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了决定,并且得到了爸爸的首肯,金翎觉得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

    能得到爸爸的首肯,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她不是小姑娘,不会矫情的以为爸爸的身份限制了她的自由和发展,她很清楚,正是因为爸爸的身份,她才有这么多尝试的机会和可能。

    不然她凭什么可以这么轻松的到国外最好的商学院留学?凭什么可以做手下那一大帮四五十岁的人的上司?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都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和努力的缘故。

    她的这种轻松,由于内而形于外,周一上班的时候,秘书首先感受到了,给她送咖啡的时候,由衷的夸了一句,“金总,您今天气色真好!”

    “谢谢!”金翎笑着回了一句,不是以前的那种礼仪性的,而是很真诚的感谢,“通知财务,把上个月公司的所有支出整理出来,下午送给我。”

    金主任要她至少要做到收支平衡,不给继任者留下大包袱才可以抽身,以目前的情况和效率来看,增收开源很难很慢,但是节流很容易,而且见效很快。

    下午细看报表的时候,她自己也感到触目惊心。

    现在总共开出来八家店,单店平均营业额还是在一千五上下,算下来一个月总的销售额也就十万上下,但是上个月,光招待费用,差旅费用,养车的费用,再加各部门主管的各种补贴,加起来,占到了销售额的两成!

    采购部有差旅费用正常,工作范围只在省城的市场部居然也有大笔的差旅费用,而且奇葩的是,下属的六个部门。都有招待费用,财务部能产生什么招待费用?还有营建部,只有别人给他送礼,请他吃饭的份,但他的招待费用也一点都不逊色,这是干什么。比赛吗?

    八个部门主任,每人一辆车,最差的也是一辆两厢富康,除了人事部的卫主任,其它每人都配了一个司机,加上她的那辆,加起来,公司现在,领导专车比送货车还多。领导司机比货车司机还多。

    就这样,就占到了销售额的两成,再加上人员工资支出,管理成本,应缴的利税,其它的各项支出,所有的费用累加起来,接近销售额的四成。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看来特别不能指望下属各部门主任的自觉自律。原来为了提高工作效率,金翎规定两千元以内的资金,不用通过她,各部门主任可以审批,现在看,这是很大的一个漏洞。

    周二一上班。金翎马上通知办公室出了一道通知,除她之外,公司其它所有主管的财务审批权全部收。

    这道通知刚贴上布告栏,新的通知一道接一道的贴上去。

    从即日起,封存所有领导的专车。上交到总部换成资金下拨,从总经理及以下所有员工,全部自行上班,八个司机,一律补充到物流部或者市场部。

    从即日起,除采购部外,其它所有部门的招待费用一律不予报销,采购部招待客人,必须预先审批,并在指定酒店接待。

    …………

    对于佳美总部的一般员工来说,这些通知是带来了一些新气象,抽调到佳美的这些人,好多都是在原来的部门混的不好的员工,没想到呆在佳美,比呆在原部门还差,两个月过去,现在总算看到了希望。

    但对那些部门主任来说,这一道道通知,就是一步步的削他们的权,一次次的打他们的脸。

    已经被金翎口头免职的营建部余主任,从一个部门窜到另一个部门,成功的收集了不少怒火,但是他们聚到金翎办公室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金翎这个时候,已经在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她昨天下午就预约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各部门主任扫兴而去,没过多久,听说金翎回到了办公室,但还没来得及再去找她,布告栏那边又传来一阵喧嚣。

    四处游荡的余主任过去一看,是一份调整公司结构的通知,原来的八个部门,缩减为人事、财务、采购、市场、物流五个部,砍掉近一半。

    人事部和财务部人数缩减了一大半,都定员为个人,也就是一个主任只带两个兵。

    他不由得一阵火大,前两天好容易让总公司的人帮他说话,今天就居然连他这个部门都裁撤了,那他该怎么办?他再也不想顾忌金翎的身份,就准备去找她理论一番,这时看到通知结尾不但有佳美的公章,还有总公司的公章,有点懵,这是得到了总公司的许可?

    他回到办公室,马上看到桌上放着的任免通知,上面不但有金翎的签字,还有总公司人事部部长的签字,彻底的慌了,但他再去其它部门串门,却得不到一个支持。

    那些上午还怒气冲冲的主任,现在一个个跟没事人一样,半点怨言都没有,这也怪不得他们,形势比人强,老虎一亮爪牙,人马上就知道她不是病猫。

    再闹下去,搞不好下一道通知就是让所有主管就地免职,由总公司派人接替,前面金翎做了那么多,再做这一步,也不是不能理解。

    浑浑噩噩的捱到下班,余主任在办公室收拾东西,透过窗子,看到人事部的卫主任和采购部的杨主任笑呵呵的一起走到公交站台挤公车,完全看不到叫他们上交车钥匙的时候,那义愤填膺,恨不得和金翎同归于尽的样子,见风使舵的东西!

    他最后看了一眼公司,便黯然离去,从明天开始,他和佳美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他又要回到总公司人事部待岗。

    终于不顾一切的按自己的意愿把想做的事都做了,金翎也很清楚人存政举,人亡政息这回事,虽然明知道这些做法随着她离开后,肯定会不了了之,她还是感觉很爽。

    在离开之前,她还有一件事要做,她要去有佳,要把话说清楚,佳美跟不上有佳的进度,不是她个人的原因。

    她一个人也没带,独自一人打车来到有佳公司,这是一处档次还算可以的写字楼,但是佳美的办公环境非常一般,主要是密度太大,她透过百叶窗打量了一下,就她现在办公室那么大的地方,至少有十个人在办公。

    刚从邻省回来的周新宇,听到佳美的金总点名找她,真有心不见,但想到她的背景,还是不敢怠慢,亲自把她迎到小会议室里。

    金翎一见他就记起来,这不就是开业的那天说是开腌菜厂的那个人吗?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让人看了笑话,不过周星宇不提,她自然也不提。

    “金总,您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周新宇给她奉上茶,笑着问了一句。

    “已经不是金总了,我已经向省商交了辞职报告。”

    “哦,也对,这块市场始终太小,金总看不上也实属正常,那恭祝金总在其它领域大展宏图。”周新宇说着场面话,心里却拿不准她的来意,你要辞职,却跑过来跟我说,这是几个意思?

    所以说,公主们的骄傲,一般人理解不了。

    “周总放心,我再也不会在省内和有佳竞争,希望有佳在你的带领下,能越做越大,越做越强。”虽然在这一场竞争,她是失利的一方,但她和周新宇说话的语气,还像是上级对下级一样。

    看着门外那一个个走路都小跑着,精神头十足,平均年龄二十多岁的有佳员工,金翎觉得不用再看下去,“我只是想对你说,佳美发展不力,主要原因在于它的资产性质,在于它的体制,告辞!”

    周新宇这下明白了,这金翎是专程来向他这个竞争对手说一句话,佳美失利,非她之过,估计她也想来亲身感受一下,有佳为什么会把佳美远远的甩在后头,不过,这犯得着吗?

    “金总留步,您这句话找错了对象,不应该对我说,而应该对我老板说,有佳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正是在他的带领和安排下取得的。”

    “哦,”背靠省商的佳美当初心高气傲的很,见到省城这边都是由周新宇在出面,再联系到他的履历,想当然的把他当成有佳的掌舵者,这是金翎第一次知道掌舵的原来另有其人。

    但那又怎么样,“不必了,再见!”

    “金总留步,我个人觉得,你们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希望您能拨冗一见,也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

    能找个熟知了解这一行的聊聊也好,“那好,带我去见他吧!”

    “对不起金总,这个恐怕得两天后的周六才行。”

    “他在出差?”

    “不,他还在上学,要周六才会放假。”

    “那所大学?”大学生吗,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他下半年才上大学,现在还高。”

    “高?”金翎差点暴走,你是在跟我说章回故事吗?

    “周六见面,您就知道我所言非虚。”周新宇笑着说,他很清楚的知道,冯一平现在很需要金翎这样的人才,更不用说她的背景会带来的好处。

    周新宇这么一说,金翎还真有了点兴趣,她知道,周新宇开玩笑也不至于开这么大,他这么笃定,那就见见吧,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什么?金翎辞职了,你说服了她见我,好,没问题,我周六一定准时到。”冯一平笑着挂断电话,这可真是好事,金大小姐,你就乖乖的到我碗里来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