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上午,冯一平神清气爽的来到学校,今天依旧有不少家长,孩子们的任务,在考完后也就告一段落,剩下的好多事都要家长来操心。∽↗,

    考的好的还好说,考的不好的,就要想着去哪找个复读班,或者是马上去找各招生办想想办法,能读个大专也好,现在的大专凭,还不像后来那么不值钱。

    各班的教室里,都放着几套标准答案,每一套前面,都围着一圈人,同学们自己拿笔记下自己每一道题的得分,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有少数几个同学,一直懒得去答案前看,怕是不想面对吧。

    冯一平被陈老师直接带到了办公室,就半天不见,师生间的态度就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一路上的遇到的老师们,看着他们这些应届的毕业生,没谁还故作严肃的摆着架子,从现在开始,这些学生已经不受他们管辖,况且,从法律上来看,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

    陈老师和冯一平说话,很自然的带着商量的语气,他同时也很期待,理科那边的几个尖子生,昨天晚上就完成了估分,结果都不太理想,也不是不太理想,从个人来看,还行,但是,离省状元,还有不少的差距,而冯一平,是学校冲击科状元的头号种子选手。

    大前天到现在的事,冯一平记得很清楚,花十多分钟对完了语,前面的基本没错,当然,一些填空题,并没有一字不能改的标准答案,但所有的要点,他都答上了。顶天也就给他扣个一两分,他又花了十多分钟,把作默写了一遍,陈老师一看,觉得相当不错,“我觉得。作也可以得满分!”

    冯一平听了虽然高兴,但是觉得自己语老师的这话,可能不太客观,陈老师看出来了,拿着那张纸,“我去找其它老师看看!”那样子,比冯一平本人还兴奋。

    冯一平把英语对完,再按考试时的情形,把那封英信写完。陈老师就火急火燎的拿着那张纸回来了,“你看!”

    冯一平一看,上面是一些老师简短的评语,后面是他们的评价,大多“甲上”,只有两个老师是“甲”,陈老师高兴的说,“不说满分。至少也得在55分左右吧!我们再放宽一些,你的语至少在140分。”

    “英语也好了。”冯一平把英语的答案递给他。

    “填空题错了一道,短改错也错了一道,加起来要减25分,这个英信我还真看不大懂,不过他分值是0分,我们就也扣掉5分。那就是英语也能得个140左右,政治呢?”省状元大有希望啊。

    政治对下来,前面的都没错,顶多也就扣5分吧,140-145。

    数学问题比较大。因为考试时没时间检查,填空题也错了一道,估分在115左右。

    最后是历史,基本没错,几道论述题的要点都答了出来,顶多也让扣掉10分吧,那就是也在140左右。

    “最低685?”陈老师叫了起来,这样的分数,省里的科状元那是妥妥的到手了。

    “估60吧,”冯一平把阅卷老师朝最严格里算。

    “那也没问题啊,去年的状元还不到640呢,”陈老师都有些坐不住,冯一平也很高兴,这几年的苦也算没白吃,也不枉他休学的那一年还拿着各科的课本死啃。

    “恭喜啊一平,这下你的期望,**没跑。”冯一平也觉得如此,不过习惯性的谦虚一句,“人外有人,说不定省里有比我发挥的还出色的呢。”

    “就今年这难度,特别是数学,我看很难。”陈老师说的很有把握。

    五科,加起来冯一平明着错的只有5分,他们两个估的分,都已经翻倍减了,要是今年科的学生,有数学能考个140分以上的,那没准冯一平还真危险,可就今年这数学的难度,怎么可能?让理科的种子选手去考科的数学,也拿不了这分数。

    “走,去拍照吧,再过半个月,成绩就会下来,到时老师给你庆功!”

    “您这话说反了,肯定是学生摆宴感谢您啊!”在去拍毕业照的路上,师生两个好像已经把状元纳入了怀一样。

    操场上已经有班级在拍照,市一99届年级一班的同学们,也围着搬出来的凳子,聚在一块,不管刚刚过去的考试发挥的怎么样,以一班的水平,发挥得再不好的同学,一般的二本应该没问题,所以好多人这个时候都在聊着自己的志愿,聊着听说很爽的大学生生活。

    没有什么离别的愁绪,因为班上的同学,百分之九十都是住在市里,往来都方便,不像冯一平初的时候,大家虽然说是一个乡的,但是你家在这个山沟,他家在那个山头,等闲碰不到一起。

    今天最大牌的明星是校领导们,每个班都拉着他们合影,冯一平他们班,把正副校长和几个主任全请来了,再加上所有的任课老师,前面结实的坐了一排,冯一平因为个子高,本来被分到了最后一排,站在凳子上,陈老师不满意,把他拉倒第二排的最左边,调整了一阵,随着摄影师按下快门,冯一平的高生涯,被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和陈老师道了别,没出校门,手机就响了起来,不用说,肯定是心急的爸妈打来的,冯一平现在也不用躲躲藏藏的,当着那一众同学和老师的面,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是爸爸,“爸,已经对了,在650分左右。”他又减了20分。

    冯振昌好像握着电话,在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四叔他们打听到,去年的省状元还不到640,那就是你这成绩,也有可能拿状元?”梅秋萍的话插了进来。

    “现在说这个还早,2号成绩就会出来,不过,你们可以放心了,我上首都的那两家大学没问题。”

    反而是冯振昌他们现在不满意,一省的状元就在眼跟前,儿子能拿到吗?他们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黄静萍知道了这个好消息,接连在冯一平头上脸上亲了好几口,“你真棒!”

    “好啦,准备一下,我们过两天就去南方。”

    好好休息一两天也够了,2号成绩才会出来,间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安排的很紧,要去深圳和香港处理不少事,等回来填了志愿,他们几个人,就要按计划去旅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