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早上,始终是最好睡觉的时候,因为这是一天最凉爽的时候。↑,

    而且呢,再自律的人,未尝没有在必须起床的时候再赖上一小会的念头,正所谓夏日炎炎正好眠嘛,现在就是正好眠的时候。

    暑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冯一平东奔西走的,懒觉委实没睡几个,但是生物钟调整了过来,不像以前,不用闹钟,一到6点就自然而然的醒了。

    虽然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但是报到嘛,至少不得9点以后才去吗,金翎平常也是8点多去公司,早上也起得迟。

    可是今天,一大早的,两个房间的女孩子就齐刷刷的起来了。

    黄静萍还好,轻手轻脚的,金翎则有时故意大声说话,刚住下的时候,冯一平还比较讲究,金翎那边房门一开,他也会立马起来,毕竟一个男人在关系不太亲密女性面前四仰八叉的睡觉,多少有些不雅。

    但是,多住了几天以后,不管金翎还见不见外,他是老实不客气的不见外起来,听到那边房门响,他最多是脸朝里睡的规矩些。

    今天也一样,听她们两个在那边热火朝天的洗头洗澡,想到过两天就要住校不说,还要参加军训,又得早睡早起,搞不好半夜还要来几次紧急集合,他就觉得,眼前的这个懒觉,那真是弥足珍贵的很,索性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打定了主意两耳不闻身边事,一心只睡大头觉。

    金翎头发湿漉漉的从浴室出来,换黄静萍进去,见他这个疲懒的样子,把手上的梳子顺手丢了出去,正冯一平的屁股。“还不起来,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

    唉,谁叫寄人篱下呢,冯一平只好老实不情愿的坐起来,正准备冷嘲热讽的说几句,却发现。原来金翎也是不跟他见外的。

    她现在身上就穿着浴袍,可以想见,里面自然是不着寸缕,虽然不施脂粉,但是热水蒸腾下,脸上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浴袍和酒店的那种款式类似,虽然松松垮垮的。但掩不住那两边的突起,冯一平扫了一眼,能看到间的丘壑,沟沟的形状大约是“1”字型,我去,还真有料的说。

    冯一平虽然脸上保持着睡醒时的懵懂状态,脑子里却想了不少奇怪的问题,“她不会去微调了吧?不会。这个时候,整容还没风靡起来。而且以她的身份和职业,不会去做这样的手术。”

    金翎见他不说话,以为是起床气呢,“怎么,在我沙发上睡委屈了你这个亿万富翁?”哪怕是穿着浴袍,顾盼之间。还是标准的御姐范儿。

    “哪里敢,能在金姐的香闺里有个沙发栖身,那就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他其实也没真正清醒,想到什么,就这样顺口说了出来。

    好在黄静萍在卫生间里洗澡。这话听不到。

    金翎听了,“哼”了一声,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光,“知道就好!快点准备好!”

    他倒是好准备,等在黄静萍后面冲了个澡,把头发吹干,换上米色休闲裤和白色休闲衬衫,搞定。

    然后,他就等,等了十分钟,两间房没动静,二十分钟,依然没动静,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动静,“静萍,”他跑过去敲门,“进来吧,”

    冯一平推门进去,黄静萍正坐在梳妆台前比试着项链,“刚好,你帮我看看那样好。”

    她今天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百褶裙,远看像黑色,长不及膝,腰间是一条宽宽的装饰着水钻的灰色腰带,其实她的首饰也没几样,冯一平帮她挑一条链子粗一点,链坠刚好是颗蓝宝石的给她戴上,“这个好,”

    黄静萍依言带上,让后站起来转了一个圈,“怎么样?”

    当然好看,只是冯一平看着她上面露出来的那一大截,皱了皱眉,不好,不能无端便宜了那些家伙,他到一旁的衣柜里挑挑拣拣,丝巾,倒是也可以,但是还不够,刚好看到一件香奈儿的白色短款针织衫,递过去给她穿上,哎,刚刚好,遮住了不说,又显得青春了些!

    “狗尾续貂,不过男人嘛,都你这副德性!”门口一个声音传进来。

    黄静萍已经叫了起来,“哇,金姐,你今天好漂亮,”

    冯一平回头一看,金翎上面穿着一件修身的白色小西装,里面是红色衬衫,下面也是长不及膝的绸质黑裙,配上她自带的那种清冷的神情,虽然连衬衫最上面的一粒扣子都系了起来,偏偏给人一种极强的诱惑感。

    冯一平没多看,“我说你们这是搞哪样,今天就是去报个到好不好?用得着这么隆重吗?”

    “我们这是给你撑面子呢!”

    “嘻嘻,就是,”黄静萍拿起包,跑过去挽着金翎的手,“走吧!”

    冯一平提着个大箱子跟在那两个盛装打扮的后面,恍然有一种自己是跟班或者服务生的感觉。

    去学校的路,冯一平是熟的,谁知走了不一会,金翎吩咐他,“前面靠边停。”

    又有什么事?后座上的两个这时已经下车,冯一平一看,旁边就是一家发型屋,看来也是刚刚开门,真服了她们!

    他等的无聊,分别给肖志杰和王昌宁打了个电话,他们两个,这时都在出租上,跟爸妈一起,正往学校赶呢,两边的爸妈也都接过电话跟他说了几句,不外乎初次和同学见面,姿态放低一点,遇到那些乖张的,避远一点,不要起冲突之类的,能对冯一平说这些话,两边的爸妈也都对他没见外。

    又四十五分钟之后,大小两个美女终于从发型屋出来,都还是长发披肩,冯一平真就看不出和刚刚有什么分别。

    难怪她们今天都要起这么早呢!

    这样一通折腾后,快十点钟,才赶到学校,也是因为成府路这一段,今天太难走了些,因为开学都挤在一天,路上满是车。

    学校门前,更是热闹非凡,大门上方照例拉着“欢迎新同学”的横幅,自己拿箱子背包来报到的学生真是少数,至少都是爸妈护卫着来的,不少人家长这时候正在和自家孩子在校门前合影,更是加剧了拥堵。

    进了校门,车慢慢的在路上看着,两边有不少举着某某牌子或者某某系的老生,有些还拿着喇叭,在迎接师弟师妹,和他想的一样,看到些漂亮点的女生,周围就会不动声色的围上去几个。

    不过,冯一平看了比较失望,这些师兄们,没有颜值特别高的,而且都是随便穿着体桖衫和大短裤,就这样的装扮,估计真的很难在那些师妹心留下什么鲜明的印象,真不够专业啊!

    把车停在停车场,黄静萍好歹帮冯一平拿了个包,金翎就挽着个包,踩着黑色高跟鞋踢踏踢踏的走在前面,墨镜也没取下来,那模样,就像是在自己下属公司视察一样,气场强的很,好多高年级的师兄就在旁边逡巡着,偏偏没有一个有勇气上来的。

    问了一个师姐,找到经管处的新生接待处,拿出一大推资料,让老师做了资格审核,交上档案,最后才拿到报到证,桌子后面的几个男生都抢着出来要带冯一平去宿舍,当然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金翎摘下墨镜对一个女孩子说,“能麻烦你带我们去一下宿舍吗?”

    那几个男生好生失望,冯一平都有点埋怨金翎,入校的第一天,就让他得罪这些老生们,真的好吗?你就来一次,我可是要再这混四年的。

    分到的是个六人宿舍,老实说,冯一平有点失望,这条件和国内一流高校的名头有点不相称啊,就张两层的铁床,几个储物柜,还有一张桌子,墙壁都有些灰黄。

    最里头的下铺,已经收拾好了,一个一看就是乖孩子的带着眼镜的同学,正和他爸妈坐在床边说着什么,他妈妈不知道是什么职业,他爸爸,冯一平一看,肯定就是哪个机关里的人。

    “新同学来啦,欢迎欢迎!”

    眼镜这时眼睛全落在后面的金翎和黄静萍身上,他妈拉了一下,他才过来打招呼,“你好室友,梁永高,电子工程系一年级新生。”

    “你好,冯一平,金融系一年级新生。”

    他爸妈看来很了解,“经管院,看来小冯同学成绩不错。”

    “叔叔过奖了!”

    他的床铺在梁永高对面的上铺,今天晚上不用在这睡,他也懒得铺,就把箱子举上去,“我们还要去办其它手续,叔叔阿姨你们坐。”

    整个过程,黄静萍和金陵都一言不发,黄静萍是略带新奇的看着这国内名校的校容校貌,金翎好像有点怀念的意思,到了楼下,还回头看了一眼,“还是这个条件。”看来她对大学宿舍好像有点怨念。

    之后的事挺麻烦的,看着交费处那边长长的队伍,冯一平有些愁,这看样子,至少得半个小时啊,不过,旁边有几个窗口人不多,跑过去一看,这个好,原来是刷卡的,那简单啊,只排了不到十分钟

    恩,学费当然也升级了,要200,住宿费还要500。

    之后差不多就是自由活动时间,饭时间还没到,冯一平他们个在校园里乱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拍照时间,不但金翎带着相机,连黄静萍也把冯一平的相机带了过来,他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什么给他撑面子?不过是为了这次的校园一日游多留下点好看的照片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