲的这事,就难了很多,不过,他们两个也确实尽力了,比如肖志杰,虽然冯一平还叫他肖胖胖,比过年的时候,他瘦了好多。

    冯一平比他乐观些,这事也不难,关键还是在张秋玲,只要她铁了心,张副校长也拦不住,不过呢,这话现在也不急着说,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让他多一点压力和动力也好。

    “你还是想去首都?”

    “是,我也想努努力。”

    “那我们不还是不在一起?”

    “都在大城市就方便,从首都坐飞机到省城,和从市里开车到县里,时间差不多。”他们两个意向都是生成的大学。

    “是,到时我们也顺道去首都看看。”

    “我提议,等月份高考后,也等秋玲放暑假后,我们自己犒劳自己,一起去旅游一趟,从省里出发,先向南到海边,再折向北到首都,好不好?”

    “我赞成!”肖志杰第一个拍了桌子,举起酒杯,“这几个月累死累活的,不管结果怎么样,总要奖励自己一次。”

    张秋玲看着都瘦下来的肖志杰,也举起杯子,“好!”

    王昌宁笑着看了看对面的于莲,跟着也举杯,于莲有那么一丝迟疑,不过也举起了杯子。

    “那就这么定了!接下来的时间,都抽空看看地图,把自己想去的地方标出来,我们再统一规划路线。”

    冯一平很清楚,按现在的发展,上大学之后,他只会更忙,到时更没有时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学前的这个暑假,也许是最后的大段轻松逍遥的时光。

    他们租住的这个地方,住个人都难,晚上大家干脆在酒店开了两个标间,冯一平他们个,也是相隔多年后,又在一间房里开起了卧谈会,另一边,于莲看着兴致勃勃的在地图上做标记的黄静萍和张秋玲,难掩脸上的苦涩。

    黄静萍偶一抬头,见她那副样子,吃了一惊,“怎么了?”(。。)

    ps:  ps:今天带儿子去了一趟动物园,这是书上传后第一次带他出去玩,更的迟了一些,抱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