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考完数学,肖志杰和王昌宁在教学楼下遇到的时候,很有一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之感。

    肖志杰尤其沮丧,几门课程里面,数学是他最喜欢,也最出色的一门功课,今天的这一闷棍可把他打的不轻,最后的两道大题,他都没来得及做。

    打击一个人最狠的方式,就是在他自认为最擅长的领域,毫不留情的击败他,今天的数学考试,非常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

    回家的路上,他问王昌宁,“不知道一平考的怎么样,要不要打电话问问?”

    “比我们肯定好,但估计也不会太理想,不只是他,我想今天参考的所有人,都不会太理想,所以,要往好处想,如果别人考的好,就我们考得不好,那是考砸了,如果大家都砸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你说是不是?振作起来,还有两科,姐姐她们还都在家里等着呢,笑一笑!”

    两家的爸妈要是都来,那太隆重,也会给他们增加额外的压力,所以都把女儿派了过来,加油鼓劲的同时,也照顾他们这几天的饮食起居。

    “对,可能和大家比,我们考的也不差!”肖志杰也知道,这个时候自怨自艾没好处。

    市里,冯一平说出那番话后,一路上,黄静萍一直强颜欢笑,“没事,题目这么难,大家肯定都发挥的不好。”

    冯一平有些小郁闷,“我气的不是这个,我想的是,我怎么就这么寸,数学是我的弱项,偏偏考时碰到难度最大的。高考时又碰上难度最大的,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准,两次都给我遇上了。”

    “这说明你运气好啊,”丁强笑呵呵的和他说了一句,“不过,你估计能考多少分?”

    “120以上吧。”冯一平大概说了一句,前面已经做过的题,没有检查,估计会有失分,但不会太多,主要的还是后面的几道解答题,填空题他也有一道不太拿的准。

    “那非常好了已经,”丁强说,“就是题目不难。考到一百二十分也不错,何况是这样难度的题目呢?”

    黄静萍这下是真的开心了,“真的啊!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

    冯玉萱给爸妈打了电话,汇报了她知道的情况,“那一平考的怎么样你知道吗?”冯振昌很急切的问。

    “我不清楚,但我估计,应该也不太理想,你们也知道。数学是他最弱的一门,要不我去家里问问他?”冯玉萱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忧心忡忡的,打心眼里替弟弟着急。

    虽然她对弟弟有些意见,但还是衷心的想他能考个好成绩出来,她清楚的很,从上小学开始,弟弟就一直很用功。从来没有松懈过,她呢,读书的时候,真没有弟弟一半努力,要是努力了十几年。结果却考砸了,她也会替弟弟惋惜。

    “这个时候问他这个干什么?一点帮助都没有,等等吧,明天下午,他就可以到学校去估分,今天还是不要影响他,还有两门呢。”四叔专门找熟人问了,现在冯振昌他们对这些流程和注意事项也是门清。

    “你也回省里吧,接下来的两科,对他都不是问题。”冯振昌对冯玉萱说。

    “那行,我明天下午再来找他。”现在面馆全部由她负责,各种事情真不少。

    午饭黄静萍早做好了,一回家菜就上桌,清蒸小黄鱼,白灼虾,尖椒牛柳,韭黄炒鸡蛋,老鸭汤,很丰盛。

    “你今天是英雄,是功臣,一定要多吃点!”黄静萍把虾剥好,蘸上调料,送到他嘴边,这个待遇蛮爽的。

    之后的两门考试,都波澜不惊,英语和历史,就一个特点,题量大。

    英语的选择和完形填空,加起来一共95道题,最后还要参照图片,以李华的名义,给一个曾经参观过学校的老外,写封信,介绍学校的变化,词数在一百个左右,这道题十分,冯一平觉得这就是送分题,他已经写过几封英信,何况这个还是类似看图作的形式。

    历史也一样,题量不小,但对熟背课本的他来说,难度真不大,就是倒数第二道的论述题,关于洋务运动的历史作用,他答的不是很爽快,不是不知道怎么答,只是答的时候,想起那一段的历史,让他很难过。

    最后的那一道,对一般的学生可能也有点难,但是他是个伪德粉,看过不少纪录片,玩过不少相关的游戏,对那些历史算得上熟悉,1分的题,他估计,至少也能拿个十分吧!

    随着9号上午的一声铃响,一切都结束了,不管考得怎么样,结果如何,这些苦命的孩子终于算是解脱了,有些考得不理想的,明年可能还会回炉重造,但是现在,大家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一个个,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子轻松。

    然而,猛然卸掉了重压,随之而来的就是如潮水一般涌来的疲惫,冯一平上车拿到手机就先给爸妈打了电话,冯振昌估计也等着呢,“一平,考完了?数学怎么样,听说这一次的题特别难。”

    “我还可以,其它的也不错,我就跟你们说一声,下午我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去学校估分。”

    “好,这半年你是很辛苦,你好好睡,我给你姐和小舅他们打电话,叫他们不要打扰你。”

    挂了电话,冯一平就给肖志杰他们打过去,他们刚好在上楼,肖志杰接电话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的,都说下午不管二十一,好好睡上一觉,有什么事都明天再说。

    午只吃了一碗汤泡饭,冯一平连牙都没刷,直接朝床上倒,黄静萍过来给他盖空调被,结果被冯一平一把搂在怀里,“等等,桌上还没收拾呢,”

    “管它呢,迟点再说。”冯一平调整了一下姿势,把头搁在黄静萍头顶,不一会,就传出轻微的鼾声来。

    其实这一阵子,黄静萍也并不比他轻松多少。

    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比如首要任务就是换着花样的给他做好吃的,让他营养跟的上,在炎热的夏天,因为好多人都胃口不振,所以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除了照顾他,黄静萍自己也有事要忙,她已经报名参加了下半年就要举行的会计从业资格考试,也要抽时间学习,也要看专业书籍。

    冯一平高考结束,卸下了千斤重担,她也轻松了一半,现在,听着冯一平有节奏的呼噜声,她也觉得一阵倦意袭来,他轻轻的把冯一平的手从身下拿开,免得压着,然后偎在他身旁,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一会也进入了梦乡。

    所以,很快家里就安静下来,只有两道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和客厅里空调的沙沙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