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伤心人

 热门推荐:
    金翎端着那杯葡萄糖走到楼上,看到冯一平的房间里已经铺上了那大红的一套,一时有些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看样子,他们是原本准备今天要把关系更进一步的,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黄静萍在她自己房间里,这时正把头埋在王金菊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冯一平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才让这个平时总是一脸恬静笑容的女孩子伤心成这个样子呢?

    王金菊就像一个哄小孩子的母亲一样,轻轻的拍着黄静萍的后背,“哭吧,不管遇到什么事,哭出来总舒服点,”

    黄静萍现在不像刚见到王金菊的时候哭的那么大声,嘤嘤的,还抽抽噎噎的,眼见一时可能还停不下来,王金菊和金翎相对苦笑,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

    一个轻轻的抬起她的头,一个把那杯水递到她嘴边,“先喝口水,好不好?”

    难怪冯一平要她们买葡萄糖呢,就这么一会的工夫,王金菊的胸前的衣服就被黄静萍的眼泪打湿了一大块。

    黄静萍软软的靠着王金菊,懵懵懂懂的抬起头,就这大半天的工夫,她和早上她们走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

    眼睛好像没有焦点一样,哭的红红的,脸色却哑白,一些头发还黏在脸上,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金翎见了也觉得心痛。

    王金菊小心的用毛巾帮她擦干净脸上的泪痕,顺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先喝口水,“金翎举着杯子说。

    也真是渴了,黄静萍抽抽噎噎着,咕咕咚咚的把那一杯水喝完。这才注意拿着水杯的是金翎,想挤个笑出来打招呼,却又差点哭起来,最后只是木木的朝她点了点头。

    “不用招呼我,你先躺会吧!”

    黄静萍闭着眼睛靠在床头,“好了。先躺一会,”王金菊扶着她躺下去,她顺从的侧身躺下,依然拉着王金菊的一只手,没有再哭,身子却还一抽一抽的。

    等了一会,看她安静了下来,金翎才坐过去,在她身上拍了几下。“平缓点了吗?究竟出了什么事,先跟姐说,要是他欺负了你,我帮你收拾他,”

    “对,早上走的时候你们还好好的,究竟出了什么事,说出来我们帮你参谋参谋。想想办法,”王金菊说。

    听她们这么一问。黄静萍的眼泪又有要泛滥的趋势,吓得她们两个连忙说,“不说了,你先休息一会,”

    黄静萍这会好像也没有行动能力,还是王金菊帮她脱掉外面的衣服。再帮她盖上被子,金翎想了想,过去轻轻的拉上窗帘,这时黄静萍弱弱的说出了她们来后的第一句话,“他在下面吗?”

    “在。要我把他叫上来吗?”

    “不要!”

    “那好,我叫他走,好不好?”

    黄静萍不说话,金翎叹了口气,走到楼梯口,冯一平还坐在楼梯那,听见脚步声,抬头望着她。

    金翎叹了一口气,搂着他的肩膀,挨着他坐下来,“我要问发生了什么事,你肯定不会说,那你今晚还是先去我那住吧,有你在这,估计有些话静萍也不好意思说,另外,公司要是有什么急事,你得去坐镇,要不这两天就暂时不要去学校吧,”她把自己家钥匙递给冯一平。

    “那这边?”

    “放心,我会照顾好的,你不在,估计今天晚上她就会把话说出来,不管受了什么委屈,说出来心里就会好受点,以我对静萍的了解,她不是个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事的,”

    那是你不知道这次是因为什么事!不过金翎说的有理,只有他不在,黄静萍才有可能和她们两个说说女孩子之间的私房话。

    “那拜托了金姐!一定要照顾好她。”

    “对了,你还是开我的车吧,确实不行,我拉她出去转转,散散心。”

    “厨房里菜都有,要是你们晚上不想做饭,给我打电话,要吃什么我送过来。”

    “这些小事你不用担心,走吧,你路上也小心点,我看你状态也不大好,现在什么也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先去我那睡一觉。”

    “记得多给她喝水,”

    “知道了,我比你会照顾人。”

    把自己丢在金翎家的沙发上,冯一平也有些头痛,和张彦的点点滴滴,和黄静萍的点点滴滴,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转,他真分不出孰轻孰重,只知道这两个都有份量,放弃哪一个他都做不到。

    说今天的这些话,其实他早就有了这个打算,在香港的那些日子,他就忍得很辛苦,搬到新家后,他真的不想再忍,再克制。

    他想和黄静萍尽快走那最后的一步,但是,在和黄静萍的关系突破之前,他这些话不想瞒着,因为既然心里一直放不下张彦,那这件事最后肯定也瞒不住。

    这不是你出去应酬的时候,ktv里作陪的小姐在你衬衫领子上留下个口红印,或者是在外出差的时候,半夜睡不着,最后接起了反复打进房间的电话那样的事。

    你偶尔顺手采了一次路边的野花,和你一起生活的人有可能察觉不出来,但是你心里还装着另一个人,你的另一半不可能不会察觉。

    虽然不管怎么说,不专一还是不专一,也不是说了这些话,就显得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不过冯一平总觉得,这些话,在脱掉衣服之前说,比在提起裤子之后说要好。

    这是他的底线。

    老实说,他是两个都不想放手,但是该怎么做,他真的没有这样的经验,他只知道一条,至少,不要伤害她们,不要让她们两个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在黄静萍面前瞒着张彦,在张彦面前瞒着黄静萍。然后把该做的事都做了,这样的事,他做不到,也做不出。

    如果黄静萍真的接受不了,那还是维持现在的关系吧,将来再慢慢想办法。

    他也算是比较传统的人。如果是单纯的寻欢作乐,逢场作戏,那倒无所谓,可要是和一个你想一生厮守的人来说,那又不一样,有些事做了,和没做,区别很大。

    心里的这些事,他想黄静萍之前大概也有所察觉。女孩子在这方面,天生就敏感。

    当然,在说之前,他就想得到黄静萍心里肯定会不好受,可是他没想到,黄静萍竟然伤心成那个样子!

    他坐起来给金翎打了个电话,“现在怎么样?”

    “她总算睡着了,没事。你放心吧!”

    冯一平怎么放心得下来,站起来在客厅里绕圈子。给肖志杰王昌宁打电话?给爸妈打电话?给小舅和姐姐打电话?

    不,他早就已经过了遇事就向人诉说的阶段,况且这样的事,其它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他只是感觉家里呆不住,不想一个人,还是去学校吧。大家也都快下课了,他现在突然有很想喝酒的感觉。

    金翎挂掉电话,朝坐在床边的王金菊招招手,王金菊蹑手蹑脚的走出来,“金总。”

    金翎带着她往阳台上走,“你和静萍关系很好?”

    “我们是初的同学,以前无话不谈,”

    “难怪静萍这么信任你!对了,你这次从省里调到首都来,是一平跟我提的,我看了,你在市里的那家店,做的很不错,基础很好,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要知道首都这边,现在一切都还是从零开始。”

    “不是我要求的,”王金菊看了看里面,确定黄静萍没醒,这才说道,“开学之前,一平就瞒着静萍给我打电话,叫我国庆后来这边上个把月的班,我现在想,他肯定早就预见了今天的这种情况。”

    金翎点点头,这才对嘛,这才是她心目那个算无遗策的冯一平,预先把静萍的闺蜜调了过来,让她不至于伤心的时候,连个倾诉的人也没有,那这样说,是不是这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应该都会没事?

    冯一平开着金翎的来到学校,一路又吸引了不少目光,没辙,跑车这玩意,虽然在当前国汽车还没普及的情况下,不太适用,但吸睛能力却是一等一的。

    要是搁在平日,他说不定还会和那些漂亮的女同学逗几句,今天却完全没有这个兴致,他也不想走路,第一次直接把车开到宿舍楼下。

    开到宿舍楼下的豪车不是没有,但是每一辆进来,都会引起大家的关注,冯一平现在也不一样,楼上都有不少脑袋探出来,他听到上面有人说,“我去,跑车哎!”

    冯一平现在没什么劲,不想上楼,刚好看到韩贵亮和两个女孩子边聊边走的朝这边来,他叫了一声,“老,”

    看着冯一平坐在这样一辆精致的流线型车上,韩贵亮瞪大了眼睛,“老五,你又换车了,这也太牛了吧!”他快步走过来,手搭在车上,又摸又瞅,“这车真漂亮!”

    “贵亮,这是你同学吗?”后面的两个女孩子跟过来。

    “这是我们宿舍的老五,一平,这两个是我同学,”感觉韩贵亮现在和女同学说话,腰杆都比刚才直了些。

    “你们好,”冯一平也没有细打量,跟那两个女孩子打了声招呼,“老,老大他们都在吗?”

    “在,其它的几个应该都在,老四在上课,不过也下课了,应该一会就到。”

    “那能不能麻烦你上去叫一下,我请大家吃饭,对了,你这两位同学也一起吧!”

    韩贵亮这时也看出来,冯一平脸色有些不大好,“那你等等啊!”

    他还没上楼,梁永高就一边穿外套,一边跑下来,“五哥,真是你啊!”他打开车门,麻利的溜到副驾上,“五哥,你这车老有派啦!”

    不用韩贵亮上去,金宝和颜志达也下来了,冯一平不好再大剌剌的坐在车里,他扶着车门站起来,“老大,我请大家吃饭。就南门外的那家川菜馆,麻烦你给老四留个话吧,叫他下课后也赶过来。”

    金宝的注意力现在也集在车上,他打开车门,像拎小鸡仔一样把梁永高拎出去,“让我也感受感受!”

    韩贵亮说。“我上去留条,”蹬蹬的朝楼上跑。

    颜志达抱着手,笑眯眯的在旁边问,“老五,你这车是谁的?”

    “我姐姐的,”

    “姐姐,呵呵,不会是干姐姐吧,”他还是笑。只是这笑看起来别有深意。

    “颜志达,”冯一平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今天你要是想找不自在,我奉陪!”

    现在只说这样的话,他觉得已经很克制,你他妈不就是一直要找虐吗,老子今天就成全你!

    金宝这时才觉得气氛不对。特别是冯一平现在的神情,有些吓人。

    以前说这些怪话酸话的时候。冯一平都不太理睬,但是现在,颜志达看着冯一平那冷冰冰的眼神,有些害怕,有些慌,不敢和他对视。把头偏向旁边,但兀自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梁永高拉住了他,“二哥。”

    “好了老二,你就少说两句,不说怪话会死吗?”金宝把梁永高塞进车里,对冯一平说,“你们两个先走吧,我们一会就到。”

    等冯一平走了,金宝对一边还有些气愤的颜志达说,“老二,我不是说你,你平时说这些也就算了,你今天没看出来老五心里有事吗?你不帮着宽解也就罢了,还说这样的话,是兄弟所为吗?从开学以来,一平没招你没惹你吧,他平时不跟你计较,不是代表着会一直不跟你计较,你好好想想吧!”

    韩贵亮这时已经下楼,站在两个女同学身边,看着颜志达摇头,要说最看不惯颜志达的,就是他,仗着自己是首都的户口,也不知道他老子究竟当的是什么官,净喜欢充大个。

    颜志达的心思,没人猜得到,对,冯一平是没有主动招惹过他,可是,冯一平总是很容易就抢走了好多原本属于他的风头,还有现在大家都从其他人嘴里知道了冯一平是他们省的科状元,在学习上又压了颜志达一头,这就是往死里招惹了他。

    不就是有两个不知道怎么来的臭钱的乡巴佬吗?不就是一个省的科状元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金宝他们到了没一会,陆青也骑车赶到,桌上这时已经摆了一大桌子菜,旁边还放着啤酒和白酒,当然,颜志达又没来,不过,也没人在意就是。

    冯一平倒了满满一杯啤酒,“来,今天特别荣幸的请到了哥的两位美女同学,还有兄弟几个,没什么事,就是聚一聚,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先碰一个吧!”

    大家都知道冯一平心里有事,不过,这一两个月下来,也都知道他脾气,他不想说的,你问也问不出来,也就懒得费那个事,先陪他吃好喝好吧。

    冯一平喝了四瓶,还想喝的时候,金宝按住了他的杯子,“老五,差不多了,吃点饭垫垫肚子,”

    “就是,都够了,老板,上饭,”梁永高站在包厢门口,对服务员喊。

    虽然学校那么多食堂,也有不少味道不错的菜品,可僧多粥少,不是每次都吃得到,这顿饭,大家吃的都很开心,时间也不短,等到金宝扶着冯一平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十点。

    冯一平抽出一张卡甩给金宝,“今天不回宿舍了,我请大家唱歌,住酒店,”

    金宝看着自己一行人身上酒气冲天的,住外面也好。

    不过,等到在酒店开好房以后,别说去唱歌,冯一平已经困得不行,“老五,你陪着老和他的同学去唱歌吧,我先把老四送到房间,”

    “不用老大,也不早了,都一起上去吧,”韩贵亮说。

    “那也行,”

    看着冯一平睡着了还面带愁容,这究竟是遇上了什么事呢,会愁成这个样子。

    金宝从冯一平口袋里摸出他手机,翻到黄静萍的号码,拨了过去,响了一会,那边有人接起来,不过听声音不像是黄静萍的,“你是?”

    “我是他姐姐,”

    “姐姐你好,一平晚上喝多了些,回不了家,我们现在陪他在酒店,你们不用担心。”

    金翎问了地址,“好的,晚上麻烦你,我明早来接他。”

    半夜,冯一平醒了,感觉口干舌燥的,床头灯亮着,另一边的床上,金宝脸朝这边睡的正香,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他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是二十分钟前黄静萍发来的,“我抢占了她在你心里的位置吗?”

    “不是,你原本就在我心里有一块位置。”

    这也是实话,作为他暗恋的第一个女孩子,作为他原来喜欢上的第一个异性,黄静萍一直就在他心里有一块位置,即使他成家以后也是如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