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冯一平租不如买的观念,公司这一次总算顺利的买到了一栋小楼作为北方的总部。↗,

    同时,和在省里的运作一样,这次过来的不仅是有佳便利,智通公司,嘉盛装饰和橱柜也都有员工过来,都在一起办公,金翎除了负责便利店,还负责监督另外个公司那几个员工的工作。

    在金翎所在小区的外面,冯一平第一次看到了有佳的分店,“这是我们头一批十家店的第家,日均销售近千,怎么样,不错吧?”她带着冯一平他们在店里转了一圈。

    “那真不错!日均销售最高的有多少?”这样随便的一家小店,就抵得上市里生意最好的那家店,还真叫人高兴。

    他习惯性的转了一圈,仔细的看了一遍,标准化做的不错,他没有挑出什么毛病来。

    “近五千!”还真不错,不愧是首都啊!

    店里的那个女孩子是外省的,周新宇已经和西部的个省份的一些地区职业专建立了合作关系,现在的一线员工不再是单一的来自冯一平他们县,就他们县的那几所学校,也提供不了这么多合格的员工。

    “金总好!”她只认识金翎,看金翎向着两个年轻人介绍,有些搞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不像是合作厂商,如果是合作厂商,有些话金翎不会说,一定是弟弟吧,她想。

    金翎的房子是一套大居,新近装修的,从整体设计商,冯一平一眼就看出嘉盛的影子来。

    “这是你们的房间,”她带他们到次卧,“备用的卧具都在柜子里。你们自己铺吧!”

    “还有多的吗?我睡客厅。”

    金翎听了一笑,“在我这就当到了自己家一样,”言外之意就是不用装了。

    不愧是在外面喝过几年洋墨水的,估计耳濡目染的,有些事即使她没做过,也肯定是见惯的。

    “自己家就是这样睡的。有多余的被子吗?没有我出去买。”

    这下金翎可有点吃惊,冯一平已经快二十岁,和一个这么漂亮的,而且一看就是对他倾心的女孩子一路旅游这么多天,还什么事都没发生,那这份自制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差点就脱口而出,“你没病吧!”

    她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差不多一年的工夫,要是知道。铁定会认为冯一平有病。

    冯一平从她的眼神就能看得出她的疑问,我去,我正常的一塌糊涂好不好。

    这个过程,黄静萍一直脸红红的,不好插话,却也没有说和金陵一起睡之类的话,她自然也看得出来,以金翎的性格。让他们这两个外人住进来,已经很难得。

    下午还有点时间。金翎先打电话给全聚德订了位,便开着车带着冯一平去熟悉他将要就读的大学。

    成府路附近这一块很热闹,清华和北大这两个对手紧挨着,那边一溜下去,也都是名校,人大。理工大学,外国语大学,航空航天大学,民族大学,还有农业大学。地质大学……,总之,这里真是华荟萃之地。

    冯一平只在车上了看那边大学的门,这一块以后有的是时间走,还是先找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要紧。

    “按你的要求,我在这附近转了几圈,有一处还不错,不过明年交房,”

    “你说不错的地方,肯地要去看看。”

    金翎带他们去的地方是关村桥附近在建的一个小区,正对着清华南门,西边还是北大校区,南面有不少研究所,东边是关村东路,不远处就是后来被称为宇宙心的五道口,小区叫水清木华园,不太大,但是设计的不错,冯一平一看价格,就更喜欢上了,均价4900!我了个去的!

    首都的房子他没买过,但大概的房价他还是知道的,就这个地段,这个品质,十几年后,均价必须得在现在的均价前加个5。

    他很担心房子已经售罄,还好,还有好几百套呢,主要是这个时候贷款条件很苛刻,这个小区最小的户型面积也在一百平以上,以现在首都人民的平均收入来说,五十多万的购房款,和后来的五百多万,其实压力差不多大,当然,就现在的这个时候,来看房的也不少,看来识货的人还是大大的有。

    售楼处的接待人员有点搞不清楚他们个的关系,年的姐姐带着更年轻的弟弟和弟弟女朋友来看房子?一个刚刚接待完一对夫妇,喝了一口水的女孩子接待了他们。

    冯一平不等她说话,指着介绍的小册子上户型图对她说,“10平的居,十五楼以上,坐北朝南的,还有五套吗?”

    煤老板们这时还没崛起,沿海一带的太太炒房团现在也还没形成,冯一平这不按套路的一番话让让那个白衬衫黑裙子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的销售小姐,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啊?”

    周围那些围着沙盘的夫妇也暂时安静了一会,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口气,一看冯一平,笑了一下,这是谁家的孩子?

    这时候,一般人家买房子,肯定也是当家的两口子来,那些先富起来的人里,像冯一平这么年轻的,比他镇里的大学生还要少,如果冯一平年纪再大上个十来岁,还有人相信,现在,至少其它那些看房的人,没一个把他的话当真。

    “还有这个,”冯一平指着250平的两层复式的问他,“同样的条件,这个也来一套,有吗?”

    “有的,有的,”售楼的女孩子好像根本没往心里去,机械式的答应他。

    旁边的金翎拉了冯一平一下,“我听过你一直鼓吹的事,但是,没必要买这么多吧,有这些钱,现在做什么不好。”

    道理冯一平自然明白。不过他这么做也有他自己很坚强的理由,这个理由,现在还不好对金翎说,也不好对黄静萍说,“我省得的,放心。”

    “不请我们坐坐吗?”他对那个有些懵的女孩子说。

    “哦。几位这边请,”她把冯一平他们往接待区让,“先生,您能再说一遍您的要求吗?”她还是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10平的五套,复式250的一套,你没听错,”冯一平主动复述了一遍。

    金翎劝了一次,也算是尽到了责任,况且她知道冯一平是很精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至于黄静萍呢,对冯一平决定的事,她一贯支持,也没什么意见,拿着户型图在那研究。

    “一共6套,如果全款有什么优惠,如果按揭有什么折扣。你如果做不了主,还是去找经理吧!”

    对冯一平这样一次要买6套。金额五六百万的豪客,她自然是做不了主,兴奋的把售楼处的的总经理请过来,也是一个女的,不过不论是样貌还是风采,都比金翎要差出一截。

    “您好。请问是您要6套房子吗?”她看来也不大相信,这也就是现在,后来多的是组团买60套甚至更多的。

    “对,如果条件合适,我想今天就可以定下来。”

    “几位。请和我到办公室。”待遇又上了一个档次。

    这也有担心他们的谈话被周围人听到的缘故,买6套和买1套,价格肯定不一样。

    房子还剩下不少,先定下来六套房子的大概房号,经理就开始了一段冯一平很熟悉的套路,“几位想必也知道,我们这个小区,不论地段还是配套设施,在这一片都是一等一的,销售也非常火爆。”

    这一套冯一平玩的多,对一个销售来说,别人问价格,你直接说价格,那你就不是一个合理的销售,不过,他现在真不想听这些话。

    “经理,我们看的也不止这一个小区,比如再朝北去一点,几分钟车程的清河边上那些新建的小区,价格比这还要低,配套设施也都不错,环境还更好些,所以也就不用耽误时间了,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吧。”

    对嘛,这才是我印象当的那个冯一平,金翎心说。他们根本就没去过那边,只是刚才在车上提了一句,冯一平现在就用了起来。

    “容我再说一句,我们的房子是不愁卖的,所以这个优惠幅度不会太大,考虑到先生您一次购买6套,我可以给您一个最低的折扣,95折,当然,前提条件是全款。”

    “9折,复式的那一套我现款,其它的按揭。”钱不是拿不出来,不过就和金翎说的,现在有钱,能做的事多了,而且他的钱现在绝大部分都用在炒欧元上,还准备做一把年底的石油。

    他一还价,那边的经理和售楼小姐精神起来,这是真的要买!

    人数冯一平这边也占优势,黄静萍还好,哈佛商学院出身,又在国内摸爬滚打过的金翎真是个好帮手,虽然前后拉扯了一个多小时,茶都上了两遍,最后双方还是达成了一致。

    除了那套复式的,冯一平还要全款买一套10平的大居,剩下的4套可以办理按揭,价格,是在基准的基础上92折。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皆大欢喜,收到百多万的转账之后,售楼处揽下了很多事,包括和银行办理按揭的事,那个经理也大包大揽,“没问题,”当然,那还需要冯老板接下来跟着一起跑几趟。

    售楼处的两个人把他们恭送出门,冯一平说那番搭话的时候,听到的人里面,也还有几个在接待区和售楼小姐谈,看这架势,就知道冯一平刚刚说的是真的,好吧,也算是让冯一平享受了几个年大叔和大妈的注目礼。

    至于接待他们的那个销售,收获的是同事们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黄静萍怀里,抱着一个厚厚的件夹,里面都是合同,这代表着他们这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就花出去了好几百万,真和后来那些明星扫货的水平差不多。

    “这些事以后就交给你负责好不好,那套复式的我们自己留着,其它的都出租。。”

    “那我就是你说的包租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