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样的操作过程和结果,冯一平比较满意,他也不是正义感爆棚的家伙,只是这事让他遇上,他不会也不好袖手。

    如果那个姓陶的只是利用职务和工作之便捞点钱,哪怕是明说要多少钱才把人安排到医院呢,那也无所谓,也可以理解,这样的情况在后来高压反腐的时候,也杜绝不了,而且估计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可是你要利用手的那一点权,来强迫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孩子,那就太卑劣了些,叔不能忍,婶也不能忍,冯一平更不能忍,这才当了一把编外的纪委。

    他把这个结果和黄静萍说了,让她找时机转告给于莲,并不是要她承情,只是于莲到现在还有些阴郁,希望她听到这个消息后会阳光些。

    在游静安寺的时候,于莲悄悄和王昌宁错开了几个身位,对冯一平说,“谢谢你!”

    “跟我没关系,那个人渣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总之,你以后不用再为这点过去的事烦恼就是。”

    “谢谢你!”于莲也不是小孩子,她也想得到,那会有这么巧的事。

    “好了,没事,好好玩吧!”冯一平看着前面和肖志杰一起在大雄宝殿门口观望的王昌宁说,“这事干脆就不用让昌宁知道。”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肖志杰他们笑着看了看落在后面的这个人,没有进殿的打算,正准备牵着张秋玲的手朝后走,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电话后,马上一跳尺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紧紧的抱了张秋玲一下,看来还准备借机亲一下的,却败在张秋玲的目光下。

    看他这状若疯癫的样子,连黄静萍都知道刚才的电话里大概说的是什么事,果然他笑逐颜开的和王昌宁说了几句。又向后面跑过来,“我的通知书到了,省经济大学!”

    “恭喜恭喜!”冯一平也和他抱了一下,综合权衡之后,省经济大学会计学院财务管理系,是肖志杰最想去的学校和专业,还真是天遂人愿。

    “恭喜!”黄静萍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闹取静的寺院里,这样一通闹腾,很引人注目。好在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是各个大学送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都能理解,所以周围的和路过的人都笑着看着他们,估计没有人骂“小赤佬”的吧。

    “我们进去磕个头吧,”肖志杰看着身后的大雄宝殿,对张秋玲说。

    一路看了那么多寺庙,这是他第一次有这样的要求,不过。这人是不是太功利了些呢,阿弥陀佛。请佛祖和菩萨们不要怪罪这个实用的家伙。

    “好,”张秋玲爽快的答应了他,她也由衷的为肖志杰高兴。

    “我们也进去磕一个吧,”王昌宁对于莲说,然后他们两个也牵手走了进去,他的通知书还没到。估计王昌宁也有点着急。

    “我们呢?”黄静萍摇着冯一平的手问。

    “不用了吧!这样临时抱佛脚好像没什么用,再说,你还担心我会接不到通知书吗?”

    冯一平是真的不想去磕头,而且拜佛的时候,磕头有讲究的好像。他没学习过,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要不,我一个人进去吧!”

    “不用,”冯一平拉紧黄静萍的手,“真不用,相信我。”

    他还就真的不信,假假的也是一省状元,要是志愿上的两家学校都不录取他,那还真就没天理。

    肖志杰满面春风的出来,觉察到了后面的王昌宁和黄静萍脸上的那一丝担心,彼此都很熟悉,他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原因,“你们有什么好担心,肯定是我这样不是重点的大学通知书发出来的早,我看昌宁要是被省里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明后两天也应该到了,至于一平,静萍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说不定是几家大学还在为他打架呢!”

    他抱着冯一平的肩膀,“我说的对吧,冯老板!”

    “今天你才是老板,我和昌宁都很嫉妒你这个大学生,今天晚上一定要宰你一顿,梅龙镇酒家就在附近,我们也不挑了,就那吧!”

    “对,就近去那吧,我们真不挑,”王昌宁也只是担心了一小会,更多的还是为肖志杰高兴。

    “没问题,今天晚上就豁出去我这一百多斤,一定要让你们吃个高兴。”

    晚上真都是肖志杰最大方的一次,8个人,干掉了一千多,其实味道什么的,虽然不错,但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服务态度也没多好,环境是真的不错,可能老店都这样吧。

    第二天在外滩的时候,王昌宁果然也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他被省工业大学工商管理系录取,不过他先没有顾着自己高兴,而是跑过来安慰冯一平,“你的录取书是从首都发过来,肯定会慢些。”

    “我知道,老规矩,你就想着晚上在那请我们吃饭吧!”冯一平是真替他们赶到高兴,不过呢,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事,他主要是担心爸妈着急。

    冯振昌他们这两天确实着急,现在甚至一天打四个电话给冯玉萱,冯玉萱也打听到,有些被首都的大学录取的学生,已经接到了通知书,这天下午就埋怨了一句,“是不是弟弟那个瘌痢头志愿填的太少,所以才出了什么纰漏。”

    本来就着急的冯振昌这个时候最听不得这样的话,当时就训了她几句,把冯玉萱给委屈得。

    随着时间慢慢的朝前走,村里也有些闲话传出来,当然,大多数人还是惟愿别人好的,但是,也有不少人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冯家请客那么大的场面,要是录取出了什么问题,冯振昌他们的脸面真的挂不住。

    村口,塆里靠给人看门向的那家人的媳妇正杵着扁担,和一些人在大皂荚树下闲话,其实他家在塆里风评并不好,男人是个半路出师,没有传承的风水师傅,没有接到多少生意,倒是把自己家的大门已经换了好几个方向,背后笑话他们家的人不少。

    不过今天,她说话声音很大,“我哥哥家的大儿子,我的大外甥,已经被地质大学录取,要知道,那可是211大学,知道什么事211吧,那是国内最好的一百所大学。”

    冯振昌刚从老四家出来,远远的听到这边在议论上大学的事,本来想绕个路走开,却不料被那个女人叫住,“爹,一平的通知书到了吗?”

    冯振昌一时还真有些无言以对,不过应付这样的场面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小菜,“刚刚他们学校的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在路上,听说你家外甥已经被录取了,恭喜啊!一年学费要估计要不少吧,你这个做妹妹的,这个时候可得帮一把。”

    “是啊,现在不要说大学,就是初和高的学费,对一般人家也是个负担。”大学生离围着的人很远,他们的孩子,都还在上小学或者初,钱这个话题他们都关心。

    冯振昌成功的把话题引到了其它方向,那个女人偏偏追问道,“哦,那就好,大家都说,以一平小叔这样的成绩,大学肯定都是抢着要的,老师说了是哪个学校吗?”

    冯振昌现在脾气也算是练了出来,换做以往,少不了要说这个婆娘几句,现在涵养不一样,正准备说话,刚好手机想起来,他一看,女儿打来的,当下也懒得理那个婆娘,“已经到了,好,我马上给一平打电话。”

    他一边淡定的拨号,一边对旁边的人说,“刚收到首都清华大学通知书,你们聊,我给一平打电话,他这一阵子在外面都玩疯了。”

    皂荚树下的人马上跟上去,嘴八舌的道喜,省里的大学他们听说的少,但是首都的那几家,大多数人都听过,知道那含金量不一般。

    冯一平他们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扬州,正在瘦西湖边上,黄静萍侧耳听他嗯嗯啊啊的和冯振昌说话,但是听不大清楚,他一挂电话,马上紧张的问,“怎么样?是通知书到了吗?”这些日子,她和冯振昌他们一样着急紧张。

    那两对也围过来,“到了吗?”

    “是,刚收到。”

    “那所大学?”

    “我的第一志愿,”

    “哇,你太厉害了!”黄静萍抱着他,习惯性的想在他脸上亲一口,都凑过去了,意识到周围围着那几个呢,生生的止住了,在肖志杰他们的哄笑声,跑过去拉着张秋玲的手,脸那个红啊。

    “放心了吧,就让你放一百二十个心的。”张秋玲说,“不过,接下来你可要到首都去,那我们离得就远咯!”

    “恭喜,我就说,最好的肯定是留在最后。”肖志杰狠狠的抱了他一下。

    “对,准备晚上请我们吃大餐吧!”王昌宁过来搭着他们两个的肩膀,“学校含金量不一样,晚上这餐的含金量肯定也要不一样吧。”

    他们的旅游计划,看来要在这里止,本来游过苏州之后,冯一平就叫他们坐火车回去,离开学也没多少日子,总要做一些准备,但没一个人同意,都说是还想再玩几天,冯一平明白,他们是一定要等到他的通知书下来才会放心。

    “没问题,一定用狮子头把你们喂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