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到香港的黄静萍,其实并不是很兴奋,她不像后来的那些剁手党,好吧,其实她还真的不知道在这买东西,特别是那些挺贵的,国外产的东西,价格比国内要便宜。【,

    她最感兴趣的,怕还是那些香港明星。

    叫冯一平觉得好笑的是,过关后,她看着周围除了字体,和内地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城市景观,有点怕怕的问了一个非常可爱的问题,“这里不会真的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乱吧!”

    这还真不怪她,香港的警匪片这些年红极一时,原来是警察和贼的枪战片,近几年横扫东南亚的古惑仔系列,几百人拿着刀片子在大马路上混战的情节,部部都有。

    对那些没来过,只从电影里了解的人来说,那香港真是挺乱的,“怎么会?它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嘿嘿!”听了她的话,黄静萍不好意思的笑了。

    其实,受电影所害的也不止她一个,张彦也这样过。

    后来国内的邮轮游日趋大众化,冯一平也想带一家人去赶个时髦,被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原因很简单,他们看过的所有和邮轮有关的电影,除了刘天王的一部票房仆街的《爱情命运号》,其它的几乎全部都是灾难电影,她由此得出结论,邮轮不安全。

    冯一平当时甚至一度还萌生了给国际上的那几家大的邮轮公司写封信的念头,让他们也拍几部很欢乐的关于邮轮的电影出来。

    “想看明星吗?”冯一平带着她去打电话。

    “想,想!真能看到吗?”

    “碰碰运气吧,有家酒店去说去的明星很多。”他说的半岛酒店,他前几次短期过来的时候,住的都是一般的星级酒店。他一直认为,如果就晚上去睡个觉,两百的酒店,和两千的酒店,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这次不一样,黄静萍是第一次来。他也想装下1,另外,这次的其它安排,也需要一个上档次的场所。

    遗憾的是,半岛酒店接线员礼貌而冷漠的告诉他,没有空房,特别是他需要的两间海景房。

    “可能看不到明星了!”

    “没事,住那也不一定能碰到,”黄静萍正拿着一本小册子看香港的酒店介绍。

    “那我们选洲际吧。”洲际酒店虽然名气没半岛大,但是软硬件设施,并不输于它,而且更靠近维多利亚港,对面就是金紫荆广场。

    “等等,”黄静萍拉住了他,“这两家都不便宜吧,”

    “没事。我们难得来一趟,就图个高兴。”

    “我的意思是。”黄静萍低着头,有些扭捏,“要不就开一间?”

    倒也是个办法,这样一个晚上能省好几千块下来,再说,他真的想做什么。开两间房也一样,那还是不要浪费。

    这次很顺利,他订到了一间12层的豪华海景房,补充一下,两张床的。

    入住以后。虽然还是午,但黄静萍马上被窗外的风光迷住了,“真漂亮!”

    这时的维多利亚湾,海水没有后来清澈,但是从楼上看下去,还是很宜人,她转头对冯一平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大海!”。

    “这里还不算什么,过几天我们去旅行的时候,一定带你去领略真正的大海。”

    海湾对面,摩天大楼鳞次栉比,当然,高楼也没有后来多,冯一平从后面抱住她,给她介绍著名的银大厦,以及长江大厦,话说现在他好像也只认得这两栋大厦。

    休息梳洗了一下,冯一平打电话在酒店订了一辆提供司机的车,“走,逛街去!”来了一趟,当然得扫点货。

    冯一平充分发挥了后来的同胞们到香港扫货的豪气,这一逛,就是大半天,连午饭也就简单的吃了点,车的后备厢都塞满了各种包装袋,都是国际一线品牌。

    黄静萍虽然觉得有些多,也很奢侈,但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真的对漂亮时装没有太大抵抗力,加上冯一平在旁边再蛊惑她,“在这买,我们就相当于赚了,而且有些在内地是花钱也买不到的。”也就半推半就的随冯一平给她买了一套又一套。

    不过,在买包的时候,看了一眼那价格,一看个位数后面四个零,她坚决不同意,这一点倒是和冯一平一致,几千上万的衣服他还能接受,一个包几万十几万,就是他成了世界首富,也打死都不买。

    想想后来的那些女孩子,为了一个名牌包包可以做出的各种丧心病狂的事,冯一平真的非常欣慰,当然,冯一平还是坚持帮她挑了一款,虽然也要六千多,却是店里最便宜的。

    黄静萍觉得自己怎么都够了,接下来打算帮冯一平挑几套,她拉着冯一平的手,看都不看,就走进了旁边的一家男装店,这就是不知道奢侈品品牌的好处,杰尼亚的专卖店,冯一平后来都是望而却步的,进都不敢进,很简单,进去了就让人自卑。

    “你如果不买,我的那些也都退了!”黄静萍说,没办法,冯一平最后还是买了一套。

    这还不够,从杰尼亚出来之后,黄静萍又非常准确带着他进了范思哲专卖店,买了一套休闲装,还要再跟他买,轮到冯一平死活不同意,为黄静萍花钱,他觉得没什么,但在自己身上,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男装和女装不一样,款式不是特别重要,有个一两套轮换着穿就好。

    而且他有个老观念,女人,包括孩子,就是该比男人穿的好些,那些一家人出来,男人从头到脚一身名牌,光鲜得很,老婆孩子却很普通的,他很看不过眼。

    “花了多少钱?”回酒店的路上,黄静萍轻声问冯一平,穿着制服。带着帽子的酒店司机听到这个问题,也把耳朵竖了起来,要不是酒店的客服心提醒他这是内地来的客人,他一准把冯一平当作本地哪个为了讨女孩子欢心而一掷千金、不长进的二代。

    “不要想着花了多少,要想我们省了多少。”冯一平不想给她压力。

    内地的年轻人现在都这么豪气,原来内地是真富起来了?从今天开始。这个司机对内地的印象,终于有了新的认识。

    晚上,问题来了,他们俩虽然是住在一个屋檐下,但这是第一次晚上住在同一间房里,听着卫生间的水声,坐在桌子后写东西的冯一平,一阵阵的心猿意马,水声停了。他连忙振作精神,想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干什么呢?”黄静萍穿着浴袍,可能是热水的作用吧,脸红红的,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到他身后。

    “没什么,一些工作安排。”

    “帮我擦擦头发,”黄静萍径直坐在他大腿上。长发披散在洁白的浴袍上,灯光把她的脸和脖子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用一个很俗的词形容,就是肤若凝脂,而且现在白里还透着红,才洗过澡,身上还散发着香气,他们还是住在酒店里。这几样综合在一起,都起了加成的作用。

    冯一平不经意的扫过她胸前的时候,看到那一抹白腻,喉咙都有些发干,好容易才控制住没有发出声音来。

    “你又要在这办个公司吗?”黄静萍看着夜色下璀璨的维多利亚港。问了一句。

    “是,有好多准备工作要做,今天估计会很晚,你一会早点睡。”冯一平马上说了一大串。

    “恩,”然后黄静萍也安静了下来,冯一平能感到坐在他大腿上的那份柔软,还有一股热力隔着衣服传到他身上,顺着大腿朝上蔓延,然后,然后他就迅速把黄静萍从身上推开,“我也先去洗澡。”

    他不是柳下惠,他是个发育健康的年轻人,怎么做得到坐怀不乱?

    还好现在天热,冯一平在里面用凉水冲了五分钟,这才平缓下来,他都没带睡衣,也只好穿浴袍。

    电视被关静音,黄静萍慵懒的躺在床上看窗外的夜景,听见门响,后头粲然一笑,“洗完了!”

    此情此景,我去,冯一平身上又热了。

    “恩,”冯一平还准备回到桌前去,“过来陪我看会,比白天还漂亮!”黄静萍拍了拍她旁边的位置。

    冯一平迟疑了一下,还是躺了过去,软玉温香入怀,他凉凉的身体马上热了起来。

    “你身上怎么这么凉?”黄静萍顺着他的手,一直摸到手肘那,“你洗的冷水澡?”

    “恩,太热了!”冯一平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

    黄静萍想笑,又忍住了,“你也不怕感冒!”

    “我身体好着呢,”冯一平说了一句,然后黄静萍脸就有些红,也不好意思看他,只看着窗外,这话在这个场合说,还真好像有多重意思。

    安静了一会,黄静萍的注意力好像就不再窗外的没经商,往他这边贴的越来越紧,这还不说,还总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浴袍嘛,就系个带子,这一揉,难免有些松散,冯一平怎么受得了这个,从床上往下跳,“我去工作了,”

    黄静萍的眼睛里,柔情蜜意就差点溢出来,“不是去洗冷水澡?”

    还调戏我?翻天了是吧,冯一平笑着走回去,打了她两下,位置呢,在她小屁屁上,手感那是相当好,“我叫你调皮!”

    好像就小时候被妈妈打过屁股,懂事后这还是第一次,特别对方又是冯一平,黄静萍也有些羞,拉过被子盖住了脸,等过了一会,见没有动静,悄悄睁眼一看,冯一平坐在桌前奋笔疾书。

    “恩”“啊”,她故意发出一些声音来,谁知冯一平连头都不抬。

    她只好开口叫,“一平,”

    “恩,”

    冯一平还是不抬头,黄静萍就跟着不停的叫,“你怎么了?”冯一平最后还是抬起了头,一对上她的眼睛,马上就把头转到一边,没办法,真真抵挡不住她眼里的热情,“怎么了?”

    “嘻嘻,”黄静萍见冯一平看都不敢看他,笑了起来,“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天,这真要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