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请高屹铭吃饭,又是在全聚德,上次黄静萍和他还没吃够,另外,对外地的人来说,这确实也是一块招牌。,

    冯一平下属的公司有人主动找她,黄静萍也挺高兴,杂志社的筹备会议她也参加了,饭桌上问了几句进展后,主要还是闲谈,她这个态度冯一平很满意。

    金翎吃的也很满意,反正这些天,她一有机会就拉着冯一平宰,还美其名曰,“帮助你竖立正常的消费观念。”

    谁要你帮着竖立,大爷的,花钱谁不会。

    晚上吃的多,回来又抱着杯子喝关大美女代言的减肥茶,还把黄静萍拉着一起喝,里外里花的都是钱,人也没落到好,你说这是何必呢!

    “要给你来一杯吗?”黄静萍问他。

    “不用,希望喝茶来把身上的赘肉减掉,就像我们小时候想着能一夜长大一样,都是神话。”他说的毫不客气。

    然后飞过来两个靠枕,“谁身上有赘肉?”

    “我们是保持好不好!”黄静萍也说。

    总是这样,说不过就动手,都没天理了!关键是黄静萍好多时候也和金翎同一战线,哼,新家装好后再收拾你。

    “好,你们当然没有赘肉,是保持,但是我教你们做的平板支撑呢,坚持了几天,一天做了几分钟?如果嫌那麻烦辛苦,我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从厨房把保鲜膜拿出来,在要减,不,要保持的部位,比如小肚子,大腿等部位缠上几道。天天这样睡觉,效果肯定也比喝茶好。”

    “哪里来的歪理邪说?”金翎反驳着,眼里却明显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

    “哎,冯老板,商量一下,让静萍来公司工作怎么样?能力不错。又是你家的人,多好,你说呢!”

    黄静萍也有些意动,冯一平一口回绝了,“不行!”

    “为什么?”金翎有些不解。

    冯一平把黄静萍揽到怀里,“正是因为是我的人,我才不希望我们两个白天在一起上班,晚上还谈论工作上的事。”

    想起来,夫唱妇随这样的事挺浪漫挺完美的。实际上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你能想象从早上睁开眼睛,到晚上睡觉,甚至那啥的时候,还在讨论工作,或者为工作的事争吵吗?

    冯一平之前是没有办法,没得选,只能开夫妻店。现在他完全有这个能力,不想再重蹈覆辙。

    “我想以后帮静萍开个店。比如服装,或者美容、或者spa什么的,轻松一些,不用投入太多精力的,或者其它她想做的事,就是不希望她和我一起工作。不然到时我们除了工作,没有其它的事好谈,你说好不好?”他问怀里的黄静萍。

    “恩,我都听你的,”听到冯一平说的那句“正因为是我的人”后。黄静萍一脸的幸福。

    “好吧,你总是歪理多,只不过可惜了静萍这么好的一个秘书人选,”金翎又见不得他们两个腻歪,“客厅留给你们,要做什么事去客房,我睡觉很沉的。”

    “你做我的秘书,生活秘书好不好?”

    “生活秘书?负责什么事?”黄静萍当了真。

    “简单点说,我的吃喝拉撒睡,都由你负责,”

    “那老板,我现在负责你的睡吧!”黄静萍枕在他胸前,脉脉含情的看着他,大胆的把手放在冯一平的肚子上,下面就是他的腰带和要害部位。

    这丫头,越来越大胆了,估计又是学哪部电影里的,冯一平“啪啪”在她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老板自己会睡,回房间!”

    这么大的声响,金翎肯定听得见,黄静萍脸红红的双手捂着屁股,低着头溜回了客房。

    入校近一个月以后,冯一平已经习惯了大学的生活。

    大学的生涯,确实比以前要轻松,老师留下的作业不多,而且,即使你把学费翻倍,也不会有老师在屁股后面追着你学习,想学不想学,都随你,全靠你自觉。

    难怪有好多大学生说大学生涯轻松,确实,平常都可以放羊,比如交女朋友什么的,只要考试前的那一个月紧张起来,头悬梁,锥刺股的学一个月就可以。

    其实,要真像冯一平计划的,两年或者年修完全部学分,其实真不简单,就说现在,像他这样,不是为了应付考试拿凭,真想学点东西,要掌握好老师教授的那些,课外不自习是做不到的,因为课程很多,而且每天都会学到新东西。

    另外,现在指望还像以前初高的时候一样,差不多把整本书背下来,那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课本上的不说,老师还经常列出一大串书单来,比如教授经济学原理的刘老师,刚刚就给他们开了一张书单,不多,本而已!

    其它的老师也都有,因为他们现在接受的专业知识还不太多,老师开的书单比较宽泛,不仅有专业方面的,也有人方面的,主要是让他们多一些积累,这些用来积累的书,除了都比较经典,也都比较厚实,不说吸收多少,就是大概翻一遍,也要花不少时间。

    其它的不说,他的背包重新换了一个,主要是因为现在的教材不少都是大部头,重的很。

    其它院系不清楚,他所在经管院的学习气氛不错,自觉自律的同学多,比如晚上的自习室,还是要抢位子。

    也有同学热衷的参与到各种协会活动,有些真的是热情的过了头,同时参加五个,冯一平猜想,这怕是报复性的,要把之前在初高时的苦日子给扳平。

    也有不少协会来找过他,怎么说也是一省的科状元嘛,不过他都兴趣不太大,参加这些协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锻炼学习以外的其它能力,以期毕业时,顺利的适应社会,他都在社会上打滚了那么多年,哪还用的着这个。

    当然,倾向性还是有的,学社来做工作的那个东北的学姐,盘儿靓条儿顺,看起来赏心悦目,他真觉得不错。

    他也有想法,要不要自己新建一个协会,引起教授们的注意,然后把他拉到一个研究所里去?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大一的学生,除了新建协会,不然不能担任协会会长,他现在真还没有加入一个协会,然后受同学约束的**,领导别人,那还是可以考虑。

    再者说,一个协会办的成功不成功,能拉来多少赞助很关键,有了赞助,才能举办更多高质量的活动,协会才会有更高的人气。

    不然你成员再优秀,但是囊羞涩,连茶话会这样形式的活动都办不起,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气人。

    而赞助这事,只要额度不太大,对他来说也不是大问题,都不用公司出,那么多供应商就在首都呢。

    不过,和高比,他和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主要的原因也不是多个朋友多条路。

    他坚持读名牌大学就个目的,一是爸妈的意愿,二是自身充电的需求,,院里的同学,怎么也都算得上是佼佼者,现在处处关系,将来说不定能拉几个到自己的公司作为助力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