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多,冯一平他们正聊的起劲,他电话响起来,看到窄窄的屏幕上黄静萍个大字,肖志杰作怪,一把抢过去,捏着鼻子对电话说,“怎么了?这么快就想我啦!”

    黄静萍一听就听出来,马上把手机给张秋玲,马上张秋玲的高音就飙了过来,“肖胖胖,他们两个卿卿我我,怎么,你想插一杠子吗?”

    肖志杰马上话也不敢说,一边把手机递给冯一平,一边竖起食指在嘴上做“嘘”的姿势,看他那副贱样,王昌宁笑着拿起枕头在他背上打了几下。

    “喂,”冯一平说了一声,就听那边黄静萍说起来,他笑着恩恩哦哦的,等挂了电话,跟那两个货说,“张秋玲和于莲都睡了,静萍睡不着,邀我出去走走,你们要吃夜宵吗?我给你带回来。”

    “整天在一起还不够,这么一会都分不开,”不用说,这又是肖志杰,要是受了后来的网络熏陶,他肯定会说冯一平他们这是花样秀恩爱。

    “不吃是吧,那我走了。”

    “要,当然要,烤香肠,锅贴,炒粉,”肖志杰拉住冯一平的手,自己点完了,问王昌宁,“你呢?”

    “多来点锅贴就好,对了,加份汤。”得,都是能吃的货。

    黄静萍气呼呼的在电梯口等他,“具体怎么回事?”

    “边走边说吧,”黄静萍有些气愤的样子。

    等他们两个到了广场旁的那家牛肉面馆的时候,冯一平已经把事听了个大概,难怪黄静萍有些气。

    随着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于莲的父母到处托关系,最后终于经熟人介绍,认识了县医院办公室的主任。找了个晚上,他们带着礼物和于莲一起去了主任家一趟,主任当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承诺,隔两天的下午,就给于莲打电话,说他在医院值夜班。叫于莲晚上去见他。

    不疑有他的于莲单身赴会,结果只在他办公室呆了不到分钟就夺门而逃,之后那主任还不死心,一边联系于莲爸妈,说这事正在努力,还说叫于莲也要到医院多走动走动,做做工作,不明真相的于莲爸妈听了喜出望外,千恩万谢不说。还打电话给女儿,叫她多朝医院走走。

    另一边,主任打电话给于莲挑明了说,不过他这一关,就别想进县医院。

    于莲这些天就一直夹在间,不知道怎么跟家里爸妈开口,又不敢跟王长宁说,怕影响他考试。只是离她毕业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家里也催得越来越紧。

    “你帮着想想办法吧?这样的恶人。想想就来气。”

    难怪于莲昨天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呢,果然是人渣处处有。

    “收拾他的办法肯定有,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在于莲自己,有些事情,她自己不做决断。外人是帮不上忙的。”

    冯一平理解于莲爸妈的想法和做法,这两年,虽然铁饭碗这个标签,已经没有以前光鲜,但对农村的一些人来说。依旧充满了诱惑力,家里有个吃公家饭的,出门腰杆都要直一些。

    于莲肯定也不会同意那个人渣主任的要求,可是如果不给她爸妈挑明,冯一平把于莲安排到省里去,那她家里不但不会感谢,肯定还会怪罪,说不定还会找到省里去闹。

    “这样吧,于莲有她爸妈知道的同学或者闺蜜吗?让她们给她家里打个电话,把这事旁敲侧击的说一下,先让她爸妈死了在县医院找工作的心,接下来是回她老家,还是去省里,我们都好安排,至于那个主任,过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冯一平相信,在这个舆论和民间监督不足的时代,那个主任敢这么嚣张,平时肯定也不会怎么收敛,只要找个人跟他几天,肯定能抓住一些把柄。

    “你跟于莲强调一点,只要下了决心,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会安排的好好的,只是无论如何,这事不能影响到王昌宁的考试。”

    “行,我回去就跟她说。”

    这个事说起来叫人生气,其实在于莲第一天晚上,顺利跑出那间办公室以后,就不会有什么无法挽回的后果,而且于莲回了乡里更好,到时再让王昌宁出面把她带到省里,找个高收入的工作,还能顺道在于莲爸妈面前加分。

    冯一平第二天上午和黄静萍又出去了一趟,他带着相机,在医院介绍那,拍到了那个人渣主任的照片,然后就回了市里,家里还一大堆功课呢。

    当天下午,于莲在卫校的一个同学,打电话找到了于莲的爸爸,大概提了一下,卫校里关于那个主任的流言比较多,他总是晚上叫女同学去医院找他,于莲自然不愿意去,可是家里一个接一个电话的催,让于莲这一阵子压力很大,有时愁的躲在被窝里哭。

    于莲爸爸听了这些话后,半晌没说话,只听得出呼吸很急促,最后颤声对于莲同学说了声谢谢。

    周一的午,于莲就接到了他家里的电话,爸爸在电话里说,家里商量后,觉得她还是在离家近的地方工作好,而且已经在乡卫生所给她安排好了,等她一毕业,就可以回去上班。

    于莲接了电话,顿时觉得沉霾尽去,转身就给黄静萍打电话表示感谢,要不是想着王昌宁还在县里,她恨不得现在就回老家。

    和于莲差不多一般纠结的,还有方颍芝,她毕业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工作机会倒是很多,表舅那边银行柜员的机会还给她留着,财政局的那个意向,她自己放弃了,她知道在那样热门的单位,不想办法,想等到一个编制,是不可能的事。

    这些日子,也有不少用人单位到财院招聘,多是以南方的私企为主,看介绍,规模和工资待遇都不错,本来她也倾向于从这些间选一家,可是,自从前些天看了冯一平的访谈后,她又有些想法。

    她特意在市里的几家店去走了走,以冯一平朋友的身份,旁敲侧击的几下就问了出来,冯一平果然是在有佳便利工作,不过,他的身份是老板,而且在市里还有家工厂,在省里还有另外的几家公司。

    听了这些,她彻底的不淡定起来,打定了注意,过几天,先去省里探探虚实,看那几家公司近期有没有招人的计划。(。。)

    ps: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大家的投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