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难,填志愿也难,考的好,但因为志愿没填好,后来没有到理想的学校读一个理想的专业,这样的事也确实有。

    而且填志愿这种事情,还真的有一定运气的成份在里面,比如,你选了一个冷门专业,自以为把握很大,但搞不好这年偏偏就很多人选了这个专业,而且其有好几个成绩比你高,那你就悲催了。

    这样的事情还真有,所以老师们这个时候一般都是提供指导,不会给你说肯定的意见,师长不是父母,他也怕担责任。

    好多同学比考试的时候遇到拿不准的题还要踌躇,冯一平就很省事,干净利落的只填了两个,一个是他向往的清华经管系金融学专业,一个省大学的国际金融专业。

    本来他只想填一个,因为清华经管系一年在省内有两个名额,就是理科第一和他是同样的选择,他也没问题,但是太自信,容易给人嚣张的感觉,所以他还是再填了一个省大学。

    陈老师看了一眼,也觉得没问题,虽然现在没有几个大学一起上门抢人的情况出现,但状元怎么也不是大白菜,这两所学校,按理说都会抢着要这样的学生。

    “陈老师,再见!”

    陈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送到门口,“以后有空记得回学校来看看。”

    走出校门的时候,冯一平站在门口看了良久,再见,我的高!

    “咔嚓”一声轻响,冯一平扭头一看,黄静萍撑着伞站在不远处,手里还举着相机。“舍不得吗?”

    “没有,只是一朝脱离苦海,有些感慨而已。”男人在女人面前,一向不会流露出软弱的那一面。

    “等一下,让人给我们合拍一张吧,”

    这个要求完全可以满足。冯一平和门卫说了一声,然后也不管还有同学在进出,黄静萍大大方方的挽着冯一平的胳膊,两个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一门前合影留念。

    冯一平要回冯家冲一趟,黄静萍还是留在家里,等他们过来,然后一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除了过两天出去玩要带的。其它的行李都收拾好,到时候全部打包发到首都去。”冯一平环顾了一下家里,对黄静萍说。

    看着这个住了一年多的家,想着再也住不了几天,黄静萍也有些不舍,她和冯一平的关系,就是在这套房子里确定和发展起来的,“知道了。早点回来,还有。记得给我打电话。”

    县城,肖志杰和王昌宁也在打包行李,房子租到月底,剩下也就没几天的工夫,等冯一平到的时候,他们两个连房间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桌上摆着几个卤菜。地上还放着几瓶冰啤酒,他们两个看起来都有点萎靡,也是,辛苦了这么些年,本还不太保险。所以他们都填了好几个志愿,从一本一直到专科,从省内到省外。

    “来吧,就喝一瓶,”王昌宁用牙咬开一瓶啤酒,递给冯一平。

    肖志杰笑着问他,“你发现这屋里少了什么吗?”

    “你们都装箱了,我怎么看的出来。”

    王昌宁指了指桌上的卤菜和那几瓶啤酒,“全是书和卷子换来的。”

    对,那么多书和卷子都不见了。

    “我现在看到那些,就觉得要吐,本来说要丢掉,最好找个地方,比如搬到下面的河滩上烧掉,偏偏昌宁这个财迷要卖废品换钱。”

    肖志杰在这件事上难得的有些青,可能是想用个仪式一样的场景,来场彻底的告别,还是王昌宁实在些。

    “来,干一杯吧,不管是一本还是本,都是本,总比我们原来计划里的专起点要高不是,而且,我们这个成绩也不差,在好多省份,直接可以上二本的,你们说是吧,没有什么好难过的,再说,好像只有昌宁他们村前两年出过一个大学生,志杰和我,都是村里的头一个,应该高兴才对啊!”

    “对,干了,怎么说也是大学生。”这是实话,就梁家河学来说,一年能考上高的只有个位数,最后有机会上大学的,那更是凤毛麟角。

    “除了省内的,我们两个也报了首都的学校,希望到时还能聚在一起。”

    “不管是首都还是省内,到时见面都容易,总之,下半年,不,下个月,我们就都将拥抱美好的大学生活,到时空余时间大把,美女同学大把,为这个,来,干。”冯一平见气氛还是有些沉闷,只好把话题往他们感兴趣的方向引。

    “终于露出了花心的本色吧,现在就想着美女同学大把,你就不怕黄静萍同学到时拿把剪刀,给你来个外科手术。”

    “唉,是,我现在都不敢有那个念想,还是你们两个自由。”

    张秋玲目前还动不了,只能在镇上的学教书,至于于莲,她已经和家里商量好,下个月就去省里的便利店上班,明后天他们就顺道去接她,但刚开始,于莲只能在一线做营业员,工作紧张的很,也不可能天天和王昌宁腻在一块。

    这一句话,成功的挑起了他们的兴头,接下来到车上,肖志杰还在畅想着美女如云的大学生涯。

    冯家冲,午已经请过一批人坐席,晚上,还有五十桌,傍晚的时候,冯一平他们个一下车,华富哥就点燃了鞭炮,那些准备去坐席的都挤在村口欢迎他们,看这个架势,真有点像大家围观人娶新媳妇一样。

    满面红光的冯振昌带着一身酒气走过来,他向着人群大声介绍,“这就是我说的一平的两个同学,都在县一读书,今年也都考了个好成绩,下半年也都是大学生了。”

    冯家冲之前一个大学生没有,今天一下来了个准大学生,虽然说真的。好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大学生都厉害在哪里,但是,大家都知道,考个大学生不容易,所以那个热情啊,都让他们个有点难以招架。

    比如。有的大婶直接问起来,“有女朋友吗?要不要帮你们张罗一个?”

    四叔在一边笑,“现在还有哪个年轻人要家里帮着做媒的,再说,就你说的那些合适的,他们能看的上?”

    这可真不一定哦,山里的漂亮姑娘也不少,当然,这话冯一平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借他是个胆子,现在也不敢说出来。

    晚上请的都是塆里的人,酒席就直接摆在一个打谷场上,打谷场周围,已经堆起了六大堆冒着烟的草堆,主要是用来驱蚊和昆虫。

    现在菜还没好,大家都围坐在桌旁闲聊,每桌放着一个大西瓜和凉拌西红柿以及黄瓜。这几样,都是孩子们的最爱。一个个都被爸爸妈妈抱着,吃的嘴角脸上都是汁水。

    换做往常,华和辉两兄弟也会加入到那些行列,可是今天,他们俩却静静的跟冯一平他们坐在一桌,略带崇拜的看着他们个人。读了初,他们学到了多少东西不知道,但至少比以前懂礼多了。

    “叔,四叔,”冯华富和他们商量。“他们两个不像一平,脑子不聪明,也是真的读不进去书,华今年满十六,辉明年满十六,我想着要不明年都把他们送去当兵。”

    “老你看呢?”四叔征求冯振昌的意见。

    “那也行,今年有点难,明年搞两个指标还是没问题,真读不进去书,去当兵也不错,部队磨练两年出来,也能成才。”

    冯一平也表示赞同,黄静萍把读书当享受,但对华他们好多人来说,读书是有力气都不知道往哪使的一件事,真是一种煎熬,那还不如去当兵,锤炼一下意志和体魄,等当了两年兵回来,他们的工作也好安排,不管是哪个公司,保安都不能缺。

    等到夜幕低垂,银河挂上天空的时候,酒席也正式开始。

    每一桌上面都挂着一个白炽灯,把整个打谷场映照得灯火通明,也不用跑堂的,每桌派几个人,一次性把菜都领过来,菜没有一般的酒席那样有二十多个,但是常见的鸡鸭鱼肉,一个不缺,而且份量都很足,整体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坐席,倒像是聚餐的形式。

    最高兴的是那些孩子们,把这当成了一个盛大的节日,这也真是,现在过年的时候都没这么热闹,他们吃饱后就在场间钻来追去,很热闹,很有气氛。

    肖志杰和王昌宁都是在小塆长大,这样的热闹的场面也是第一次经历,都有些兴奋,不过,这兴奋也只持续了不长的时间,因为敬酒的来了。

    除瓶白酒外,每桌还有一件啤酒,喝什么,喝多少随意,这一次,他们个都没有幸免,来敬酒的都会捎带上他们,都大学生,成年了嘛,酒现在可以喝,再说,这酒席,本来就是为他们摆的。

    虽然有几个大人挡着,架不住来敬酒的太多,他们每人差不多都被灌下去两瓶啤酒,等另一个打谷场上的露天电影放起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不胜酒力,趁着还能走,迷迷糊糊的跟着梅秋萍回到家里。

    附近村子搬着凳子过来看电影的,看着这边热闹的场面,有人就问,“不是午摆过酒了吗,怎么晚上还有?”

    “你不知道了吧,这是冯叔他们家免费请村里人吃饭,听说明天晚上还有一拨呢!”

    “天,那得花多少钱?”

    “有些人想花这个钱还花不了呢,他们家的一平,这次考了省里的第一名,肯定要去首都最好的大学读书,不知道我们这,下一个能考这样成绩的在多少年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