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被叫下来,吃了一餐比正餐还贵的夜宵,昨天她还隐约觉得冯一平和金翎之间好像有些别扭,现在又回复到了原来的状态,她也没在意,为工作上的事发生争执很正常。≧,

    和冯一平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她现在也完全明白,除了他心底某个角落可能还有的那个人,不用担心其它那些有的没的。

    “等下我们去看看房子好不好,白天那边很忙,都不方便。”

    “好啊,我也想去看看,要是那边房子装好了,我们现在这个时候也能坐在后院吃宵夜,安全实惠,还更自在,那多好!”

    金翎这时正吃着一串说是秘制的鲁西黄牛肉,听了觉得黄静萍的这番话好像有些针对她的意思,“哎,我说你们两个,不就是一顿不到五百块的烧烤吗,就这么心痛?你们在我那住了这么长时间,我可都没收过房租啊。”

    “话不是这么说,那静萍不也相当于免费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保姆吗,我们也没提过工资啊,”冯一平说。

    “好啦,金姐,你们不要把工作上的事带到生活里来好不好,”

    金翎摇了摇头,你喜欢的这个家伙,工作上没事,生活上,啧,看来以后事不会少。

    其实这间还存在一个消费观念的问题,从金翎的角度来看,以冯一平的身家,以他开的车,以及前些日子豪掷上千万买房子的事来看,一餐饭花上几百块钱真不算是个事。

    就她接触的那些圈内的二代们,仗着父辈的关系,赚的钱还没有冯一平的一成呢,就整天出入那些高档场所,或者在高档酒店有长期的包房。

    她不知道。冯一平现在压根没有作为富翁的自觉,买那辆车,一个是因为后来他喜欢,但是买不起,二来,是因为他觉得那辆车保值。虽然花钱不少,但算起来也是赚的,至于买房子,换作随便一个来自后来的人都会这么做,不过她买房子,除了投资,还有其它的考虑。

    生活上的其它方面,他还是和后来一样,能自己做就不到外面吃。虽然扯的都是潲水油、地沟油这类的原因,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省钱。

    这就是他以及黄静萍跟金翎的区别,不同的出身和环境,其它比如观什么的不说,至少生活习惯就很不一样。

    不过黄静萍这么一说,金翎也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跟她说。你男朋友占我便宜之类的话吧,她这一代。去欧美留学的时候,天体海滩也不是没去过,前天的那事,真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当然。冯一平要是故意的,那肯定另当别论,但明显他不是。

    她那样做,隐隐的,好像也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这个年纪轻轻,在山沟沟里长大的家伙,在生意上,却一直压她一头,工作上一直找不到机会收拾他,昨天那样的难得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

    “那你们去吧,我要抓紧回去睡觉,”

    “一起吧,刚吃了这么一肚子牛肉,紧接着就睡觉,会长小肚子的,就算不长小肚子,长出牛黄来也不好啊。”

    天地良心,冯一平这话也真是为她考虑,却又非常不得金翎待见,而且,金翎还得到了黄静萍的支持,当然,声讨一番后,她还是跟着来了。

    房子其实现在真没什么看头,到处堆着材料,屋内也狼藉不堪,没有一处完工,都还是雏形,黄静萍是看了效果图的,这时对照着看,觉得下个月旬工程扫尾,完全不是问题,到时,这套新房子,她想成为他们真正的新房。

    至于金翎,看到没有类似于吊顶之类的设计,也觉得还算将就,这一阵子,还是有好多人家,喜欢把家里装成和酒店或者夜总会一个模样,不但要吊顶,还会装各种灯,那样的品味,她一贯是嗤之以鼻的。

    冯一平头天晚上就缺席晚自习,并没有引起什么后果,不过,经过一天的学习,他原本计划的两年时间修完四年学分的计划,现在看来不太现实。

    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他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牵绊,一心一意的只以学业为主。

    以目前的情况估量,他要很努力,也许能在年内完成学业,真的要很努力,因为总有计划外的事情出现,比如,刚刚正常的上了一天课,也上了晚自习,他就接到包卓远的电话,要派高屹铭来汇报工作。

    高屹铭还顺带带来了两大包杂志,涵盖财经、时尚、装潢、家居、旅游等各个方面,据说过关的时候,还费了不少时间和口舌。

    就包卓远所写的工作报告来看,近两个月的工作成绩很不理想,不管是组稿还是发行,更不用说广告客户的接洽,冯一平心仪的那些企业,睬都不睬他们这家筹备的杂志。

    这是在金翎的办公室,她翻了一遍财经杂志后,马上把注意力集在时尚类的上面。

    “杂志社同仁的担忧和自责,让我感到很欣慰,这说明大家是在真心替我这个老板考虑,你回去一定要把我的这个意思转达给包总及大家,同时,还是那句话,前期,包括创刊号,我们都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已经做好了亏本的打算。

    同时,我也有信心在我们的创刊号出版之后,所有的工作都会有很大的起色,但是,创刊号的发行也很重要,一定要保证我们的目标客户,都能看到我们的杂志。”

    高屹铭这是第一次知道冯一平在内地的生意还包括便利店,他不太确切的知道这一行的前景,只知道一点,如果运作成功,这样的企业现金流会不错。

    “好的冯总,我一定会如实的向包总转告,也会全力以赴的做好发行工作。”

    “至于组稿,也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一篇章,只是一个新概念的前言吧,我准备也把它发表在创刊号上,你先拿回去,让包总心里有个底,同时。这篇章,发表之前,一定不要扩散。”

    他拿出准备好的一个件夹交给高屹铭,里面的内容,就是蓝海战略的核心思想,后来的蓝海战略的两个作者,这时可能也在研究这个问题,但是肯定还没有形成系统的思想,他们的著作。要到6年后才会发行。

    但是这个问题对冯一平也不存在,这本书,可以说是他工作以后,看得最多,研究得最透彻的一本书,而且因为是自发的学习,所以效果比在校时填鸭式的要好的太多。

    他后来从事的机电行业,不管是产品还是服务。很快都高度同质化,到了最后。除了那些有关系的,大部分像他那样的商家只能拼价格,拼应收款账期。

    比如,就一台用来洗车的小型家用清洗机,最开始的时候,肯定是现款现货。一般不退货,而且卖一台能赚半台,到后来,连百分之十的毛利也保证不了不说,至少要给客户一个月的周转时间。退货也越来越多,如果加上运营成本,其实已经是亏本经营。

    所以尽管他后来销售额越来越高,在一两个产品线上的年销售额,都是当地最高的,然而财务状况却越来越差。

    不理想的现实,迫使他认真的思考和借鉴,就在那时,他看到了蓝海战略那本书,其的一些观念,让他有茅塞顿开之感,并且也有了一些成功的实践。

    比如,他不再和其它公司竞争,追求高销售额,追求最大的市场份额,转而从没人重视的售后入手,不但获得了高额的回报——买配件总是比买整机赚钱,而且也赢得了良好的美誉度,转过来也促进了他的销售。

    就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决定,也可以说救了他那家小公司,在通讯越来越发达,全球化推进越来越快的今天,遭遇到他后来所经历的状况的企业估计已经是大多数,蓝海战略这个理论的提出,一定会引起那些有心人的注意。

    后来那本书刚推出之后,作者之一,马上就受邀到当时的首富盖茨家举行的“微软峰会”上做演讲,微软峰会,是盖茨发起的,全美最大的50家企业ceo的私宅聚会,一年一次。

    之后的11月,作者还到当年的《财富》年会上做开幕演讲,与会的人,包括所有的世界500强企业的ceo。

    冯一平相信,这样的章,以连载的方式刊登在他的杂志上,肯定能吸引不少目标客户。

    “那既然这样,不如现在还是留在您这里,我回去向包总说明这个情况就可以。”高屹铭接过件夹,也没有打开,就还给冯一平。

    “那也好,”冯一平想了一下,小心点也好,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也可以再打磨一下。

    “那这个你拿着,里面是我给社里的那些笔杆子下的任务,这个不用保密,是关于目前的互联网企业的现状调查,到创刊还有个月的时间,让他们研究一定要深入,不用得出结论,我只需要了解一手的现状,每月向我反馈一次。”冯一平又给他一个件夹。

    在明确知道明年一季度将要爆发互联网泡沫的情况下,这肯定也要作为创刊号上的一个重要话题。

    “好的,”高屹铭接过了这个件夹。

    “告诉包总,有经验的撰稿人和研究人员要多招,不用担心财务问题,就是现在给我组建一个研究所也没事,我的时间和精力有限,未来的几年,肯定会有好多的课题要让人做前期研究。”

    “我记住了,对了,黄小姐呢,今天能不能见到她?”对在他最低潮的时候帮助了他的两个人,他一直念念不忘。

    “没问题,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他们聊了两个多小时,这些话都没有避着金翎,她在那边翻着最新的时尚杂志,听他们的话,大概听出了冯一平在筹办一家档次很高的政经类杂志,而且还是以他为主,可是,就他一个刚读大学的年轻人,支撑得起来吗?

    但是,高屹铭一看就是个专业人士,对话的过程他一直郑重的很,不像是奉承的样子,所以她很不解,冯一平这时哪里来的这样的信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