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医院办公室的陶主任,这些天的日子一如往常,该喝酒喝酒,该搓麻将就搓麻将,该唱k唱k。△↗,

    在他自己看来,这些都是工作需要,作为医院的办公室主任,院长的直属心腹,不管是医疗设备采购,还是药物的采购,他都要操心,至于医院系统内部的一些问题,比如评职称和福利分配,这些也是他份内的事,他都说自己一向秉公办事,架不住大家还是私下找他做工作。

    所以不要看他这个位子在整个县城那么的多的大小官员并不起眼,但是县里的那家烟酒回收店的老板知道,陶主任家一个月的生意,抵得上县里好些部门的两个实权科长。

    经济不发达的小县城就是这样,卫生和计生这两个看似没有什么实权的部门,内里的油水都厚着呢,反倒是在有些地方各种收入很高的公安部门,不管是刑警还是交警,收入还真不怎么样,民事纠纷不多,刑事案件更少,路上的车,除了国营公司的营运车辆,就是政府机关的车,想敲竹杠都没地方敲去。

    于莲那个小小的插曲,陶主任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这几年,像那样不懂事的雏,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对他这个位子来说,除了工资之外的物质收入,性福利也不缺,至于可能会有的后果,会有什么后果,这两年,顺从了他,最后依然进不了县医院的女孩子也不是一两个,有什么后遗症吗?压根就没有。

    对这些小女孩子的心思,他把握的很准,遭遇了这样的事,那些女孩子向来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吞,连家里人都不敢告诉。

    所以。他压根就没留意到,这些天有个人一直跟在他后面,他点起床,那个人比他还早起,上班的时候,那个人装作住院病人家属。也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他,他有事晚上应酬到凌晨才回家,那个人一定要看到他家里灯灭了才回去睡觉。

    那个人刘建兵,是省城一家商务公司的老板,这是名片上的称谓,这也是改革开放后才应运而生的一个行业,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比如他其实连工商注册都没有做,办公地点就在租住的房子里。主要的业务,是帮人调查第者,此外也接一些调查债权人财务情况的单子。

    这一笔,是他接到的最简单,但是收入很丰厚的一单,只是要找一些证据,在不波及无辜的情况下,让这个县医院的小主任至少要丢掉公职。能身败名裂更好,下单的时候。来人已经给他一万五,事成之后,还有一万五。

    这笔钱,简直和捡差不多,这些小县城的小官吏,只有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夹起了尾巴,在其它地方,张扬的很,比那些有了几个糟钱,就忙着找二四五奶的土老板还没有反侦察意识。

    就跟了一个星期下来。刘建兵拍下来的这些证据,以及调查过的这个星期他应酬的那些人的身份,就已经够那个主任喝一壶,同时,他现在也一点愧疚也没有,就冲这个星期,他两次在晚上值班的时候,把一个新入职的小护士叫到办公室闭门谈工作,整这丫的就没有一点心里负担。

    还不止这些,应酬时候的那些活动不说,这个主任还和医院的副护士长也有一腿,而且看来不是一两天的关系,这个星期,副护士长白天休息的时候,趁人老公上班不在家,他们俩在屋里厮混了两个多小时。

    呆在楼下那辆不起眼的面包车里,刘建兵清楚的用自己的相机镜头,抓拍到了四楼上的陶主任光着膀子,挺着个像怀胎八个月一样的大肚子,来拉副护士长家卧室窗帘的那一幕。

    真他妈人渣,当过几年兵的刘建兵不由得恨恨的骂了两句,要是这个姓陶的,把他在钱色上的劲头,多用几分到工作上来,那这个医院,管理水平至少能提高几个百分点。

    刘建兵也就是感概而已,这几年各种各样的事见的多了,他早就没有了那些廉价的正义感,他决定去调查一下这个副护士长的丈夫,他对这个还未曾谋面的男人深表同情,说不定可以从他那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具体怎么实行,还要雇主做决定。

    冯一平他们在普陀山上已经呆了两天,还没有一个人说有玩腻了的意思。

    他们喜欢的,不仅是这大海和沙滩,山上的这么多禅林,自然让人有一种静心之感,而且相比后来的好多寺庙都可以刷卡,这些寺庙任你参观,只拜佛不烧香也可以,很让人有好感。

    这样没有完全商业化的禅宗净土,其实真的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比如,在平常的时候,要是听到一两声钟响,大家都会觉得烦,但是,当早课的时候,那么多寺庙的钟声一起敲响,你完全生不出烦腻的意思,反倒有很动听的感觉。

    虽然几个人里,没有一个能搞清楚那些菩萨的法号,也没人去那些大殿跪拜,但是这并不耽误他们怀着虔诚的心去参观,去听那些故事和传说。

    在上山下山的路上,还经常能碰到一些喇嘛,面色肃穆的,用一个个的等身长头从山脚叩到山顶,冯一平他们当然都不是虔诚的佛教徒,虽然不理解这种行为,但是看着那些喇嘛们不管周围游人的眼光,口念念有词的,全身匍匐着地,然后用额头轻叩地面,没一个人觉得好笑。

    当然,肖志杰这个家伙总有一些独特的视角,比如现在,他拉着让在路边的冯一平说,“哎,那边的那个尼姑,她居然用两个手机。”

    冯一平看过去,那是一家庵前桌子后的一个头上只有一层短头发桩子,穿着黄色对襟僧袍的尼姑,现在手机还没有普及,一个人用两个手机当然不常见,“我只从她脸色看出来,这一定是一个持戒的师傅。”

    这个尼姑脸色青白,怎么说呢,好像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冯一平就一直想不通,有些大师,红光满面,看起来比他这个年轻人的气色还要好,真的一日餐只食素的吗?

    张秋玲看了几眼,“她也许是这家尼姑庵负责外联的吧。”

    “不管是什么,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话还是少说吧!”黄静萍柔柔的劝了一句。

    到山脚下的时候,肖志杰又看了一眼简介,又啧啧了两下,“省政协副主席,这也算是大干部咯!”

    他说的是普陀山的总方丈的官方行政身份,没办法,这家伙一向就是个官迷。

    接下来的行程,一般都是去沙滩上骑四轮摩托车,不过黄静萍陪冯一平回了酒店,刚才酒店的经理徐斌给他打电话,说邮件已经发到他邮箱,他要抓紧看看。

    这两天,冯一平一直没闲着,还特意开通了酒店里的国内长话,多次跟酒店专业出身徐斌讨论快捷酒店的问题,虽然方案还没定,但他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做这个项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