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的人选也算是有了点眉目,就是深圳家具厂的外贸人才还没有着落,冯一平想着,是不是从老牌的国有外贸企业里想想办法,这几年,国企的外贸人才外流也比较严重。

    深圳的新工厂,在外聘的经理熊玉良和老蔡的主持下,已经开始了土建工作,而且秉承了深圳的高速度,进度比酒店项目还快。

    老蔡一走,蔡鑫总算得偿所愿,家具厂暂时由他负责,不过呢,现在的家具厂,里面已经不是他蔡家一家的天下,是属于嘉盛家具的一个分公司,里面已经有财务和销售等各部门的人进驻,总之,他这个负责人的权力,也大打折扣。

    冯一平晚上还是开着金翎的回的市里,没办法,金翎说换着开几天,其实不是说,是通知,她问冯一平要了行驶证,把小跑车手套箱里的一些东西拿走,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开着冯一平的车扬长而去。

    冯一平又不好上手,一来总是男女有别,二来,人家不但坚持健身,还有钱也有闲的去练了跆拳道,注意,是跆拳道,不是那种听起来就有些柔,其实也是以柔克刚的柔道,而是以腿和脚踢、踹为主,用手击打为辅的跆拳道。

    冯一平也就记得军训时候的几招军体拳,所以他很明智很大度的选择了接受这个结果,话说,要是被一个女的先一脚踹倒,再骑在身上打,那会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的。

    哪知第二天黄静萍看到车后,却来了兴致,这车和冯一平的车,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不是那种方方正正的。而是经典的跑车风格,很性感的流线型的车身,很招女孩子喜欢,特别是,它还是敞篷车,坐在敞篷车上吹风。是多么浪漫的事啊。

    于是,本来是计划去菜市场买菜,结果去江边溜了一上午,别说,这车的吸睛能力,是比冯一平那车强,主要也是它的敞篷,进市区以后,旁边公交车上的人。都趴着窗户看稀奇,现在的敞篷车是挺稀奇的,市里敞篷车可能也有吧,但绝不常见。

    到家以后,冯一平还特意给物业的塞了一包烟,让他们帮忙多盯着点,那可是软顶,冯一平总觉得这样的设计。就是招人拿刀割的。

    “感觉真好!”黄静萍回到家里还意犹未尽。

    “喜欢?那你抽空也去考驾照吧,然后我们也买一辆。”

    黄静萍听了当然很高兴。不过马上拒绝了,“不,这样的车好看是好看,但不适用,只能坐两个人,而且那么矮。就我们那路,这样的车都不一定能开会老家去。”

    黄静萍一口气说出了好几个理由,最主要的,她还不习惯接受冯一平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

    冯振昌他们已经到了首都,他们虔诚的拜谒了**纪念堂。起了一个大早去参加升旗仪式,当国旗升起的那一刻,几个人都心潮起伏,特别是梅国胜,激动的差点流下泪来。

    他们当然在**广场上留了影,去故宫转了一圈,远远的看着金銮殿上的龙椅啧啧称奇,最后,也去了一次长城,那一点点坡度根本难不住他们。

    依然穿着冯一平给他买的那双运动鞋的梅建,健步如飞走到一个制高点的烽火台上,脚下踏着建于明朝时的宏伟建筑,看着北方早春葱茏疏朗的山林,想着这几天以来,一一见过的几百年遗留下来的厚重、沧桑、和辉煌,异常的满足。

    因为是带着梅建出来,这一趟,梅秋萍也特别大方,除了住的宾馆条件一般,其它的都由着冯振昌安排,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一点都不小气,连梅建都夸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等四个人按冯一平的要求,去看了几次房子以后,一个个都倒吸凉气,他们只看了现在比较热的方庄那一带的商品房,价格居然一万多,我的天爷,这有几个人能住得起?

    第一眼看到这个价格,梅秋萍还有些不相信,“肯定是我们多看了一位数!”她在数了一遍,12后面还有位数,“真是一万两千多?”

    “姐,不会错的,要是减一位数,那不是比省里的房价还便宜,肯定不可能。”梅国胜说。

    “那你看,这个还买吗?”梅秋萍问冯振昌的意见。

    冯振昌也大气不起来,一套上百平方的,那就是上百万,“先看看吧!”

    于是他们也没有细谈,只是拿了几家售楼处的资料,准备带回去给冯一平交差,倒不是买不起,真的是觉得不值。

    至于冯一平提到过的别墅,他们压根就没去打听过,那肯定就不是房子,一准更是用钱堆起来的。

    不过,首都的房价,倒是让他们坚定了一个信心,省城的房价,肯定还有上涨的空间,他们当然也没有生出回去后就把所有的积蓄都买成房子的想法,只是想着一家一家的,把那十几家面馆租的商铺慢慢磨着买下来。

    冯一平每天晚上都要跟冯振昌通电话,问问情况,听他们说了房子的事,他也没有责怪,让他们一掷万金买一套房子,他们舍不得也正常,只让他们多收集一些楼盘的宣传册回来。

    要是现在告诉他们,首都的房价,以后十多万一平的也常见,他们这么会信?算了,还是等暑假的时候,自己去吧!

    明天午十一点多的飞机,今天晚上,冯振昌他们光顾了首都的传统名吃,烤鸭,这味道,确实绝了,他们自己吃不说,还外带了只回家,准备让省里的分一只,给冯一平一只,剩下的一只带回梅家湾。

    听爸爸说明天到省城,那他们这一次,至少要来市里住一天,冯一平只得很不好意思的跟黄静萍商量,还是要她避出去几天。

    “没事,我这两天就和金菊一起去挤集体宿舍。”黄静萍脸上看不出一丝不高兴的样子,很理解冯一平的决定。

    “不,我们这两天把家里收拾一下,然后我在学校附近,找家酒店,给你开间房。”家里住习惯了,再让她去挤集体宿舍,肯定不适应。

    冯一平抱着黄静萍,“委屈你了!”

    “没事,我理解你的苦衷,不过,”黄静萍抬起头看着他,笑着说,“这两天晚上,一定要陪我吃宵夜。”

    “没问题,”这样的女孩子,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