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和大舅在省城只住了一个晚上,就到了市里。【,

    外公还留在小舅家,慧慧现在正是最可爱,最招人喜欢的时候,刚好下半年满两岁半,小舅和蔡虹准备下半年就让他上幼儿园,这些天还在到处考察,外公也想趁慧慧还自由的时候,多陪他几天。

    冯振昌来学校接冯一平下课,看到他现在开的这辆车,倒也围观了几眼,不过评价是“太秀气!”,这一点,父子两个,倒是不谋而合。

    午饭不用梅秋萍忙活,厨房里有已经做好的土豆炖牛肉,蒸笼上还有一条备好料的鲤鱼,一蒸,再浇上花椒油就好,一把菠菜,洗得干干净净的,汆下水,一炒就好,还有个小炒豆腐,料也都一一备好。

    这都是黄静萍上午在家做的,冯一平现在当然对妈妈说,“知道你们要来,我早早的就准备好了。”

    连大舅都夸他,“一平你这几年做饭的水平见涨,孝顺爸妈的水平也见涨!”他上一次吃冯一平做的饭,还是冯一平在乡里租下房子的时候。

    冯振昌看着儿子的这一番准备,也很高兴,笑着说了一句,“这些还是小事,关键要把书读好。”

    真的,有时候你跟爸爸吧,还真很难愉快的聊天,给在兴头上的你泼冷水,好像是他的责任。

    梅秋萍要主厨,冯一平把她推出去,“妈,我都准备好了,你们等着吃就成,这一餐我来做。”

    细算起来,他也好几年没有给爸妈完整的做上一顿饭,下半年如果去了首都,将来的四年。这样的机会肯定会更少。

    “下午我让丁强来接你们,你们去厂里转一圈,然后让司机带你们去江心洲公园逛一逛,这样安排行吗?”

    冯振昌还没有去过金属制品厂,来了总要去一趟,现在还刚好可以去看看那十几个塆里的工人。

    自从塆里的人到厂里上班以后。冯一平就没有和黄静萍一起去厂里食堂吃过饭,不过,这事肯定瞒不住,厂里原来的那上百个工人都知道这事。

    所以他昨天特意去了一趟,嘱咐了冯一声,叫他转告一下,让大家见到冯振昌的时候都瞒着点,说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还在读高呢。这么关键的时候,爸妈要是知道他谈恋爱,肯定饶不了他。

    “国胜你看呢?”

    “挺好!”

    下午冯振昌他们在厂里呆的时间比计划的长,丁强接待他们,比接待冯一平还用心,全程亲自作陪,一处处的给他他介绍,说起塆里的那几十个工人。丁强赞不绝口,“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吃苦耐劳。做事最积极主动的工人。”这话让他们脸上很有光。

    为此,冯振昌还和塆里的每个人都说了会话,勉励了几句,以他的辈分、身份和年龄,做这样的事比冯一平还合适些。

    下午放学后,有些没精神的黄静萍走到校门口。看到不少人正对着那辆少见的敞篷车指指点点的,高兴的跑过来,“你怎么来了?”

    “我先接你去酒店,一会在家里少吃点,陪你一起吃晚饭。”冯一平总觉得让她这样躲躲藏藏的很过意不去。

    “不用。下晚自习后你过来陪我呆会就好,”黄静萍也明白他的心思,“午对我准备的饭菜满意吗?”

    “他们当然满意,不过都是夸的我。”

    “夸你就是夸我,”黄静萍笑着说。

    然而晚上他们也没能在一起呆多长时间,冯一平就在酒店陪黄静萍看了半个小时的电视,黄静萍就主动让他回家,“早点回去吧,爸妈还等着呢!”

    晚上和爸妈聊的时间比较长。

    因为资金充足,村里的勘察和规划设计进行的很快,最终出来的效果图,让所有看过的人都赞不绝口。

    以村部和村小学为心,规划出了公共服务区,包括卫生所和村活动室,未来还计划新建一个幼儿园和一个小型的农贸集市。

    筹划的工业区,在村里几个塆的间,就原来烧瓦的窑那一块,那附近平整一下,不占用田地,大概能有个十亩地,建设冯一平计划的几个农产品加工厂,是足够的。

    村民们要建的楼房,设计所也给出了几种方案,完全不同于大家心目的四四方方的那种,和城里的一些别墅一样,造型别致,前后都带一个小院子,车位,猪圈和鸡笼,包括狗窝,都有预留。

    每个塆盖新房子的地方,也都有规划,比如冯一平他们塆,最近要盖新房的,一律规划到塆前的那座小山上,一家家的顺着山坡排上去,至少能建十多家,统一规划了车道、下水道和沟渠,如果建起来,就是和城里的别墅没什么两样。

    他们的那些旧房子,还是要一片片的拆除,重新规划,后来再盖楼房的,就在他们旧址上按规划的位置建,总之,等过上五年,塆里的人都盖上楼房以后,他们塆就会大变样,由一个脏乱差的落后农村,成为一个整洁现代,由洋气的别墅组成的新农村。

    以塆口的大皂荚树和两口池塘为心,还留出了大块的公共用地,平时作为休闲区,农忙时,用作打谷场。

    “塆里的人都同意吗?”这样的改变当然是好,但冯一平就不相信会没有阻力。

    “换做以前,这样的事想都不会想,没有人会支持,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冯振昌说起来,面有得色。

    “就是,你四叔现在的工作好做的很,特别是我们两个回村以后。”梅秋萍说。

    呵呵,对,今时不同往日,就是不看冯振昌他们的面子,看在钱的面子上,对四叔主导的这件事,也不会有人反对。

    开着面馆,卖着板栗的,当然对冯振昌他们会心存感激,到镇上和市里的厂子上班的人家,也会感激他们,那些留在村里种地的人,除了自家的口粮,也按订单要求,种了不少能卖个不错价钱的庄稼,也会感激他们。

    接下来,他们家还要再村里办几家加工厂,又要招工,又要收各种农作物,那些在外打工的儿女以后在村里就能上班,而且拿的工资还不会比外面低,对四叔主导的这件本来也是为了大家好的事,他们也没理由反对。

    难怪爸妈这在老家住了一个多月,气色都比以前好了呢,在省城,他们虽然也做出了一些事,也赚了些钱,但那时又有几个人,能像村里的那些人一样尊敬他们呢?

    在这样的环境里,爸妈自然心情舒畅,心情好了,气色自然也会好。

    只在市里住了一晚,大舅就呆不住,挂面作坊里离不开人,他们在首都买的一些东西,特别是吃的,比如烤鸭,也放不了几天。

    冯振昌他们原本是打算在冯一平这多住几天的,一商量,干脆和大舅一起回去,趁现在天气好,提前把农产品加工厂的土地平整好,随着有佳的发展走上了快车道,这些事,已经可以提上日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