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普陀山一共呆了四天,他们才动身往回走,净地虽静,但那是出家人的净地,他们虽然都年轻,但都在红尘里打着滚呢。∑,

    到丝绸市场那家店取了定做的衣服和饰品,然后往西北走,游了莫干山。

    莫干山吸引他们的,不是秀美的风景和那些名人的度假别墅,而就是这个和神话传说联系在一起的山名,其实也不好说是神话啦,指不定流传下来的这些带着神话色彩的事,在春秋的时候,就真实的发生过呢。

    这一次肖志杰倒是赞同冯一平在西湖边的观点,如果不是生了个好地方,如果抹掉山上的那么多带有厚重历史感的名人别墅,这莫干山的风景,还不如他家所在的那座山,“看来,生在个好地方真的很重要,除了我们人以外,山、湖概莫能外。”

    这一次张秋玲没有反驳,论风景,论避暑效果,她老家的那个变成了茶场的山,不比莫干山这差。

    黄静萍倒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地方,她老家冯一平一直没有去过,反正也是在大山上,类似的地理环境,然而完全不同于她们塆的优雅别致的建筑,其的反差对她很有吸引力,不知道她是不是心里也想着,如果老家能和这里一样该有多好?

    在我们刚离开老家,去他乡工作的时候,其实心里面还是始终挂记着,那个不管是地理还是自然环境可能都不怎么样的,生于斯长于斯的那个地方,总觉得自己的老家是世上最有特色的一个地方,可在他乡久了以后,这一点赤子情怀,也就慢慢的如烟消散。觉得那块地方,真的就是落后和闭塞的代名词,连回去一趟也不愿意。

    午在山上死贵的餐厅吃饭的时候,这两天眉目间一直不太舒展的王昌宁问了一句,“有些人应该已经收到通知书了吧!”

    可不是吗,现在已经9月旬。好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野都应该发出来了。

    “出来玩,就是要放宽心,放心吧,到15号左右,家里肯定有报喜电话打过来。”

    “就是,现在担心也没用,还是好好的把这桌子上的菜吃干净吧,”他夹了一块甲鱼,“这么贵。我看最好连汤都不要剩一滴。”

    通知书这样的事,又有人比他们这些局人还着急,冯振昌就一天两个电话打给冯玉萱,午一个,晚上一个,只问一件事,“通知书到了?哦,还没到!”

    他其实不应该问冯玉萱。应该问一的老师,学校这些天。从领导到老师,有不少人都在综合打听这方面的消息。

    县里,刘建兵调查清楚了那个副护士长老公的情况,他是县质监局部门政法科的一个科员,主要职责是为离退休人员提供服务管理工作。

    但是刘建兵的方案,雇主只是部分赞同。作风问题,是个问题,但不致命,最好要查清楚陶主任的经济状况,而且发动的时候。要尽量不要牵涉到那个刚入职的小护士,那本来就是个可怜人。

    这个稍微有点难,不过,也在他擅长的业务范畴之内,就是麻烦点,银行实名制还没实行,要弄清楚陶主任的经济状况,要花些时间排查。

    至于能不能查的到,那真不是问题,君不见,这年头好多银行和储蓄所前面,都挂着“为储户保密”的横幅,或者直接在墙上刷这样的标语,这恰恰反而说明,为储户保密他们还做的很不够。

    好在县城就那么几家银行,刘建兵动用了一些关系,花了点钱,用天的时间,就理清了陶主任家的财务状况,在银行存款一共有2万多,近24万,这就够了。

    两天后,副护士长的老公在单位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不但有照片,还有视频内容,除了这些让一个丈夫看了会目眦欲裂的内容,还有一些足以扳到陶主任的一些直接和间接的材料。

    然而,刘建兵等了两天,并没有等来预料的反应,这难道是一个戴绿帽子也心甘情愿的窝囊废?他已经在想是不是要马上启动备用计划。

    就在他准备启动备用计划的当口,那个包裹寄出去的第五天,陶主任和副护士长被那个戴了几年绿帽子的男人带着五条大汉堵在家里,一顿狠揍之后,只穿着一条裤衩的陶主任,被一路扭送到了公安局。

    比戴绿帽子更让人生气的,是自己一直戴着绿帽子,除了自己之外的人全都知道,只有当事人被蒙在鼓里,想着自己被左邻右舍用这样异样的眼光看了一两年,有哪个男人受得了这种屈辱?

    如果有孩子,这个戴绿帽子的老公也许会考虑一下影响,当然,前提是肯定要去做一次亲子鉴定,现在连孩子都没有,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至于自己的面子,早就掉在地上被人踩了好多年,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

    知耻而后勇,他这两天不动,是那句老话,捉奸要捉双,他早就电话通知了自己在乡下的兄弟和堂兄,至于陶主任只穿着裤衩被一路送到公安局,是不是侵犯了他的人权,这个问题真不是什么事,通奸这样的事,在他们这样的县城,肯定是得不到一点支持。

    好在陶主任是有单位的,得知消息的县医院派了办公室的副主任来处理,其实也很简单,我们国家没有通奸罪,陶主任被一辆面包车接了回去。

    这件事虽然动静不小,其实就只是为小城里的居民有提供了一些茶余饭后的素材,当然陶主任家这两天难免会出现后院的葡萄架倒了,或者是家里的猫这两天脾气很大这样的事,丢出去的垃圾里,摔碎的碗碟难免会多一些,副护士长的婚姻,当然也走到了尽头。

    但是,对县医院和卫生局来说,这只不过是一点无关大局疥藓之痒而已,然而第二天,在大家还在热议昨天的桃色花边新闻的时候,又轮到了县医院和卫生局的领导们头痛。

    副护士长的丈夫,一一向医院,卫生局,检察院,信访办交上了实名举报材料,举报陶主任利用职务之便,收取好处和贿赂,共计几十万元之巨。

    要是单纯举报,这事很容易压下去,晒出的银行存款和陶主任一些应酬的照片,都是间接证据,然而,这个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打出这样一套组合拳,那效果就不一样,要是趁大家还在热议头天那件事的时候,再把陶主任贪污受贿的这件事捅出去,那这火绝对会烧到医院和卫生局的头上来。

    触类旁通,举一反这样的事,会做的人太多,一个主任就能捞二十多万,那院长和副院长呢,局长呢,该捞多少?究真起来,这是一个几千块钱就能扳倒一个处长的年代。

    于是,即将成为副护士长前夫的那个人收到了肯定的答复,会尽快给你一个交待,但是这件事不要扩大化,他也见好就收,离婚了,他还是要在县里工作,出手举报陶主任大家都能理解,但得罪太多的人对他没好处。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还没等陶主任走关系送礼疏通,他就被检察院以贪污受贿罪立案,然后,法院以严打时的高效率,迅速宣判,他因工作之便,索要收受贿赂,因受贿金额不到两万元,情节恶劣,影响极坏,被开除公职,没收违法所得,并处有期徒刑一年。

    总之,这个人是彻底的废了。

    刘建兵向雇主通报了后续的进展,很快个人账户上收到了另外的一万五千块。

    这件事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千万不能招惹有夫之妇,被戴绿帽子的男人,和热恋的女人一样,完全没有头脑,根本不会去考虑自己是不是被人利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