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午的时候,拍照行动才告一段落,金翎找到路边树下的一处长椅,再也不起来,“我的脚哦!”

    呵呵,她可是穿高跟鞋走了一两个小时。『≤,

    “是哦,脚又酸又痛的,”黄静萍也忙着坐下来,俯下身子去揉脚,刚好看到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食堂,“我们去吃食堂吧!”

    “算了吧,你看看今天这么些人,估计好多送孩子来的家长也都在,又得排队,说不定找个座都难。”金翎现在脚正难受着呢,最怕就是站着。

    “其实去吃一次也未尝不可,”冯一平毫不避讳的蹲下去,脱掉黄静萍的高跟凉鞋,帮她揉脚。

    “别,这么多人,”黄静萍想把脚抽出来,她说这么多人也不是害羞,而是担路过的可能有冯一平的同学,以后会笑话他。

    冯一平只当没听见,隔着薄薄的袜子,帮她揉起来,一边的金翎看着多少有些触动,不用猜,把冯一平旗下的企业资产加起来,他就已经是亿万富翁,而且以前都没负债,前两天那两笔按揭,估计是他最大的外债,这样一个年轻的亿万富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女朋友捏脚,这还真是……,

    她的大学生涯里,各种新花样表白的,当众下跪求爱的,她真见过不少,但眼前这样的事还是第一次见。

    大学的情侣,不管两个人私下怎样,对外的时候,大多男方表现的很爷们,女方则很小鸟依人,哪有男方会这么放下身段的?冯一平这么做,这么说呢。秀恩爱没下限?

    她哪想得到,对现在的冯一平来说,已经是有些事想做就可以做,不太在乎什么大多数人的眼光啊潜规则什么的。

    黄静萍当然感动,想拒绝又不好动作过大,她今天穿的裙子可不长。只是看着冯一平,眼睛里都快滴出水来。

    食堂前的这块地,路过的人不少,现在不像后来,各种花式秀恩爱的方式估计都还没萌芽,大多数人还只会食堂喂饭这一招,路边这样的一幕,煞是吸人眼球。

    那些陪孩子来的家长,看到这一幕。有些不知从何说起,看到的学生们则表现不一,女生们大多是羡慕,至于男生,好多是不屑,但有的看着那个低着头脸红红的女孩子,又会想,如果真是这样的对象。那好像大庭广众的蹲下去做这样的事,也未尝不可。

    有些从这边走过去的高年级情侣。女方看着那边,难免就会在男方身上施加几次龙爪手,还有个挽着手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咔咔拍了几张。

    冯一平一概不为所动,捏了一只脚,再换另一只脚。不知怎么,金翎有些小小的吃味,“哎,等下也帮我捏捏,”

    “没问题。不过我要提前告诉你,我可是没有这个按摩还是捏脚执照的,捏出问题我概不负责。”

    听他说的好笑,黄静萍先吃吃笑了起来,金翎笑着转移话题,“刚才为什么说去吃一次食堂也未尝不可?”

    “你不是经过这一段的吗?不知道大学食堂的师傅们,比初高的那些食堂师傅高出了好几个段位,甚至比那些知名的特级厨师还要有创意,好多菜外面你花钱都吃不到。”

    “说说看,这我还真不知道。”金翎以为是她毕业后才有的事。

    “比如说啊,这样炎热的夏天,会有西瓜瓤加圣女果炒肉,西瓜炒香蕉,苹果炒豆腐,玉米炒葡萄,菠萝炒番茄,梨子炒肉,桃子烧豆腐,青菜炒桔子,接下来秋前后,还会有辣椒炒月饼……,”

    他没说完,两个女孩子已经笑的花枝乱颤,金翎没好气的指着他,“怪不得你是作家呢,就是作,”

    冯一平帮黄静萍把鞋穿回去,拍拍手也坐下来,黄静萍忙从包里拿出湿巾来给他擦手,金翎不想再看下去,“走,找地方吃饭,下午还要给黑心老板打工!”

    黄静萍挽着冯一平的手走在后面,看着路过的那些神采飞扬的同龄人,“就是大学生啦!”

    “是啊,大学生啦!”

    …………

    下午四点多,除了冯一平,01寝室的人终于聚了起来。

    除了梁永高,有哲学系的金宝,城市规划系的颜志达,工程力学系的韩贵亮,自动化系的陆青,其颜志达和韩贵亮是首都人。

    能进清华的,除了iq可以,eq也不会太差,这时面对着几个将要共同生活很长一段时间的室友,虽然因为初次见面,大家都不太热络,交流也不够深入,但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和谐融洽。

    老规矩,按年龄派了座次,身材不输高志毅,又总是带着笑,弥勒佛一般的金宝是老大,之后颜、韩、陆一路排下来,也是80年的梁永高排最末一位。

    颜志达看了看冯一平的床,“这位冯同学呢,有谁见过?哪个系的,多大年纪?”

    “他来的时候我在,金融系的,比较高,看起来年纪和二哥你差不多大吧,哦,他是由两个漂亮女孩子陪着来的,其一个看样子是他姐姐,另外一个,搞不好是女朋友,”

    “哦,”和肖志杰抱着一样目的,或者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少,听梁永高说起漂亮女孩子,都来了兴趣,“有多漂亮?”

    “至少和我高时的校花一个级别的吧!”

    金宝和冯玉萱一个年纪,稳重些,觉得在背后这样议论室友的女性亲属不大好,转移了话题,“他是首都人吧,看这样子,他今天是不回来了吗?”

    “不会吧,头一天就这样,他就不怕辅导员查房?”梁永高说。

    老二颜志达拍拍手,“好了,说不定人冯一平根底深厚,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呢,不说他了,大家从五湖四海聚到一间寝室,就是有缘,我忝为地主,今天晚上请大家聚个餐如何?”

    其实这话一般应该是由金宝来说的。

    金宝笑了笑,“这样不好吧,既然是聚餐,当然是大家凑份子,而且都是刚报到,身上还有银子,这样,要是月底手里干时候,志达你再请大家,我们举双手赞成,好不好?”

    “就是,还是凑份子吧!”连看起来条件最一般的陆青也附和道。

    我们国家一直有着抢着结账的优良传统,有些喝多了的饭局,为了谁结账,争吵起来,甚至最后打起来的事也不是没有,大家见面的头一天,没谁想在一群同龄人面前丢面子。

    听了颜志达的话,坐在床边的韩贵亮也有些不舒服,我也是首都人呢。

    “呵呵,老大说的对,以后我再找机会尽地主之谊,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这边我熟,再迟点,估计都不好找位子。”颜志达不以为意的笑着说。

    “等等,老二,去什么地方?我给一平留个条子,他要是回来了呢,最好也赶过去,第一次聚餐,缺一个人总不好。”金宝翻出纸笔来。

    “呵呵,老大想的真周到,就南门外的涮羊肉馆吧,那地方好找。”

    今天晚上,他们当然等不到冯一平,下午的时候,他就和金翎去了公司正式和大家见了面,晚上,则是和几个主管一起吃饭。

    席间,黄静萍第一次见到了方颍芝,上次方颍芝去送件的时候,她睡的正香,没见到,“小芝,你怎么在这?”她高兴的打招呼,真的是见到熟人的那种高兴,当然,高兴的前提是,她现在很了解冯一平。

    “你们还认识?”金翎也有些奇怪。

    “我们是校友,”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她们两个当然坐在一起,“静萍你什么时候来的?前两天我去金总家里送件怎么没有见到你?”方颍芝笑着说。

    “哪一天?”

    “你们到的第二天上午,当时就只见到一平。”

    “哦,记起来了,我当时在睡觉,一平不想吵醒我。”听了这样的话,黄静萍现在一点芥蒂都没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