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从车厢把折叠自行车拿下来装好后,黄静萍还抱着两本书在前面又是牵一下衣服,又是摸一下头发,叫她上车的时候,她还小声问,“我这样行吗?”

    她今天穿的是典型的校园风格的衣服,白体恤杉,蓝棒球外套,浅色牛仔裤,白色单鞋,胸前还挂了一根很长的粗链子,很养眼,很学生。↑,

    “就是太漂亮惹眼了些,上车吧,”

    “净说些好听的,”黄静萍笑着捶了他一下,跳上车后座。

    本来出门的时候,金翎也不知道出于什么阴暗的心理,一向看不惯他们秀恩爱,今天却怂恿着冯一平也要穿一套和黄静萍一模一样的来着,做情侣打扮,冯大叔坚决拒绝了,这个臣妾真的做不到。

    好在黄静萍总觉得蹭课就应该偷偷摸摸的,又是第一次,那样吸人眼球也不好,“下次再说吧!”

    黄静萍一手搂着冯一平的腰,看着周围那些车后座上的女生,有一丝丝的羡慕,真想这样和他一起再同窗几年。

    她在羡慕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羡慕她。

    虽然都是同样简单的穿着,但她看起来就是很精致,更顺眼一些。原因也很好理解,大体都相同的时候,就靠细节取胜,上学的这些女孩子,哪有那么多时间来打扮自己,比如头发,同样是随风飞扬,偏偏她的就那么黑那么亮。

    进教室的时候,黄静萍很忐忑,把冯一平的手抱的更紧,却不知这样亲密的动作反倒更惹眼,刚开学一个多月,大一的学生像他们这么做的不多。不是不敢,而是好多都还没找挽着的对象。

    教室里比高时热闹多了,有些在菜市场或者是养鸡场的感觉,好多坐在一起的男生都在瞟那些漂亮的女同学,同时还不忘留意着前后门的进来的女生。

    黄静萍有些小心翼翼的一进门,就让很多牲口眼前一亮。不过,不过看着她紧挽着的手,顿时大失所望,愤愤的想,又一颗好白菜被猪拱咯。

    冯一平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还尽量挑了周围同学衣服颜色和他们接近的坐在一块,因为黄静萍最担心的就是老师一会心血来潮的提问点到她。

    今天上的是写作课,授课的这个四十多岁的年大叔,不像以前学的语老师讲课那样。语调不急不缓的,他讲起来,很有激情,而且声情并茂的。

    黄静萍刚开始还有些紧张,后来就慢慢的放松下来,还和以前一样,认真的做笔记,只是一直到下课。左手还在桌子下面牢牢的抓着冯一平的手,这一幕。简直要虐哭旁边的几只单身汪。

    “怎么样,没事吧!以后你也不用跟着我,见哪有感兴趣的课就去上,一点事没有。”大一选课的余地很小,冯一平课表上的好多必修课,黄静萍都不感兴趣。

    “我不。我就要和你一起嘛!”他们是最后一个出教室,见左近没人,黄静萍摇着他的手撒起娇来。

    灰色的带有历史厚重感的走廊下,秋日午后清朗的阳光透过楼前的树木,照在她不施粉黛的脸上。分外动人,冯一平都想吻下去。

    “咳,”台阶下面,传来一声咳嗽,然后有人在说,“你这个时候咳什么,故意的是吧!”

    冯一平往下一看,韩贵亮和梁永高正追着陆青打,金宝笑嘻嘻看着,颜志达也在,今天居然很正式的穿了一套黄色的西装,还好没打领带,整了一下金丝眼镜,向他们两个笑着示意了一下。

    “都是我的室友,没事的,”冯一平拉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黄静萍,“走吧,”

    “一平你不够意思啊,早就叫你带弟妹过来一起吃个饭,你倒好,带她来学校都不通知我们,要不是贵亮看到了,今天不是又要错过?”金宝还是一脸的笑,“你好,我是金宝,”

    “你好,黄静萍,老大好!”黄静萍这时也落落大方和金宝打招呼。

    轮到最后的梁永高,这个黄静萍认识,“永高你好,”

    “嫂子好,嫂子你今天真漂亮!”

    黄静萍听了满脸的小,这两句话,她都喜欢听。

    老几位都来了,下午剩下的那节课,现在看来上不成,离吃饭时间还早,“去咖啡馆吧,”金宝提议。

    这个时间,咖啡馆里的人都不多,他们去的这家,留学生倒有好几个,一个黑哥们旁边,居然有个漂亮的妹子陪着,他娘的!

    “弟妹要喝点什么,吃点什么,随便点,”韩贵亮把菜单递给黄静萍。

    “对,都一家人,不用客气。”金宝说。

    “对,都一家人,弟兄们早说了,都准备好了见面礼,就等我带你来见他们呢,”冯一平顺着他们的说法往下说,“哦,糟了,来的时候忘了这茬,连包都没带,等下怎么拿?”

    这一说,让旁边的的几个有些小尴尬,“别闹,”黄静萍打了他一下,“大家别在意,他这个人啊,就是爱开玩笑。”

    “不会的,不会的,”

    “对了,弟妹是在哪个学校,什么时候把你寝室的那些同学都带来和我们联谊一次呗!”闲聊了一阵子,金宝被大家推出来提起这个话题,“你和一平是在一起,我们可都还没着落呢!”

    “老大,这个还真不现实,她在省里读了一年,因为我到首都来,就跟着过来了,同学还都在省里呢,”冯一平抢在黄静萍前面替她回答。

    没能读上大学,在这个校园里,黄静萍本来就有些小伤感,这个时候再让她自己说我没读大学,挺难为她,也很没面子。

    冯一平这样说也不是说谎,她是在省里,当然,是下面的市里的大专读了一年,不过这种场合,也不用说的那么细。

    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在她跟着冯一平走的这段上,为了男朋友,连自己的学业也不要的,他们是第一次见,“佩服,嫂子,我敬你!”梁永高端着咖啡喝了一大口。

    “难怪一平你不住校!”这是韩贵亮。

    “一平你真是好福气,竟然碰到了弟妹这么果决的女孩子,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待她,”金宝说。

    颜志达有些不相信,要么黄静萍的那个学校很一般,问,“你是在哪个……,”话没说完,脚就被旁边的金宝狠狠的踩了一下,金宝接着问,“那弟妹现在在首都干什么?”

    “没做什么,这两个月先考驾照,”

    “要帮忙吗?我家和公安局也有些关系,”说这话的当然还是颜志达。

    “谢谢,不过这个还是自己考的好,也没问题的,平时一平就经常让我用他的车练手,我现在其实能上路,就是不熟练。”不就是秀优越吗,这个女孩子擅长。

    “哦,老五你已经有驾照了?”

    “五哥你已经买车了,开来了吗?”

    “老大,现在这么早,不如让一平带我们去兜风吧,”颜志达笑眯眯的说,按他估计,冯一平了不起也就是买了辆夏利或者面包车之类的,说不定还是二手货,也说不定是八手的。

    “你看呢老五?”

    “没问题!”

    到了停车场,颜志达首先就把那些旧的,差的扫了一遍,心里大概有了底。

    他跟在冯一平后面,冯一平带着他们走过了那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那辆银色的厢夏利旁也没停,那辆老式的吉普也不是,那辆奥迪,当然不可能是,果然,冯一平径直越过了奥迪,还朝前走?难道是那辆绿色的富康?

    冯一平果然在那停了下来,大家都和颜志达一样,以为就是这辆,“富康其实也不错的,年前,我爸的也是富康,刚刚才换成奥迪,”颜志达貌似夸奖的说了一句。

    “对,富康不错,奥迪更好,在我们那,也就是市长能坐奥迪,”冯一平忙着把自行车折叠起来,附和了一句,然后却打开了富康旁边那辆大家都自动忽略的,一看就是高档车的后厢,“后排只能坐四个,你们看要不要让一个人坐在这,这其实也挺宽敞的。”

    五个人都傻了眼,就看漆,看接缝,这辆车是停车场上最好的吧!

    颜志达更甚,嘴巴张的大大的,这是什么型号的车他们不清楚,不过后厢上那个叉戟的商标他们都认识,现在国内的奔驰车可都不便宜。

    “五哥,你真牛!”梁永高跑过来,扒着冯一平的肩膀,“先商量一下,以后我要是有女朋友的时候,一定开车带我去接她,好不好?”

    大家显然都知道这是泡妞的利器,一个个的跟冯一平先预订,然后争先恐后的挤上后排,只有颜志达讪讪的留在后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