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号上午,冯一平和黄静萍直飞省城,也没有在省城停留,在提车场取了车,就直接回到了市里。

    一进家门,黄静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家里好啊!”

    是,还是家里好,酒店的服务再好,窗外的风景再棒,它始终是酒店,没有家里自在不说,因为总是和很多人共享空间,私密性也比不上家里,当然,如果是自己的的酒店,比如,等省城的酒店建好以后,他住进去,那又不一样。

    放下行李的第一件事,是给爸妈报平安,“回来了?事情顺利吗?”这是例行的问候,之后就是正题,“后天成绩出来,我和你妈明天到市里来。”

    这个要求冯一平没法拒绝,高考时他们没来,现在要出成绩,而且冯一平极有可能是状元,他们比冯一平还急。

    那黄静萍怎么办?他接下来就上大学,到了可以堂堂正正的谈恋爱交女朋友的时候,爸妈一来,还让她避出去,他心里过意不去。

    现在却没有时间让他想这件事,自回家以后,电话,传真就响个不停,高考前为了怕影响他,本就压下来不少事,高考后才过了几天,他就撒手去了香港,各公司都积压了一堆急需他处理的工作。

    黄静萍给他送了一杯水进来,“午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只要你做的,我都喜欢吃!”在外面十多天,总是吃酒店里的菜,还真有想吃家常菜。

    “冲你这句话,奖励你一下,”黄静萍有“呜啊”一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冯一平拉住她的手。“静萍,我爸妈明天上午到家里来,”

    “啊,你怎么不早点说,我衣服刚刚从箱子里拿出来,现在又要收拾。”

    “要不。你就留在家里吧,他们总要知道的。”

    “我不,我不,过些日子吧,我还没准备好。”黄静萍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还是给我在上次的酒店开个房间,好不好?”

    关于见父母的问题,黄静萍私下也想过,而且也想的很清楚。

    正因为她十分在乎冯一平。所以她不希望在冯一平爸妈面前,留下哪怕一丁点不好的印象,而在他们那爸妈的心目,高谈恋爱,还是在早恋的范畴,父母肯定不会对孩子的早恋对象有好印象。

    再加上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家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般都很挑剔。听说男方家长好像更挑剔些,所以现在见他爸妈。不是个好时机。

    都等了这么长时间,等到冯一平上大学后回家的时候,再跟着一起去家里拜见,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很委屈吗?总是躲躲藏藏的。”

    “才没有呢,我正好在酒店好好睡几天懒觉。在外面这十多天,可把我累坏了。”

    “对不起啊!”冯一平还是有些愧疚。

    “傻瓜,”黄静萍蹲下来,拉着他的手,认真的看着他。“我们之间还用说什么对不起?你好好工作,我去买菜。”

    黄静萍出去的时候,很高兴,冯一平的态度,让她很开心,虽然她觉察的出来,在冯一平心底的某一个角落,一定还有另一个人,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很克制。

    这件事,她和冯一平的心靠的越近,她就越清楚,但是,现在和以前比,却已经好了很多,至少目前她也在冯一平心里,也占了很大一块地方。

    第二天一早,黄静萍还是在家里很认真的准备好了午要吃的菜,然后提着箱子,和冯一平去了上次的那家酒店。

    冯振昌和梅秋萍是十点多到的家,看来肯定是起了一个大早,在老家住了这几个月,他们气色更好了些,“爸,你的头发是不是变黑了?”

    冯一平从爸爸手里接过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他们从菜园里摘下来的黄瓜茄子和豇豆,家里种的,真比农贸市场买的好吃,比如豇豆,黄静萍一般都不在农贸市场里买,品种不一样,煮个老半天,还是硬硬的。

    “哪里会变黑,你爸现在老都老了,也要赶时髦,那是我上个月在家里帮他染的。”梅秋萍笑着打趣了冯振昌一句,她手里拎着一袋子辣椒,还有一塑料袋洗的很干净的李子,“外公特意带给你的,今年结的不少。”

    外公家的后院里,一共有两棵果树,一棵樱桃树,一棵李树,小时侯,树上结的这些东西,一大半都进了他和姐姐的肚子里。

    那时候嘴馋,李子还青的时候,就时不时偷偷的拿竹竿打几个,虽然又酸又涩,还是连核上的那一点点果肉,都吃的干干净净,在那个物资贫乏,吃一碗小葱荷包蛋面,就算是过了一个生日的时候,那两棵树,带给他们很多美好的回忆。

    青李子从小吃了那么多年,所以他一直不怕酸,能让一般人把牙都酸倒的桔子,他吃起来也很享受,不酸的桔子他还不喜欢吃。

    现在看到这红红的李子,他嘴里又泛起了酸水,拿出一个,在衣服上胡乱一擦,就往嘴里塞,酸甜爽口,舒服!

    梅秋萍在旁边看着都觉牙酸,“真是想不通,这么酸的东西,你还这么爱吃。”

    到家看着已经准备好的菜,梅秋萍略带责怪的说他,“都知道我要来,你还忙着炒什么菜。”

    冯振昌洗了手出来,尝了一下西红柿炒鸡蛋,“这几年你炒菜的水平也练出来了,媳妇没娶,自己小日子也过的不错。”

    冯一平听了,有些紧张,爸爸这话听起来好像有所指的样子,应该不会的啊,知道这事的人,包括老蔡,都不会多这个嘴。

    好在接下来妈妈的话打消了他的顾虑,“他才高毕业呢,娶什么媳妇?”

    “高毕业怎么了,他今年19岁,19岁结婚的还少啊!”

    “那是我们乡下,你看看城里,有多少19岁结婚的,连结婚证都办不了,你愿意儿子也回到老家种田,然后现在就娶媳妇吗?”

    然后接下来,梅秋萍话锋一转,“不过呢,一平,以前我们都管着你,接下来就读大学,到了可以交女朋友的时候,要是有谈上的,一定要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不知道是自己多心还是怎么回事,冯一平觉得,今天这节奏好像不对,“没问题,我争取今年下半年就给你们领回来一个,好吧!”索性大方一点。

    “那还是要把学习放在第一位,”冯振昌给他夹了一筷子肉,“我们听说大学是不像小学高管的这么严,你自己还是要自觉,要是打着去玩的主意,还不如现在就回来帮家里做事,你也那么大一摊子的事,是吧!”

    “我看你啊,是这一阵子在村里说人说惯了,现在见谁都要说两句,一平什么事不明白?还用你说。”梅秋萍也给冯一平夹了一块鱼,他碗里上面现在不是鱼就是肉。

    这真不是客气,这个习惯也是以前穷的时候留下来的,有点好吃的,爸妈都会紧着他先吃,现在虽然日子好了,这个习惯还一直保留了下来。

    爸妈现在作息很规律,吃了午饭,都要小睡一会,冯一平也回了房间,悄悄的给黄静萍打电话,“吃午饭了吗?”

    “还没有,不想吃,只想睡觉。”

    “那你等着,我过来带你去吃饭。”

    冯一平走到客房门口,敲了下门,“爸,妈,几个同学约我,我出去一会,个把钟头后回来。”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

    听到关门声,梅秋萍推了冯振昌一把,“哎,你说一平这是去见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操心这些干什么,你不也说吗,他什么事都有主意,安心睡你的觉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