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喝了顿大酒,说是大,其实平均每人也就瓶多一点,两个司机当着老板的面,当然不好喝酒,冯一平他们说的话,有些他们不懂,有些又觉得幼稚,共同语言不多,吃完了饭,他们俩早早的出了包厢。¤,

    没有外人,聊起来更肆无忌惮一些,“我们是大学生了!”王昌宁举起杯子。

    “对,”冯一平举杯和他碰了一下。

    肖志杰也把杯子举起来,“我们是大学生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想到的是爸妈的期待,想到的是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早起晚睡的奋战,做到想吐的卷子,每次考试前的紧张和忐忑,考试后的失望或欣喜……。

    现在,这一切总算有了个结果,虽然他们不知道,作为大学招生并轨而且扩招的第一年,好多人说,从这一年开始,大学凭不值钱,没有以前的含金量高,但是在这个时候,在他们这,家里出了个大学生,一家人脸上都有光。

    只要爸妈脸上有光彩,那以前的那一切都有意义。

    是的,他们读书,除了像冯一平这样的少数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大多数十几岁的孩子,他们读书的理由说起来一大堆,但其实说真的,有多少明白自己读书的意义呢?

    为了自己的前程,这是个很虚的理由,还比较遥远,说现实一点,好多还是为了给爸妈争口气。

    这样的说法,有好多人可能不理解,虽然之后,他们会明白,读书最终还是为自己,但在以前。确确实实是为了爸妈。

    冯一平很清楚,十几年后,他们镇,并没有因为高等教育的普及而出了更多的大学生,大学生依然是凤毛麟角,这有硬件的原因。他们县依然只有一那一所高,每年考录取的人数还是有限,当然一的学生上大学的比例,比现在肯定要高。

    但是,那时再没有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在初复读考高,更不要说让孩子高考失利后再复读一两年,只为考上大学,没有。

    那时的大学,对家长。对好多学生,并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吸引力,学费越来越高,早就不包分配,更别提直接进什么机关单位,有干部的身份。

    那时的家长和孩子,关心的是村里混出来的那些包工头,谁又接了一个工程。谁在外面开了一家店,张过年开回来一辆奇瑞。李四开回来一辆本田,王二麻子最厉害,开回来一辆奥迪,至于读没读过大学,重要吗?赚钱才是硬道理。

    但是现在,他们考上了大学。是比给家里赚回十万块钱还让爸妈要高兴的事,十万块钱虽然多,但是并不能保证孩子有个光明的前程,可是上大学不一样。

    王昌宁和肖志杰他们也一样,这时也觉得光明的前程在向自己招手。一条金光大道正在脚下铺开,过去那几年的付出都有了回报,有些心情激荡,把啤酒当水一样,一杯杯的往肚子里灌,女孩子们拦也没用。

    “好了,这不是在家里,喝醉了都没办法扶你们回酒店,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少喝点吧!”

    肖志杰他们还是选择跟车回去,现在的火车慢的很,不如自己开车快,而且有两个司机轮换着开,他们今天晚上就能回到省城。

    该说的话昨晚说的差不多,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家的经济情况都不像以前,不管是做火车还是飞机,首都到省城之间都方便的很,所以也没有什么离别的惆怅之类的。

    他们个在一边侃着昨天对方喝高了时的丑态,那个女孩子在另一边,倒是有些感伤。

    黄静萍和张秋玲这两个闺蜜,拉着手说的眼睛都红了,肖志杰看着那边,说了一句,“女人啊,都这样。”

    “你敢大声点说吗?”王昌宁笑着问了一句。

    肖志杰很没志气的缩了缩脖子。

    女孩子们终于分开,张秋玲走过来对冯一平说,“你可是我们班的骄傲,希望到了首都也要如此。”

    “我努力,不过,这样的话以后私下跟我说就够了,不要当着志杰的面,他会吃醋的。”

    张秋玲看了肖志杰一眼,意思是,他敢有意见?

    “怎么会,这也是我想说的,你一定要一直这么牛下去。”

    “我们共勉吧!”

    “路上小心!”黄静萍摇下车窗,对那边喊道,“一路顺风,”后排上挤着的四个人向这边挥手,两辆车一辆向西,一辆向北,向着他们新的人生起点驶去。

    冯一平这一路并不轻松,要经过个省,近一千四百公里才能到首都,好在时间还算宽裕,不用特别赶,安全起见,他每天最多还是开八个小时。

    黄静萍在知道他顺利的实现了第一志愿之后,又和以前一样开朗活波,特别是过了苏北以后,沿途所见,和以前的大不相同,感觉很新鲜,一路叽叽喳喳的,冯一平开车时也不会睡着。

    途,除了吃饭住店,他们只去看了一次趵突泉,主要也是受课本上的影响,就这样,两天后,他们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首都。

    在十八里店桥,他遇上了来接他的金翎,还是那辆,现在大首都还没有限制外地车辆进京。

    金翎打扮得还是那么时尚精致,不过气场更强了些,看样子就知道她这些日子的工作,还算顺风顺水。

    她看到副驾上坐了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你同学?不,即使是同学,她这么漂亮,现在和你一起进京,肯定不是同学那么简单,女朋友吧,对不对?你可以啊!读书,办公司,谈恋爱,样样都不耽误,真称得上是跨世纪的新一代。”她向黄静萍伸出手,“你好,我是金翎。”

    “你好,我是黄静萍,我和一平以前是同学。”黄静萍握住金翎的手,其它人她都见过,金翎她还是第一次见,“金总你好漂亮!”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特别是漂亮女孩子的马屁,“走,坐我的车吧,让他乖乖的跟在后面。”

    “好啊!”黄静萍连包也不拿就过去了,看来还是相当怀念坐在敞篷车上吹风的感觉。

    “对了,你房子还没定,这几天就住我那吧,我反正也一个人,没问题吧!”金翎问冯一平。

    “行,”住家里总比住酒店方便,还不费钱,而且这刚过来的几天,估计有好多工作要他处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