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一平,”王金菊跑到不远处的插卡公用电话打通了冯一平的手机,如果是面对面,她可能会开玩笑叫他冯老板,不过今天这个电话好像有点不寻常,她也正规了些。【,

    “你好老同学,”听起来冯一平精神很好,“我一直在关注你负责的那家店,成绩很好,”

    “呵呵,记得年底给我包个红包就好,”王金菊半真半假的说。

    “没问题,不过现在我迫切需要你帮个忙,我知道你和冯进展的不错,你们能不能分开一阵子,10月份的时候,你好不好暂时来首都上班一个月,一个月就好,不会让你们分开太久,而且,我不想让静萍知道我给你打这个电话,跟她说的时候,就说你想过来首都看看,好吗?”

    不让跟静萍说,那就肯定是跟黄静萍有关,见冯一平说的这么郑重,王金菊也没在电话里细问什么事,很爽快的答应下来,“我记住了,没问题,十月份一定去首都。”

    “非常感谢!”

    挂了电话,王金菊还在思量,究竟会是什么事,以至于冯一平要这么郑重?而且听语气,不像是好事的样子,难道他和静萍之间会出什么问题?

    冯一平挂了电话,那边陈学峰已经在向他招手,“一平,客厅这边这样处理可以吗?”

    陈学峰两天前带着设计室的个随员到了首都,顺道带来了冯一平的录取通知书和档案,本来冯玉萱说是要快递,遭到了冯振昌和梅秋萍的一致反对,刚好陈学峰要来首都。

    他们此外还带了一大堆件,其就包括徐斌带着刚组成的快捷酒店团队去美国考察的事宜。在这件事上,冯一平抓的很紧,即使不能做国内的第一家,也一定不能落后别人太久,这可是他第一家直接奔着上市去做的企业,而且是想在纳斯达克上市。

    陈学峰他们来京。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设计冯一平的这套别墅,也有顺着在这边成立一个工作室的想法,首都这边现在类似央别墅区这样高大上的项目不少,而且以后会更多。

    嘉盛设计室吸取了不少冯一平带来的十多年后的设计方案的精髓,不说领先这个时代,至少也是独树一帜,有鲜明的特色,每每总能在看似不起眼的方案。做出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细节来,而这个时候,最精益求精,最讲究细节的,当然是这些花了大价钱买高档别墅的人,他们有这个条件。

    而且,这样精雕细琢的方案,也能卖个好价钱。赚钱还扬名神马的,冯一平同志最喜欢。

    当然。这也亏得现在“土豪”还没有成为高大上的一个词,土豪金更没有成为流行色,真的土豪进了城,更要附庸风雅,生怕别人看出自己土豪的本质来,而这正是他们的机会。

    过来后他们就一直呆在这。做出大概的方案后,冯一平和他们一起,改了又改,还真是那句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对设计室的几个人来说,一个,这是老板的房子,设计室当然要拿出最好的方案,第二,也有把这个打造成一个样板的想法。

    而对冯一平来说,装修神马的最累了,最好是装修一次,能管上个五十年不落伍。

    而客厅呢,又是重之重,毕竟一般来的客人也就在客厅接待,所以这里要集全面的向客人展现出主人的品味,初稿出来之后,他们已经修改和完善了不下十次。

    对着笔记本电脑上的最终效果图,冯一平仔细看了十几分钟,“不错,大气,简洁,雅致,又有一丝灵动,布置的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完美!就这样定稿,接下来我们再完善餐厅和厨房,”

    等等,“小孙,去外面把这几份图纸传回家具厂,”按着冯一平的意思,他们捎带手把冯一平新设计出来的家具也完善了一下,连尺寸也量的准准的。

    蔡磊通过朋友,在西南那边搞到了一批红木,本来是按冯一平的意思,做几套高档的家具拉拉档次,现在刚好可以给冯一平做一套,为了这个,老蔡都特意从深圳赶回了省城,让蔡磊过去顶一段时间。

    毕竟在这个家具用料越来越一般,甚至有些小厂已经普遍在用合板的年头,珍贵的木材,和他这个老木匠更配哦!

    这套房子,连家具一起,他们的要求是尽量在一个半月之内完工,这也是冯一平有装修公司和家具厂的好处,比如家具厂就等着他们的图纸,出来一份,就开始着手做一部分。

    黄静萍现在已经在学车,目前正是理论学习期,虽然冯一平跟她说到时就跟开卷差不多,她还是很认真,“这些规则记下来总有好处!”

    冯一平觉得她一定患上了认真学习偏执症!

    回家的时候,饭已经做好,她正对着教材,在认真的做笔记,“回来啦,金姐午不回来,就我们两个。”

    开拓期的时候,一把手总是很忙,金翎一般赶不回来吃午饭,就在公司草草对付一下,当然,也有可能是不想面对这两个无意总在秀恩爱的家伙,热恋时期的男女,总是很容易就让随便一个地方就变成自己的主场。

    “要带的东西,便利店都配齐了,我都帮你收拾好了,下午我们再检查一遍,看有没有遗漏的。”

    冯一平明天报到,因为要军训,所以至少要在学校住上大半个月的时间,这是冯一平四五年后,终于又一次要过集体生活。

    要带的东西,黄静萍帮他一项项的写了下来,好家伙,大大小小,零零碎碎,总共近五十项,他看了都觉得吃惊,当初去初住校的时候,也就他一个挂包,一个网兜,再加上爸爸一个担子的事,里面还包括一套课桌椅,现在就为了报到和住几天,居然要带这么多?

    不过他从前到后检查了一遍,还真是好像一样都少不得,金翎也看了一遍,只有一个评价,“你现在还真是金贵!”

    他也承认,好像确实有些金贵,比如黄静萍连防晒霜、湿巾和镜子这些小玩意都给他准备了一份,洗面奶更有好几支,虽然不用也可以,但是,有用也不错,这个天气的太阳,把你从一个白面书生,晒成一个类似于烧窑或者卖炭人那样的面孔,还是很容易。

    不过现在不比以前,这些东西不用他们去买,大部分便利店仓库就有,真省了好多事。

    晚饭的时候,金翎主动说,“明天我也陪你们一起去吧,就当作家长。”

    “那感情好,”冯一平笑,“有你们两个陪我一起去,我的报到肯定会很省事。”

    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那些学长学姐们是什么德行,他自认不是帅得能让学姐们合不拢腿的那一类人,只能指望学长们的帮忙。

    而不管是清华北大这样的一流高校,还是下面县市的一般专科,就没有不喜欢在漂亮女孩子面前献殷勤穷表现的学长,况且金翎和黄静萍两个,绝对是漂亮得能让那些学长们走不动道的类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