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办杂志的想法,不是冯一平一时心血来潮,他早有这样的想法,现在时机终于成熟。︽,

    作为一个重生人士,知道未来十几年的世界大事,这是一项天然的优势,如何把这项优势扩大化,冯一平认为,办一份专业的杂志是个很好的选择。

    一些人成功,一些人失败,有时是因为决策的时候可以参考的信息太少,有时是因为参考的信息太多,那些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总能天才的在很少或者繁杂的信息,抓住关键的几条,从而做出正确的决断,冯一平希望能给人们提供一份这样的杂志,他杂志上的一些观点,可以让那些决策的人毫无保留的相信,作为他们决策时坚强的理由和支撑。

    这一点对冯一平来说,不是问题,因为结果他知道。而当你预知了结果,再反过来找支持这项结果的理由,那比正推要容易千百倍,所以写出这样的章来,并不难。

    比如明年一季度即将到来的网络泡沫,现在谁会想得到?不少人还和西方的一些投资家一起鼓吹,网络经济年,等于工业经济0年。

    当然,他不是要做一个预言者,他是想组织一批这样的章,提出一些可能的趋势,其实,问题一直都存在,只不过大多数人都被现在的繁华迷住了眼,当然也有人已经发现,但人总是心存侥幸,坚定的确信泡沫即将破裂的,肯定是少数,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知道泡沫马上会破裂的,只有他一个。

    而那些在即将到来的互联网寒冬的公司和个人,现在对这些说法。一概是嗤之以鼻。

    明年不仅是新千年,也是国际政治上很关键的一年,在明年月,俄罗斯,叶利钦提前交班给普京,拉开了新沙皇十几年总统生涯的序幕。关于这事,估计现在冯一平比普京还清楚。

    相应的,还有明年的美国大选,那就是一场真实的好莱坞大戏,跌宕起伏,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但现在估计也只有冯一平知道小布什会最终当选。

    当然,他不可能记得未来所有的国际大事。那样刚好,不管在什么时期,全知全能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后来有不少人通过开博,为自己刷声望的同时也赚钱,他现在办杂志,和那是一个性质,不过。他有信心把这本杂志成功办下去,著名的时代周刊的创刊者们。可没他这样预知未来几十年世界大小事的好条件。

    同时,他进清华的经管系,现在看来也没有悬念,他不介意将来在商人的身份外,再加上一个专家学者的头衔,好多时候。企业家是政客的座上宾,而专家学者,又是企业家的座上宾。

    而且,办这样的杂志,成功以后。将为他聚集常人难望其项背的人脉资源,不管古今外,这样优质的人脉资源都是难以估量的财富。

    更重要的一点,以他的实力,现在想在国内办一本杂志,那是难于上青天的事,但在香港,办一本杂志,真的和后来开个博客一样简单,几乎没有限制,除了无需验资的一万港元注册资金,而且除非是自我设限,在香港办杂志,内容方面也没有任何管制。

    当然,程序虽然简单,但要是考虑到盈利,那还是不简单。

    也算是得益于金融风暴的影响,不管是招人还是租赁办公地,都很快捷。

    二十号的上午,在租下来的00平的写字楼里,冯一平对着目前招聘的大猫小猫十来只,谈了几个小时的构想,黄静萍也跟着来了,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冯一平口若悬河的谈了一上午。

    他主要谈的是杂志的定位,从整体定位,到内容地位,读者定位,广告客户定位,广告内容定位等,说的很详细,总结起来大体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这是一本以世界五百强这样的大企业,或者一些有全球战略和眼光的跨国公司,和政坛精英们为主要读者和广告客户的严肃的政经杂志。

    其它的问题,包括杂志的运作模式,经营方向,采纳稿件的报酬,以及活动计划和广告收费标准,都由已经聘任的包卓远为主的团队确定。

    现在已经确定了主编和财务总监,以及法律顾问,其它的人员配备,招聘和培训,也由包卓远为主的团队确定。

    对于人员招聘,他额外提了一个要求,因为月刊对时效性并不用做太高要求,所以前期可以适当多招一些有经验的撰稿人,记者可以少一些,这些撰稿人将作为一个团队,主要完成他交代下来的项目。

    将来等杂志有了一定声望后,还会吸收一些专业的人才进来,组成一个研究团队,跟踪研究国际国内的热点事件。

    当然,他还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投资金额,目前暂定在一千万港币。

    听他说了这么一大通,底下的几个人,还是以疑惑居多,这样的政经类杂志,而且听起来,前期的主要撰稿人还是冯一平自己,这样一个年轻人写出来的章,能入那些五百强和政坛精英们的眼吗?怕是看都不会看一眼吧。

    他们很自然的把冯一平归入到稍微有了点身家,就想烧钱给自己刷声望的那种人当去,不过对他们来说,这样也没关系,只要能拿到工资就好,叫人不愉快的是,估计很快又得去找下一份工作。

    除法律顾问田律师外,只有两个人对冯一平完全相信,一个当然是高屹铭,冯一平的举动,相当于把他救出了苦海,短期内,哪怕冯一平说的是错的,他也会坚持追随。

    另外一个,则是包卓远,虽然杂志社倒闭,他也赋闲在家,可是到了他这个年龄,不像高屹铭那样,一点家底都没有,之前几十年的积蓄,足够让他优哉游哉的在世界各地边逛边养老,他愿意出山,除了律师行熟人的推荐,主要还是冯一平和他一上午的长谈打动了他。

    那一次谈过之后,他只有一个感慨,“古人云,‘自古英雄出少年’,诚不欺我也!”

    “那一平,关于创刊号,你想定在几月份?”包卓远看出了那些人的轻视,现在也没必要解释,因为你解释他们可能也不信。

    冯一平也看出来了,他也不想解释,作为老板,没有必要事事和这些暂时还没有对企业产生凝聚力的员工交待。

    “如果没有组织好精品的稿件,杂志不用急着推出,我的意见是,到明年一月份推出创刊号也不迟。”

    就他们这样一家刚创刊的杂志,想那些有声望和影响力的人来投稿,除非你给很高的报酬,不然不现实。

    而他这样高的定位,决定了不可能采纳那些滥竽充数的稿件。

    “大家也不要有压力,创刊号,我是打算赔钱的,杂志免费向我们的目标客户派送,广告方面,大家努努力,如果确实找不到理想的客户,创刊号的广告就空着,相信我,等到我们的二月刊出来之前,情况一定会大有改观。”

    会议结束,包卓远把冯一平他们俩送到楼下,“包总,一切拜托!”冯一平握住包卓远的手说。

    “冯先生放心,你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冯一平说的正式,他也用冯先生来称呼他。

    高屹铭也跟着下来,“冯先生,我一定会兑现我的承诺!”

    冯一平和他握手,“我相信你!”

    晚上,冯一平又陪着对夜景念念不忘的黄静萍来到太平山顶,两个人静静的相拥看着底下璀璨的灯光,“你说,要是在将军山上也能看到这样的景致该多好!”黄静萍感慨了一句。

    “我们一起努力吧!”一阵凉风吹过,冯一平把她抱的紧了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