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算是知道,好多人为什么会看不惯富人,”全聚德内,金翎看着对面你帮我裹鸭肉卷,我帮你裹的鸭肉卷的两个人,也想起了自己当年的青葱时光,“你们这么秀恩爱,你们爸妈知道吗?”

    “相信我,喜欢富人的人也不少,再说,我用我的合法正当收入买房,有什么错吗?”冯一平不理会金翎的后一个话题,按理应该问一句,“你那口子呢?”

    但是留美回来的人,可能都对**看的比较重,她既然不提,那还是不问了吧。↑,

    “这6套要明年这个时候才能交房,那你间这一年怎么办,还要买房吗?”

    “当然要买,不是拜托你去央别墅区也帮我打听了吗?”冯一平笑着说。

    “你是真的想当包租公吗?”金翎对他的执着有些无语。

    “不是没地方住吗?”冯一平耍滑头,“不过,可以的话,我劝你也买一幢吧,我们土地这么紧张,别墅这样的高档住宅以及度假村,以后的建设审批会越来越严格,而且现在的这个价格,确实挺划算的。”

    别以为只有后来的时候商品房库存量大,在这之前的两年,首都的高档物业过度开发,存量大,但是购买市场下滑,最后造成大量积压和一部分项目的停工、烂尾,爆破别墅在前两年,也成为常见的事,所以之前政府还出台了一个件,别墅等高档住宅原则上不再批准立项。

    而且之前的央别墅区,好多项目的配套设施跟不上,不管是学校还是商场,更别说会所,可能你烧菜的时候发现酱油没了。都只能开车走个十几分钟去买,所以,好些看起来高大上的别墅区,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孤岛,这种种原因导致它的价格还真不高,至少比把冯振昌他们吓到的方庄那的高档商品房便宜的多。

    “算了吧。我转了一圈,那边的别墅普遍在四百平以上,那么大的地方,我一个人住,太浪费,我也帮你物色了个别墅区,今年月交房的,配套也不错,有000平的会所。可以满足日常生活需要,还有国际学校,哦,这个还太早,你们暂时用不上,”她看着冯一平和黄静萍笑了下。

    说起这个,黄静萍有些不好意思,“金姐。这个给你,”她给金翎卷了一个。

    鸭子就点了一只。加上葱酱,用荷叶饼一卷,一点都不腻,冯一平都有些不够吃的感觉。

    各地都有烤鸭,其它方面不说,全聚德最出色的地方。就是这的烤鸭吃起来完全没有腥臊的味道,但大多数地方的烤鸭档或者是后来开的比较多的,也是连锁的那些烤鸭小店,走的近一点,就有一股冲鼻的腥臊味。

    “打包一只回去吧!”

    “好呀好呀!”黄静萍表示严重同意。她也没吃够。

    第二天上午,金翎去公司上班,冯一平和黄静萍旅游这么多天,其实也蛮累的,所以留在家里睡个懒觉。

    金翎刚一走,黄静萍就从房间里钻出来,硬是挤到窄窄的沙发上,吊着冯一平的脖子,揉进他的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嘟囔了一声,“好舒服!”就又香甜的睡着了。

    这可苦了冯一平,早上,正是他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反应强烈的时候,他不得不尽量把屁股朝后拱,但这样黄静萍不满意,搂着着脖子把他朝里拉,得,还是和她到床上去吧,腾挪的空间还大点。

    等她在床上睡着了,冯一平悄悄的抽身出来,必须得去厕所一趟,还没去呢,听到门铃响,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他问了一声,门外一个女声回答,“冯总,是金总派我来送其它公司发过来的件,都是急需你处理的。”

    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呢?关键是现在这个状况,和人见面很尴尬的说,一时没有办法,他把沙发上的空调被缠在腰间,这个造型当然挺怪,但下面的异状总算是掩饰住了。

    他人隐在门后,伸出一个头去,难怪声音听起来有些熟呢,送件的原来是方颍芝。

    “冯总您好!”她穿着白色短袖衬衫,下面是蓝色a字裙,一个件夹抱在胸前,刚好把另一边压的鼓起来更高,更过份的是,她**的颜色是黑色,正面看过去若隐若现,冯一平本能的多在鼓起的那一半停留了那么一两秒或者两秒。

    女孩子对这些事是很敏感的,方颍芝隐隐有些得意,“哼,不枉我特意回宿舍换了衣服!”

    她笑着一撩头发,可能是大太阳底下走路走的比较急,现在隔的又近,冯一平清楚的闻到了她身上的汗味和脂粉味,得,已经有些复原的下面又固态萌发,好像比刚才还厉害一些。

    冯一平伸手去接件夹,“你好小芝,你什么时候到公司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他这是明知故问,肯定是金翎招兵买马的时候去的,可是,她不是说去南方的吗?

    “冯总,有几份件要等您签字后我马上带回去。”

    那就是一定要进来咯,“请进,”冯一平腰上依然缠着被子,往金翎的书房走,坐下来后他才自如一点,总算不会叫她看到异样。

    方颍芝没有规矩的坐在对面,而是走到他身旁,从那一摞里翻出份件,“这些都要你签字后让我马上带回公司。”

    这期间,免不了有些肢体接触,冯一平就感觉自己身旁站着一块热力很高的火炭,偏偏在这个大热天的时候还对他很有吸引力,制服诱惑神马的,他原来也下载了一些,“小芝,麻烦你给我倒杯水过来。”

    等她出去,冯一平才松口气。

    这份急需他签字的件,都是公司要增加固定资产的支出,比如送货车等,他比较了一下,首都买这些车,倒是比省里要便宜些。

    “工作还习惯吗?”

    “还可以,我定岗在市场部,平时也帮金总跑跑腿,吩咐下来的事情,都能胜任。”

    “那就好,培训的时候,你应该也知道公司的目标和愿景,只要努力工作,我相信你会取得比大多数男员工还要出色的业绩。”

    冯一平的话重点在后面这一句,意思是你不用靠男人,也会取得不错的成绩,他相信方颍芝能听出来。

    “我会和公司的其它好多同事一样,以冯总你作为目标。”她绝对听懂了,而且这话也有双关的意思。

    其它员工以冯一平为目标,是想有朝一日能像冯一平一样做出一番事业来,她的这个“目标”,肯定是类似于靶标一类的意思。

    简单,以后不让你有接近的机会就行。

    方颍芝临走的时候,冯一平没有送,她看着搭在椅背上的空调被蛮有深意的笑了一下,“你好好休息!”

    他坐了几分钟才去卫生间洗簌,然后就看到旁边的洗衣篮里胡乱丢着换下来的女性**,应该是金翎还没适应房间里多了个小伙子,有些事没有留心。

    我去,这还没完了吗?

    处理了大半天的件,陪黄静萍逛了农贸市场,晚上的时候,他对金翎说,“金姐,明天一早去你说的那个别墅区看看吧,早点定下来早点装修。”这样的一男两女住一屋,他实在是难受的紧。

    “好吧,”金翎倒没多想,冯一平总是要买房子的,不可能一直睡她的沙发。

    金翎踩过点是央别墅区一个刚建成的别墅区,看介绍,一共有四百户出头,建筑风格各异,而且设计很有匠心,独栋别墅的私密性都不错。

    绿化树和草坪虽然都不太精神,但面积很大,据说有近10万平的绿化面积,环境真心不错。小区间还引入了一条河,在央形成了一个亲水景观,因为是活水,水质很好。

    小区周围有高尔夫球场,还有跑马场,小区内有千平的会所,还有国际幼儿园,放在后来,冯一平只能看着网上的图片流口水,现在他终于可以完成后来有心无力的一些愿望。

    副驾上搭着一个销售在小区里穿梭了几趟,冯一平最后看了一套美式风格的别墅,外观是灰色大理石墙面,屋顶竖着一个高大的烟囱。

    两层,建筑面积一共285平米,后面靠着小河,还有00平的花园,二楼还有一个很大的临河阳台。

    他最满意的是,这套别墅的厨房和主卫都很大,都在二十平左右,他一向认为,如果厨房和主卫的面积小于10平,那就根本不能称为豪宅。

    “怎么样?”从毛坯房里出来,他们站在后院,左顾右盼,两旁的树木刚移植过来不久,还是蔫蔫的,但等长成以后,这个小院,也是一个私密性很好独立的空间。

    “不错,”黄静萍牵着他的手,高兴的荡来荡去。

    “真不错,”金翎也说了一句,“我看它的设计,好像就是照搬纯美式的别墅设计。”

    这可能是真的,因为这一带的别墅,最开始很大的一部分客户就是港澳台的侨胞,以及跨国公司的派驻人员,还有一部分使领馆的工作人员。

    今天可不能像前天那样土豪,一买买6套,虽然他买的这一套,面积也是所有户型里最大的哪一种,但优惠肯定没有前天那么大,最后谈下来的价格是95折,契税和首付加起来,近两百万。

    这也创下了他的一个记录,在99年,只不到天的时间,他就花了五百多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