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有介事的嘀咕着,冯一平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若无其事的回到客房,不慌不忙的关上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房门反锁,谁知道金翎会不会拎着菜刀跟过来呢!

    其实,刚刚那尴尬的一幕真的很短暂,也就博尔特以他最好的成绩跑个二十米的时间,关键是自己怎么就一定要朝下瞄一眼呢?

    怪她没锁门,一般人在自己家上卫生间也不会锁门,怪她没提前说话,拜托,她怎么也是女孩子,你一进门她就卫生间喊,“我在这!”,也太奇怪了吧!

    怪御姐范的金翎太吸引人?不,更不对,这样想就太不是东西,不能看了别人还怪是别人吸引力太大,只能说作为一个男人,在那样的时候,本能的都会带着探索和探究、**和猎奇或者说……,唉,总之,大多数男人那时候估计都会和冯一平一样的反应吧。

    当然这也不是理由,看了就是看了,看了就是不对。

    他坐在床边,有些紧张的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金翎出来了,在门外稍微停了一会,回了自己房间,不一会又出来,然后听到了大门的开关声,看来是出门了。

    冯一平松了一口气,不过依然不敢出客房,谁知道她是真走了还是做了套假动作呢,躺一会吧。

    半个多小时后,有人进门,冯一平听到换鞋的声音,然后就听到黄静萍喊,“一平,你回来啦!”应该是看到了门后的行李箱。

    现在是安全期!

    冯一平打开门,黄静萍就扑过来,这也算他们分开的比较长的一次,近二十天没见面。冯一平抱着她,还看了看门口,原来是真的走了?

    “对了,金姐呢?她也说今天要提前回来的?”

    “不知道,我回来时没见到人,”

    “哦。那估计是有事吧,你先洗个澡吧,你身上,噫,味道好重!我去洗菜。”

    怎么能不重呢,大太阳底下接受检阅,不过刚才他哪里敢洗澡啊!

    金翎再回来的时候,饭已经做好,冯一平他们在沙发上黏在一起看课表。“你要是有空,过两天我带你去蹭课好不好?”

    “可以吗?”黄静萍很感兴趣的样子。

    “没问题,没有老师会往外赶人的,”

    “那我们又可以做同学了,嘻嘻,”黄静萍把头搁在她肩膀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听到门响。“哦,金姐回来啦。不是说今天早点下班吗?”

    “本来也说早点下班,谁知道碰上个无赖客户,耽误到现在,一平什么时候回来的?顺利吧!”从金翎脸上,也看不出之前发生的那一幕。

    “也刚回来不久,挺顺利的。”冯一平本能的觉得,金翎这样若无其事,但又话里有话的状态,才是最瘆人的,晚上要不要到客房去打地铺呢?

    快吃完饭的时候。金翎提了一句,“对了一平,明天下午下课后来趟公司,晚上有个会,需要你参加一下,”

    “明天晚上怕是不行,头一天,晚自习一定要上,”会,我看一定是没有的。

    “这个会很重要,你一定要参加,要不要我去学校给你辅导员打招呼?”金翎加重了语气。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就躲也躲不过,好消息是今天晚上不用打地铺,“没事,我能应付,下课后我就去公司。”

    然而,这一晚上,冯一平始终睡的不太安心,因为晚上明明没有喝啤酒,综合以前的情况来看,金翎的肾也顶呱呱的,偏偏这一夜,她上了四次厕所!

    要不是黄静萍在,冯一平恨不得现在就对他说,要杀要剐随你,你就直接来个痛快点的吧!

    早上,黄静萍看着冯一平一脸的萎靡不振,“怎么了?晚上没睡好?”

    “睡了几十天的硬板床,沙发有点睡不惯,没事。”

    接着看到金翎打着哈欠,顶着黑眼圈出来,“怎么了金姐,你也没睡好?”

    “是,昨天晚上肠胃有点不舒服,”

    “啊,我备的有胃药,我给你去拿,”

    “不用,已经好了,”

    “还是吃点吧,巩固一下,”冯一平一脸关切的说,然后立马闪进卫生间洗簌。

    出卫生间的时候,等在沙发上的金翎走过来,狠狠的在他脚上踩了一下,我就知道会这样,好在是拖鞋,不太痛。

    这家是彻底不能呆了,冯一平窜进厨房,现在的早餐都就金翎,算西式的,黄静萍正在煎鸡蛋,他在黄静萍脸上亲了一下,拿了一盒牛奶一盒果汁,包了四块面包,“我先走,今天第一天,不能迟到!”

    如果呆在家里,和金翎一起出去,还不知道得怎么蹂躏他呢,要知道她可是正经练过跆拳道的。

    开门的时候,金翎拿着毛巾出来喊了一句,“记得晚上啊!”

    今天的课,估计是同学们到的最齐的一次,第一堂课是在本院的大教室,经济学原理,那真是济济一堂,当然,没有出现有些人说的过道旁和窗户外都挤满了人的现象。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老师是不会提前来的,大多数男生这个时候都和冯一平一样,朝女生扎堆的地方瞄。

    要说经管院还真不错,目测男女生比例居然接近一比一的水平,各占一百多,都还不太熟,大致上是是分两大块,好事者评出的系花是来自上海的林同学,她的后排,这时正有两个男同学像孔雀一样争着开屏,听说其一个是某省的状元。

    对了,包括冯一平在内,今年清华经管院一共招收了五个理状元,听说比不上北大。

    老师踩着时间匆匆入场,姓刘,牛津大学金融系博士,看来老师们也有经验,今天的这堂课肯定是不用祭出点名那样大杀器的。

    一个半小时后。刘老师留下了作业,又匆匆而走,冯一平有点凌乱,这讲的也太多了吧,十多页,好在课本够厚。要是初高时那薄薄的教材,按这个进度,那不到一个星期老师就会讲完。

    他也没有太多感概的时间,下面的课不是在这上,要去人学院,这也是和以前总在固定教室上课不一样,然后,因为他没买自行车,只能腿着去。所以大学的第一天,他就光荣的迟到了。

    恩,老师挺好的,眼角的余光看着他气喘吁吁的从后门溜进教室,睬都懒得睬。

    就这样到午吃饭的时候,冯一平突然产生了怀疑,大学就真的比高要轻松吗?看起来不像的说。

    其实是的,因为下午他就只有两节课。

    按理可以早点回家或者去公司。但是今天显然不合适,他捱到吃了饭后。接到金翎的电话才往公司走,半路,金翎电话打过来,“不用到公司,直接去仓库。”

    仓库他是第二次来,奇怪的是。平时忙忙碌碌的仓库现在一个人没有,只有门前停着一辆货车,我说不是吧!

    果然,金翎拿着一个件夹从旁边的办公室走出来,看着他。好像又没看着他说,“仓库员工这一阵子太累,今晚我给他们放了假,值班的现在正是晚餐时间,车上剩下的货不多,不到吨吧,由我们负责两个入库。”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冯一平乖乖的换上工作服,一件件的往里搬,剩下的这些,单件都不重,以休闲食品为主,要只是一股脑的卸下来也容易的很,麻烦的是,要一一放到指定的地点,经常要搬着一件货在偌大的仓库里穿梭。

    金翎悠闲自在的很,搬了张椅子坐在车旁边,还从办公室找出来一台风扇,旁边又是饮料又是小吃,哪里是工作?分明是度假来的,只在冯一平搬下来一件货的时候登记一下。

    不过冯一平是个有担当的人,不管是无心还是有意做了错事,他就一定认,该付的代价他付,幸好他也有先见之明,抢在学校吃了晚饭,不然真够呛。

    值班的一定是金翎打了招呼,他一个人入库了一半,到八点多,还是没一个人过来。

    “累吗?”金翎冷着脸问。

    “还好!”冯一平趁她不注意,拿起她放在旁边的水杯,叽里咕噜路的喝了几大口,“就是渴啊!”

    然后不等金翎发飙,搬着一件货就朝仓库里跑,金翎看着他已经汗湿的衣服,想了想还是算了。

    一直搬到月亮都上了半空,总算是干完了,冯一平累得瘫坐在仓库门前,金翎把那边的一小摊收了,给值班员工打电话,然后细心的在仓库检查了一遍,这才关灯锁门。

    她双手抱胸站在前面,“你先回去吧,我等他们过来。”说完转过身准备走,转身的瞬间,她身上的香水味和女人味,冯一平闻的清清楚楚的。

    看着那她包在裙子里鼓鼓的,和天上的满月一样的部位,冯一平一时恶向胆边生,管你当计委主任的老爸呢,按说这事你也有错的,所以他结实的拍了一巴掌上去,手感真不错,“拉我一把,起不来了!”

    金翎霎时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恶狠狠的转过身来,“我叫你死不悔改,我叫你没大没小,我叫你色迷心窍,”扑头盖脸的又踢又打。

    冯一平双手抱头,“别打脸!”

    金翎哪里听,打哪就是哪。

    “别踢,不然走光了!”冯一平好心的提醒她,她穿的裙子也不长。

    然而好心又被当作了驴肝肺,金翎又踢了几脚,“起来,靠墙站好!”

    冯一平很听话的爬起来走到墙边,在身上这里揉揉,那里摸摸,其实真没那严重,金翎踢的时候,也是用脚侧来踢的,最多就重重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两下,不然就她脚上那高跟鞋的鞋尖,杀人都可以,打的时候当然也是留了力的,不然以她练跆拳道的身手,冯一平这样打不还手的,怎么可能是现在的这种状态。

    看金翎要过来,他举起手来,“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了啊!”搞得像要被人强暴一样。

    看着他这个样子,金翎气得笑了出来,这是什么样一个人啊。

    看她一笑,冯一平知道这篇算是翻过去了,“罚也罚了,打也打了,你总该消气了吧!”

    “什么叫消气?啊,就白让你占便宜了吗?”

    “我说姐姐,你也有错的好不好,听到我进门,你为什么不快点把门反锁?”

    “好,那刚才呢,也怪我?”

    “我只是招呼你一声好吗,叫你拉我一把,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国外见面问候的时候,不是还亲脸颊的吗,大不了,我也让你打几巴掌。”刚才那巴掌当然是故意的,找不到理由,冯一平索性胡搅蛮缠,反正他现在的年龄比金翎小嘛。

    金翎一时被他给气的说不出话来,好在这时,仓库值班的两个人终于来了,“金总,冯总你也在,”

    “晚上辛苦,货我们都入库了,麻烦你们明天再照单子检查一遍。”冯一平马上变脸,从金翎手里把件夹接过来递给他。

    老板和老总居然心血来潮的来搬货?值班的员工有点疑惑。

    “金姐,我们走吧!”

    等到了停车场,周围这时也没人,光线也不好,他双手合十向金翎求饶,“金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大人有大量,这一次就这样放过我好不好?”

    “转过身去!”

    “啊,”

    然后冯一平就感觉屁股上被打了一巴掌,“手感不错,哈哈,记得要加强锻炼!”

    我去,被吃豆腐了!

    “你打电话给静萍,叫她到楼下等,我们去吃夜宵,你请,”金翎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这就算是扯平了,翻篇了没事了吧!不过我是吃亏了呢,还是没吃亏呢?开车的时候,这个问题冯一平还傻傻想不清楚。(。。)

    ps:  ps:有事回来的太迟,真诚的向大家致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