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再周详的计划,碰上了女孩子,那它就只能是写在纸上的字而已。

    昨天到家的时候,黄静萍已经准备好了两个火锅,一个辣的一个不辣,各种菜摆了一桌子,厨房的台子上还放着不少,还煮了饭,因为她知道他们个男生在一起,肚量是一加一加一大于的。

    这两天,她都是一个人在家看专业书,今天准备这么多,也没有叫王金菊过来帮忙,不然王金菊问起来他们要去干什么,说去旅游吗,而且是这么多人一起去,却不能带上她?学校时那些单纯的日子,真是一去不复返。

    果然,冯一平和他们个一起吃饭,比平时和她一起吃的时候,真要能吃一些,当然,她们个女孩子也不错,边吃边聊,筷子也没怎么停,一直吃到晚上11点多。

    在六个人里面,于莲是相对陌生的一个,所以也最积极主动,吃完了饭,忙着和黄静萍一起收拾桌子洗碗,张秋玲后来也坐不住,被动的加入进去。

    他们个小爷们,则舒适的靠在沙发上聊天,这感觉蛮爽的,恩,应该说,这才是正常的生态,不过,冯一平目测,肖志杰如果和张秋玲顺利的走到一起,那么将来的家务活,估计他得承包一大半。

    现在,他们个又坐在沙发上,但是现在的观感,可没有昨天晚上那么舒服。

    本来定好早上去市里买旅游必备品,比如墨镜和太阳帽,防紫外线的雨伞,运动鞋等,然而现在已经十点多,那个女孩子还在卫生间里说说笑笑的。这么老半天,妆还没化好,你说都是二十来岁,正是丽质天生的时候,哪用的着那么精雕细琢的。

    “再不出来,我们就都老了。”冯一平喊了一句,那边的笑声更大了一些,黄静萍回了一句,“马上就好,”

    这个马上,又意味着十多分钟,到十点半的时候,那个总算收拾齐整走出来,效果还是有的。至少发型精致了一些,嘴唇也靓丽了一些,其它地方,还真看不出来。

    包括肖志杰,这都等了一节课的时间,也不像平时那么积极的去拍马屁,张秋玲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男人啊。总是这么没耐心。我们现在还没怎么的呢,他们就这么不耐烦。真不敢想要是以后他们得手了,成家了,估计出门前连十分钟都不能等,我们要是步子慢一点,他们指不定就把我们丢在后面不管,你说我们化妆为了谁呢。还不是为了他们这些臭男人?”

    这大姐够彪悍,这样的话也能说出来,不知道肖志杰有没有打退堂鼓的打算,冯一平和王昌宁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节哀吧,以后的日子,有得你受的。

    黄静萍走在最后,挎着冯一平的手,笑着问他“生气了?”

    “你这样粗服乱头仍国色的人,何必花那么多时间去化妆,平常的淡妆效果就很好。”

    “嘻嘻,”这话黄静萍爱听,“女孩子嘛,你就把我们这当作经验交流好了,以后不会的,你不知道吗,闺蜜到一起,交流化妆心得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那还有什么其它的永恒话题?”冯一平笑着,别有深意的问。

    黄静萍小小的捶了他一下。

    “这个怎么坐嘛?”黄静萍当然是坐副驾的位置,那四个只能挤在后座,张秋玲有些发愁。

    “还装什么呢,直接坐大腿上。”冯一平不耐烦的对她说。

    张秋玲不顾肖志杰期待的眼神,“你们两个,先起来,于莲,我们坐,”

    她和于莲,占了差不多两个位子,剩下的两个,只能可怜巴巴的挤在一起,白白浪费了冯一平特意给他们制造的机会。

    要卖的东西还真是不少,个女孩子凑在一起,效率那个低啊,就说买顶帽子,她们个,平均每人试了不下二十顶,关键是款式都差不多,她们偏偏总能很神奇的找出不一样的地方来。

    冯一平真心觉得,这些老板也不容易,至少,换做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耐心。

    买鞋的时候,每个人脚边都放了四五双,冯一平得出结论,一个女孩子逛街,很正常,要是有个女孩子在一起,那她们就立即集体患上了重度选择恐惧症。

    把自己选好的鞋放在旁边等她们到时一起结账,冯一平他们个去选手台,现在这个东西还没被禁,是几辆车一起出去的时候必备的东西。

    还是这些电子产品对他们的脾气,主要是为了逃避吧,他们这一次,选个手台,也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然后肖志杰的手机就响了,他和王昌宁一样,两个人买的都是爱立信的68,“快点过来,我们都提不了,”得,过去当搬运工吧。

    按冯一平的预计,最多花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事,特别是在有了其它两个女孩子的加入以后,最后花了个多小时才完成,而且还多了好多不在清单上的小玩意,比如手串、纸扇这些华而不实的小玩意。

    0号的早上,大家倒很准时的起来了,今天是出发的日子,大家都是标准配置,女孩子牛仔裤体恤衫运动鞋外加墨镜,背着一个双肩包,冯一平他们个,一个推着个大箱子走在后面。

    另外一辆车,还是金属制品厂的那辆帕杰罗,这年月,高速路还不多,特别是他们这样打算走走看看的,想开一辆轿车周游全国,那还是很有挑战的一件事。

    除了厂里的司机,还从物流公司调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司机过来,他主要是对车比较懂,动手能力强,保不准路上出什么小问题抛锚一辆,那时少不了他这样的人。

    两个司机都是十多岁,加上他们个,这一路的安全也可以保障,两辆车上,还都放上了几把大扳手,再加上两把半米长的轮胎扳手,冯一平自觉自保是没问题。

    因为和那辆车上的两个司机不熟,那两对抢着坐冯一平的车,肖志杰和王昌宁通过剪刀石头布的方式,来选择坐哪一辆车,第一次,王昌宁赢,他和于莲坐冯一平的车,这样也好,肖志杰和张秋玲他们两个要开朗些,到那辆车上,和那两个司机也能聊起来。

    至于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大家一致选择了西湖。

    从小学到高,学了太多关于西湖的诗句,听了太多关于西湖的故事和传说,西湖,有白堤和苏堤,有雷峰塔和保俶塔,有许仙和白娘子邂逅的断桥,有潭印月,有曲院风荷,有南屏晚钟……。

    总之,对大多数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孩子来说,西湖应该是全国最富有诗意的一个地方。

    黄静萍已经在向往着,把她昨天买的那把说是檀香木的折扇给他看,扇面赫然就是曲院风荷。

    冯一平本来想给他们泼泼冷水,看他们几个兴奋的样子,算了吧,还是让他们自己去体会。

    他对手台说一句,“现在出发,over。”

    里面马上传来肖志杰和张秋玲兴奋的叫声,“出发,出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