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在有些场合,就容易把现在和以后搞混,比如在自家主场的酒桌上。

    冯一平的酒量肯定不止瓶啤酒,但那是后来,或者说他的心理酒量不止瓶啤酒,但是现在这个身体,还没有适应,他昨晚到后来就有些混淆,对敬酒的来者不拒。

    头脑一直都很清醒,说话也很流畅,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听力慢了半拍还是脑子慢了半拍,他就像一个旁观者或者是局外人一样,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说的话,他觉得不对。

    看到旁边的肖志杰和王昌宁也一副醉态可掬的样子,他准备带他们回家,谁知想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去,腿脚都不听使唤,像棉花一样软,这才知道是真醉了。

    早上,他被屋外小猪的哼哼声给吵醒了,那头猪估计很饿,一大早就哼哼唧唧个不停。

    他和王昌宁睡在床上,肖志杰那个小胖子,睡在凉床上,他们两个,这时还睡的香着呢!

    年轻就是好,早上起来,没有一点宿醉的后遗症,除了不大记得昨晚怎么回家的。

    冯一平侧耳听了一下,爸妈在厨房压着嗓子说话,早餐应该早好了,“嘿嘿,起来了,早自习迟到啦!”他大声叫了两句。

    这句话现在还很有杀伤力,睡得好好的两个家伙马上爬起来,眯瞪着眼睛找衣服穿,肖志杰一伸手摸了个空,差点摔下凉床去,一下就吓清醒了。

    他现在没心思和冯一平计较,软塌塌的躺回去,“别吵,我还要睡个回笼觉。”

    “还睡。太阳都晒屁股上了,”王昌宁一边穿衣服一边笑他,太阳确实已经从窗子照进来。

    “它晒它的,”肖志杰把被子蒙在头,嘟囔了一句。

    “那走吧,我们去接于莲。不去学找张秋玲。”

    这话比什么都管用,肖志杰立马爬了起来,“等等我!”

    早餐很丰盛,有稀饭和粉丝咸菜包子,有面条,还有千层饼,准备这几样,爸妈肯定起了个大早,不过看着他们个吃的稀里哗啦的。冯振昌和梅秋萍很满足。

    “不吃完午饭再走?”冯振昌慢条斯理的喝着粥,腌豇豆在他嘴里咬得脆响。

    “不了,我们想今天下午就得赶到市里,明天准备点东西,后天就出发。”计划的这次旅行,没有想象那么充足的时间,现在已经月底,到下个月20号报到之前。也最多只有20天的时间。

    “路上开车留心,慢一点也没事。不要赶夜路,钱包里少装点现钱,不要去人少的地方,住好一点的酒店,在外面吃饭不要喝酒,手机一定要保持畅通……。”

    冯振昌和梅秋萍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嘱咐了一大通。

    “知道了爸,就看我们个壮小伙子,我们不惹别人就好。谁会动我们的心思。”

    “我就是怕你这样想,出门在外,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你个都收敛着点,万一有事,也不要冲动,记得先打报警电话,然后马上联系我们,记住了吗?”

    “记住啦!”类似的叮咛,估计要等他们也有了孩子之后,才会少下来吧。

    并没有先去梁家河学,昨天晚上连澡都没洗,一身的酒气加汗臭,他们又到初夏天时经常光顾的那个河汊里洗了个澡,顺道感概了几句往昔欢年,换了衣服后,把肖志杰丢在河边,冯一平和王昌宁去接张秋玲。

    学校里,除了多了一栋教学楼,其它的没有什么变化,印象雅致的校长小院,现在也变得陈旧起来,铁门都生锈了,院墙上涂抹着的水泥,现在也这里掉一块,那里掉一块,很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

    不过小园里面维护的还算好,一棵野草都没有,花坛里花和树,也打理的很整齐,就是窗户的油漆都掉了颜色。

    原来的校长已经调到镇里,张秋玲老爸,现在的张校长笑眯眯的等在门廊下,“快请进!”

    张秋玲和她妈妈给他们一人端了一块冰镇的西瓜过来,“哟,状元登门,真是让我家蓬荜生辉啊!”张秋玲嘴里还是不客气。

    “张校长,我给你提个意见,让秋玲去教英语,真是埋没了她在汉语上的天赋,有机会可以考虑让她教语,说不定就会带出来一大批马克吐温似的学生。”当着她爸妈的面,又不好和她针锋相对,冯一平只得开玩笑。

    “她啊,大小这张嘴就不饶人,你们坐,我去准备午饭,午就在家吃顿便饭。”

    “不用师母,我们还要去接几个同学,今天时间很紧。”

    张秋玲担心某人在外面等着饿得慌,也跟冯一平一条战线,“就是啊妈,我们都约好了去于莲家吃午饭的。”

    “给她打个电话,就说在我家吃,听说你们回来,等会下课,还有好几个老师要过来。”张校长说。

    张秋玲只好嘟着嘴去打电话,张校长把他们带到办公室,翻开一个大件夹,“学校准备把你们这些优秀毕业生的情况做一个档案,主要是给你们的后辈一个激励,现在正好缺一些东西要你们支持,主要是照片,比如你们在县一的照片,在市一的照片,还有将来大学的照片。”

    这个件夹里内容不多,因为从梁家河出去,最后考上大学的,本来就不多,冯一平条目下的资料最多,最新的就有市报和省报关于科状元报道的那两份,这个连他自己都没留。

    “没问题,开学后就寄过来。”

    吃饭的时候,果然又好几个老师过来,其包括冯一平原来的数学老师,现在也升了副校长,一见面就跟他开玩笑,“快握个手,你可是我们梁家河的第一个省状元,让我也沾沾你的气。”

    这餐饭吃下来,感觉很特别,然来高高在上的老师,全部和他们平辈论交,就像他和爸爸,是很传统的国的父子关系,突然间风格大变,就像欧美那些国家的父子一样,动辄就拥抱,然后说“我爱你,爸爸,”“我爱你,儿子,”一样,真有些不大适应。

    老师们要喝点小酒,冯一平他们两个一人敬了一圈,就有些不胜酒力,好在老师们也不强求,“喝适量就好。”

    至于张秋玲和她妈妈,还和冯一平家以前一样,这样的场合,都不会上桌。

    提到他们要去的这趟旅行,老师们都很赞同,也有些羡慕,“是应该趁现在还没有什么牵绊,好好去转一转,你看看我们,现在又是工作,又是家庭,哪里走的开。”

    “对,所以秋玲一提出来,我就没有反对,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趁还年轻,就单纯的去走走,开阔一下眼界,也能多一些感受,学一些课堂和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年轻真好啊!”一个老师感概了一句,然后这一桌的老年青们,抚今追昔起来。

    儿行千里母担忧,王昌宁帮张秋玲提着行李箱,老师们都站在小山上目送着他们,张秋玲妈妈一直拉着她的手,送她到操场上车,还叮嘱冯一平,“一平,开车一定小心啊!”

    “放心吧师母,这次出去,我还准备了两个专职司机,没事的。”

    冯一平开出校门的时候,还听到她妈在后面喊,“记得往家打电话。”

    肖志杰还乖乖的躺在在河边的一棵大树下,百无聊奈,正用嘴对着饮料瓶口吹着,徒劳的想吹出一段完整的曲子出来,旁边堆着一堆零食和干脆面的袋子,还有一个瘪瘪的易拉罐。

    “我就说吧,怎么可能饿到他。”王昌宁笑着朝那边喊了一句,“在不过来我们就走咯!”

    他听了马上颠颠的跑过来,“怎么这么久?我都等的快睡着了?”

    “怎么,不愿意等啊?”张秋玲话似责怪,却从包里掏出一个饭盒,“给,”

    肖志杰打开一看,里面是两个大鸡腿,还有两根蘸了辣酱的香肠,“哇,你真好!”。

    “这个话要说清楚,是秋玲好呢,还是鸡腿好?”王昌宁打趣他们。

    “我就说午的炖鸡怎么没找着鸡腿呢,果然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冯一平看他们秀恩爱,也刺了一句。

    可惜的是,后座的那两个,现在已经完全把他们俩当空气。

    点多的时候,接上了于莲,然后去县里拉上肖志杰他们的行李,还等着他们和房东交接,刚出县城,天就黑了下来,等看到市里的万家灯火时,已经九点多,张秋玲和于莲,已经头抵头的睡在一起。

    总结下来,冯一平同志,今天已经提前干上了专车司机这项很有前途的职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