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王金菊的日子依旧,她负责的那个店,以所处的地段来说,业绩挺好,有时甚至还会比商业区的那家店的销售还高一些。≧,

    这和她当初主动跟冯一平夸了口有关系,她觉得只靠在店里说几句客气话还远远不够,有时这样的客气,甚至会拉开和那些老主顾的关系,所以她休息的时候,也会去周围的小区里走一走,混个脸熟,和那些固定的和潜在的固定客户拉拉家常,处处关系。

    店里有促销的时候,她也会拿着那些彩页去小区里,给那些退休的老爷子老婆婆,和在家的主妇推荐,她这个度把握的很好,不是生硬的推销,而是站在为对方考虑的角度上,现在周围的不少人都接受了她这个小姑娘。

    所以这样的结果也正常,但凡把工作真的当成自己的事来做,那取得好业绩的可能性很大。

    虽然黄静萍去了首都,她休息时少了一个可以说话的闺蜜,但是这也没关系,她现在和冯发展的挺好,蜜里调油一般,每到休息天总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

    只是两个人都是住集体宿舍,也不能奢侈到每次都去开房,好多事很不方便,冯已经打算接下来租个房子。

    闲聊的时候,受过培训,接触了一些新鲜专业词语的冯抱着她说,“我们的期计划是,多存些钱,然后按一平鼓吹的,也在城里买套房子,让我们的孩子,也成为城里人,你看好不好?”

    有责任心的男人这时散发的气场很吸引人,“我听你的。”王金菊不顾天热,抱紧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嘿嘿,他们吃完晚饭后还要去江边散步纳凉,还有时间,”

    王金菊白了他一眼,“你不嫌热啊!”

    “不热。哪里会热,”冯这时是个坚定的行动派,已经动作起来。

    …………

    如不出意外,他们俩将会顺利的结合在一起,这也算是改革带给他们这一代人的福利吧。

    在几年前,大家都没有到城市里讨生活的机会,只能拿着祖辈传下来的农具,赶着牛挑着担子上山下地,到了适婚的年龄。或者是有亲戚或相熟的人,有合适的人选,主动帮他介绍,或者是父母托媒人在周边村子里帮他物色一个,长辈们帮着把把关,两个年轻人也能见几面,深交是没机会,只能有个大概的了解。觉得还行,然后礼六聘正式娶过门。

    几年后。轮到冯他们这一辈时不一样,不管是少男还是少女,虽然没有继续读书深造的机会,但谁还会呆在老家种田?都一窝蜂的朝沿海跑,几年下来,像冯和王金菊这样的人不少。钱不一定能赚到,终身大事倒是自己定了下来,父母也干涉不了。

    而且以前传说的那种婆媳关系,也不会应到他们头上,即使是婚后。成年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也是少数,相对在外打工有固定收入的他们来说,在老家种地的公婆还指望着他们拿钱补贴呢。

    经济基础决定社会地位,所以情况完全反过来,以前是儿媳妇小意殷勤的侍候着公婆,现在他们一回家,公婆客气的把他们,特别是儿媳妇当客人来待。

    当然,那些既要拿钱,拿了钱又拍手骂娘挑各种不是,这样的混不吝的婆婆也不是没有,但肯定是少数。

    拜好同学冯一平所赐,他们拿的工资不低,而市里的房价不高,照这样下去,他们两个在这个离家不远的城里扎下根来,已经不是梦想,而是清晰可见的事。

    冯也不错,在学校的时候,他虽然是个成绩一般,而且时不时想占女生小便宜的家伙,但是走上社会这几年,也成熟了许多,已经知道了担责任。

    特别是确定关系以后,他每月的工资,除了寄一部分给家里,其它的都存了下来,不抽烟不喝酒,连公交车也坐的少,能走路就走路。

    王金菊看着上面满头大汗,还乐在其,努力的耕耘的男人,腾出手来帮他抹了一把汗,听着楼下陆续有人回来。她主动迎合起来,要是等下那些大哥们回来他们还没完事,那也挺不好意思的。

    冯终于缴械投降,余韵过去之后,他还那样瘫在王金菊身上不想起来。

    “他们就快回来了,”

    听王金菊这么一说,冯飞快的爬起来,穿了个大裤衩,精神抖擞的出门打了盆水回来,帮着女朋友清洁。

    他们两个下楼的时候,刚好塆里的一群人嘻嘻哈哈哈的回来,王金菊不好意思的躲到冯身后,那些人里大多数人都比他们两个年纪大,也不好当面开他们的玩笑,只对冯说,“送女朋友回去啊,路上小心点。”

    两边错开,那群人进入楼道之后,隐隐有人笑着说了句什么,然后大家哄笑起来。

    王金菊猜得到他们在说什么,在冯腰间掐了一下,“都怪你!”

    “怪我,怪我,”冯嬉皮笑脸的,“不过,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等到时候把喜糖一发,他们还要来恭喜我们呢。”

    “谁跟你发喜糖?”王金菊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甜蜜蜜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市里街上的大排档也多了起来,这样的夏夜里,不少穿着清凉的男女在那里喝啤酒吃烧烤消夏,随风过来的烟火气里带着诱人的香味。

    “给你买点吃的吧!”王金菊说,冯刚刚也算辛苦了两次。

    “不用,你看看我这个肚子,晚上还怎么敢吃东西,我也要控制一下,瘦下来,最好像一平那样,练得结实一些,练出腹肌来,那样穿什么衣服都帅,你呢,饿不饿,要不要给你买点什么?”

    “你瘦下来,帅起来,却想让我胖起来是吧,你说,你安的什么心?”王金菊笑着去揪冯的耳朵。

    都是舍不得花钱,偏偏两个人总能从找到高兴的事,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在路灯和路边商店门头上五色斑斓的灯箱照射下,走了四十多分钟,冯把王金菊送到了宿舍楼下。

    上楼之前,王金菊还带着冯拐到店里看了一圈,问了问生意,回到楼下,又被冯按到楼道的暗处狠狠亲了一会,嘴占着,手上也没闲着,直到听到有人下楼,两个人才急忙分开。

    “末班车还有,回去坐车吧!”王金菊小声说。

    “不用,现在这么凉快,走回去最舒服。”冯拉了一下她的手,“我看着你上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王金菊早早的到店里,开门也没一会,配送的车就到了,司机往店里搬货时对她说了一句,“对了,冯总叫你抽空打个电话给他。”店里没电话,她和冯也舍不得用手机,冯一平只能打到仓库。

    “行,我马上就打。”她答应的很爽快,心里却有些疑惑,她和黄静萍差不多每个星期要通一次电话,都是她打过去,然后黄静萍回拨回来,有时如果冯一平在旁边,也会插嘴跟她说几句,现在冯一平特意叫自己打电话过去,会有什么事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