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金翎就明白,黄静萍这边,大问题没有,只是冯一平直白的说不管怎么样,他心里将来都会有另一个人,哪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有些不得劲。@,

    好多女孩子,都会把不管是书里看到的,还是电视里看到的,还是传说里传说的那些爱情故事,最出彩的那部分,添加到自己对爱情的期望。

    黄静萍也一样,虽然她早就知道冯一平心里一直还有另一个人,但是,她总是希望自己追求和守候的这份爱情,能是最完美的。

    “我这番话也不是劝你,我就跟你分析一下,没有倾向性,你听听就好,”

    “金姐你说,”

    “我先问你,一平长的称不上十分帅气,但总是拔尖的吧,”

    王金菊点头,黄静萍也没否认,虽然细究起来,冯一平眼睛不大鼻子不小,但是综合起来看,还真是挺帅的,特别是他穿正装的时候,去年元旦的那次,冯一平一身的正装,当时不止是她,方颍芝也不说,就连小晴和小苏,也都看直了眼。

    “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也是拔尖的吧,虽然学校里的成绩,并不能决定他走上社会以后的成就,但这至少意味着他在这一段时期里,比周围的大多数人要优秀,是吧,”

    这个当然更不用说,冯一平现在不仅是他们梁家河的骄傲,也是市一的骄傲。

    “他能力好吧,和他同年的人,放眼世界,还有一个能在现在单靠自己积累这么多财富的吗?”

    王金菊有些迟疑,黄静萍毫不犹豫的点头,只有她才知道冯一平的全部身家。

    “他对家里人好吧。”

    当然好,初的时候,冯一平就说了,他是为钱写的小说,要帮着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

    “他对朋友好吧,”

    “他脾气好吧。”

    “他有社会公德吧,”

    …………

    金翎问了一大串,黄静萍和王金菊愣是挑不出一个不好的来。

    “最后,你们也都走上社会好几年,见过不少的人,经过不少的事,你们见过多少像他这么有钱的年轻人,能和他一样洁身自好的?能有几个能面对你这样的女孩子还克制得住的?能有几个像他这样还能安心求学的?能有几个像他这样还没事总是呆在家里,不去外面花天酒地的……?”

    是。他不抽烟不嗜酒,没事就在家里学习,处理工作上的事,还帮着做家务,唯一去过的娱乐场所,好像就只有ktv,还是有次数的。

    至于克制,他真的很克制。现在正是一个浮躁的时代,黄静萍自己也不止一次在不同地方。见到过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怀里搂着一个足够做他女儿的妙龄女郎招摇过市,真的论起来,那些人里,比冯一平还有钱的,怕是少之又少。

    听金翎说了这么多。王金菊虽然没那个心思,但是也承认,冯一平比自家的冯确实优秀很多,虽然优秀的并不一定就适合自己,但是。如果知道了这些之后,还能从头再来的话,我会怎么做呢?然后她不敢想这个问题。

    “虽然我们找相爱的人,主要不是要看条件,首先要有感觉,要能两情相悦,但在这两个的基础上,如果各方面的条件也好,那不是更完美?你说是不是?”

    是,黄静萍初喜欢上冯一平的时候,压根就没考虑他以后能赚多少钱,丢掉工作去市里找他,也不是冲他的钱,可是,冯一平财力这么充裕,不是更好?

    “我最后就问你一句,就算你能放下一平,你能保证之后能再找到一个能更让你动心,各方面更出色的人吗?”

    这个,怕真是不能!

    “所以,你好好想想吧,他是不是值得你托付青春和终生?错过之后,你会不会追悔莫及?不要像我,现在回首过去,才发现青春都喂了狗!”金翎一仰脖,把杯酒一饮而尽。

    她这话里包含着不少信息,可是黄静萍现在这个时候没空留意,王金菊倒是听出来了,不少人都奇怪金总为什么现在还是一个人,不过她不敢问。

    如果冯一平听到了这话,肯定会觉得他想的果然没有错。

    果然每一个清冷落寞的女人背后,肯定都有一个开始热烈,但最后烧成灰烬,然后那些灰烬和心一起飘散在风的故事。

    个人各怀心事,一时就只有电视的声音和面前锅里嘟嘟的响声,直到黄静萍的手机想起来。

    她一看,是冯一平的,马上就想按下通话键,可有些迟疑,她现在想明白了一点,虽然冯一平清楚明白的告诉了自己,心里始终会有另外一个人,可是可悲的是,自己居然还是爱着他?这种无力的感觉,她很不喜欢。

    手机固执的响着,黄静萍只是静静的看着,金翎叹了一口气,这个弯,果然不是这么容易转过来,她伸手接过了电话,电话里却是一个她不熟悉的声音,“我是他姐姐,好的,麻烦你,我明早来接他,”

    “他怎么了?”黄静萍抓着金翎的手,冯一平可是好少这么晚还一个人在外面的,听了金翎的话,黄静萍也顾不得想那些有的没的,关切的问。

    “没事,”金翎笑着拍了拍黄静萍的手,“他请同学喝酒,结果喝大了,晚上住在酒店,他出这样的情况也是第一次吧,”

    黄静萍有些羞赧,又有些高兴的点了点头,要是她今天伤心的一塌糊涂,冯一平还跟没事人一样,那她就会觉得,自己也许在冯一平心没有那么重要,他或许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珍惜自己?

    当然,她心里其实也清楚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但是,你不要想着跟女孩子讲道理。

    “那今晚?”黄静萍看着金翎说。

    “放心吧,你还不相信他的能力?他做这事之前会没想过可能出现什么情况?今晚他和同学住在一起,出不了什么事,再说,他一个大男人,就是喝醉了,还能有人把他怎么样吗?我明天一早就去接他。”

    晚上,个人都住在二楼,因为还有些不放心,王金菊还是陪着黄静萍睡,金翎就睡在隔壁,她们两个都担心了大半天,现在都放松下来,上床没一会,王金菊就睡着了。

    而黄静萍白天闹了那么大一通,又睡了那么长时间,再想着对面冯一平的房间空空的,总是有些放不下心来,还有晚上金翎和王金菊说的那些话,也一直在她心头回荡,思潮起伏之间,她难得的失眠了。

    可气的是,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想到的都是冯一平!

    捱到快一点的时候,她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焦急的等了十多分钟没有回音,这才想起冯一平醉了,这会估计睡的不省人事呢,谁知道没几分钟之后,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她迫不及待的拿起来看,一个不小心,手机摔倒了地板上,这个动静有点大,王金菊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事,手机不小心掉在地上,你睡吧,”

    她捡起来一看,上面也只有几个字,“不是,你原本就在我心里有一块位置。”

    她霎时就又有些想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