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翎带他们去的是一家素斋馆,在省城老有名的,冯一平后来也听过,却一次都没去过,他总觉得跟他这样买个几斤肉要吃一个星期的人说吃素,是很扯淡的事。

    估计抱着和他一样念头的人不少,不然二十年后,好少有明星说自己吃肉的,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也有人很高格调的说自己吃素。

    但奇怪的是,宣称吃素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普遍,偏偏那猪肉价格却越涨越高,那么问题来了,该用什么逻辑解释这个现象呢?怪矛盾的说。

    这家素斋馆格调确实高,全是古色古香的建筑,金翎选的这个包间也很国风,很雅致,也很素。

    “这里不错吧!”

    “挺不错的!”冯一平和周新宇都口不对心的说。

    “我也是顶多一周来吃一次而已,周末来清清肠胃。”

    那哪用这么麻烦,一碗清粥陪小咸菜,效果更好,冯一平心说,说出来的话却是,“这确实不错,周末来一趟,不仅清了肠胃,心里那些繁杂的念头也清空了,挺好!”

    不过金翎还算真实,没有吹嘘自己全素,其实后来那些标榜吃素的,好多应该是想传达这样个意思吧,我为什么吃素呢?爷我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腻了,所以想换个口味,吃素其实就是变相在炫富,这是冯一平狭隘的理解。

    “我听出你言不由衷的意思来了,不过,相信我,这里的斋菜不会让你失望的。”金翎拿着菜单点菜,笑着对冯一平说。

    “我相信,”那么多人都说这好。肯定有它的原因,再说,这也怎么算一种新鲜的体验吧。

    因为比较早,现在上座的客人不多,菜上的很快,报的名字全都是荤菜名。而且样子也真假难辨,比如糖醋排骨,梅菜扣肉,看起来绝对是真的嘛。

    特别是那道扣肉,肉皮,肥肉,瘦肉,都分得很清楚,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这个。谁会想到这个其实是豆腐呢?

    不仅是外观像,口感也很接近,比如红烧全鱼,上来的时候,也有一股很香的味道,夹一筷子起来,连肉质和纹理都接近,看样子。就是一道剔去了骨头和刺的鱼。

    “我算是明白了,”把几道菜一一尝过。冯一平感概了一句,“这些来吃素的人,其实比我还爱吃荤,可以说是无肉不欢,不然为什么外观做的和鱼肉一样,连味道也调成一样呢?”

    金翎有些气急。“重点是这个吗?”

    “重点是这种手艺,实在是出神入化,技近乎道。”周新宇夹起一块“鱼”,细细的看着,补充了一句。

    重点也不是这个好吧。金翎想了想,干脆懒得和他们两个分辨。

    金翎是那种初接触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冷傲的那种人,但熟稔一些以后,你会发现,她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而且相处的时候,也没有刚接触时候的那种进攻性,当然,言辞还是很犀利。

    这餐饭,估计只有冯一平吃的尽兴,因为他这个能吃的人,是真饿了,金翎呢,本来饭量就不多,或者说控制的很严格,每样都是浅尝辄止。

    至于周新宇这个精致的上海男人,他欣赏的时候,多过吃的时候,这些菜里面,差不多都用到了豆腐,有几个菜豆腥味还比较重,他吃不来,只有在农村长大,一直吃石膏做的豆腐的冯一平习惯这个味道。

    “我就不叫你金总了啊,叫你翎姐吧,”在那两个人的注视下,终于填饱了肚子的冯一平喝了一口热茶,对金翎说。

    周新宇听了这话,就有点小幽怨,从来没听你叫我宇哥过。

    “你还有什么具体要求吗?你也知道,我一个高的学生,这两个月时间很少,晚上还要赶回去做作业,就趁现在这个时间,把话说清楚,然后我让人事部拟一份合同出来,今天就落实,好不好?”冯一平趁热打铁。

    也没换地方,周新宇叫服务员把餐具一收,摆上茶,和茶楼差不多,这儿风景也不错,也很幽静,是个谈事的好地方。

    “你说首都那边开一个公司,那和省城的这家,是什么关系?具体的时间,有要求吗?”

    “在首都那边成立的是分公司性质,隶属于总公司,当然,你是在总公司任职,直接负责那一块,我想想,要不给你一个大华区首席执行官的头衔?”冯一平笑着说。

    “这个好,一下就让人知道我们志在全球。”周新宇说,这样一来,他的头衔前也能加一个大华区,马上就有很高大上的感觉。

    金翎点点头,“时间要求呢?”

    “翎姐你正式履职之后,还是要在总公司熟悉一段时间,我相信我们现在的工作,可以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希望你能多找出一些不足来,与此同时,同期进行人员的招聘工作,加起来,一个季度差不多吧,到时新进人员的培训也能结束,首都那边的办公地点也能落实,你觉得呢?”

    金翎想了想,她在佳美还要交接一到两周,抓紧一些,一个季度后,应该没问题,“我没问题。”

    “薪酬方面呢?”冯一平主动问,她在佳美,各种待遇因该不错,但是纸面上的工资,肯定不高,这就不好参照她原来的收入定。

    “参照周总吧!”金翎很爽快。

    “行,那就基本工资暂定为周总的一点倍,绩效和奖金另计。”冯一平也很爽快,当然,他还没有爽快到许诺送股份的程度去,股份的事,至少得等上市提上议程的时候再说。

    “那我就叫人事部把合同送过来?”见他们俩谈定了,周新宇问了一句。

    冯一平看了看金翎,“没什么补充的话,我们就这样定?”

    “没问题,也不用他们送过来,我们一起回公司吧。”金翎说。

    周末的有佳,还有一半的人在上班,这就是便利店这个行业的特殊之处,其它公司可以放假,他们放不了。

    再进有佳,金翎的感觉又不一样,大前天来的时候,这还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今天再来,她即将成为这里的一员。

    等金翎在两份协议上签下大名后,周新宇凑趣的开了个玩笑,“总算是安心了,你知道吗金总,听说是你亲自推动省商的便利店项目之后,公司上上下下,可是紧张了好些天。”

    “所以开业的头一天,你们就去看我的笑话?”

    “哈哈,”大家都会心的笑起来,至于此时的金翎,还没有和省商解决劳动关系,没有一个人担心,那还算是问题吗?

    “对了金总,你还有同学或者朋友,愿意回来就业的吗?我们现在到处缺人。”冯一平例行从自己人身上挖潜。

    这是很有效一个做法,比如周新宇,来的时候只带了四个人,现在都挖了一个加强班过来,洪浩然也有个美国的同学正在加紧联系,夏天的时候,那个同学会回来考察一次。

    “需要那些方面的?”

    “酒店管理,外贸销售,室内设计,成本核算……,方方面面的,只要是人才,我们都需要。”

    “除了便利店,居然还有这么多公司?”金翎真的有些惊讶,你还高好不好!

    “联系的还是很紧密,都相辅相成的,”冯一平大概把其他几家公司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除了家具厂,智通公司和嘉盛装饰,确实都为有佳带来了很大便利。

    “我还真有个朋友是学酒店管理,毕业于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学院,目前在夏威夷工作,不过,你这个酒店?”金翎不清楚冯一平说的酒店的层次,要是就为一个小旅馆,把朋友召回来,那真时贻笑大方。

    没想到猎头公司迟迟做不到的事,在这有了转机,“投资一亿以上,明天周总陪你去现场和项目部看一眼你就清楚,我想,绝不会埋没你朋友的能力。”冯一平有这个信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