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翎把车停在酒店门口,下也不下,就坐在车上,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看着冯一平他们一行人从旋转门里鱼贯而出。

    在她冷冷的注视下,冯一平旁边的金宝这时也笑不起来,小声问,“这是你姐?”

    金翎打开副驾这边的们,冯一平乖乖的跳上去,还好,临走前,金翎挤了个很职业的笑容出来,对金宝和韩贵亮说,“昨天谢谢你们!”

    “应该的!”

    看着车一溜烟的远去,韩贵亮的那两个女同学眼睛里冒星星,“这个姐姐气场好强!”

    到了学校的南门,找到昨天停在那里的车,冯一平对金翎说,“金姐,昨天谢谢啊!”

    金翎要下去开自己的车,“千万别谢,你这个奇葩,以后少弄出点这样的麻烦事来就好,”她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你说你这么做,是坦诚还是愚蠢?一个都还没搞定,还想踏两只船?”

    “那看来你是很有经验的,可不可以教教我?”

    “教你个头,马上回家,好好安慰安慰她,我看得出来,静萍还是一心一意的喜欢你的,所以她肯定也要求你一心一意的对她,这个弯可能一时转不过来,但只要水磨功夫做足了,那就不是问题。”

    “恩,我知道,”

    下车前,金翎有些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会,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本来想拍头的,冯一平避开了,有些没头没脑的对他说了一句,“还是比那些伪君子强,好好保持!”

    等她走了,冯一平才想明白。这也算是夸他吧,另外,金翎肯定是遇到过一个伪君子。

    他火急火燎的开车回家,有些忐忑的打开门,心想,静萍会和我冷战吗?

    客厅没人。难道还在楼上?

    “回来啦!”黄静萍穿着围裙走到厨房门口招呼了他一声,“还没吃早饭吧,已经准备好了。”

    冯一平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她,“对不起!”

    黄静萍僵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抱着冯一平,“没事,好了,快点吃饭吧!”

    冯一平把头埋在她头发里。闻着那熟悉的香气,“我离不开你!”

    除了昨天的那句我爱你,这是冯一平跟黄静萍说的第一句肉麻的话。

    黄静萍听了,心里一软,暗叹一声,我不是也离不开你吗?

    早饭过后,一切照旧,好像昨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只不过冯一平上楼洗澡的时候,发现大红的那套已经收起来了。又换上了原来的那一套,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还是得洗冷水澡啊!

    家里的冰箱又空了,他们俩和往常一样,去会所里的商业心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这一路。黄静萍还是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的,只不过,有时候,她会突然的沉默下来。

    这也是昨天的后遗症之一。

    昨天晚上。其实他们两个都没睡好,午饭后,黄静萍先回房间睡觉,冯一平在书房里看了会书,处理了几个件,也熬不住,悄悄去黄静萍房间里看了看,她睡的很香,心里松了一口气,能吃能睡就还好。

    他都睡下了,想了想,又起来把房门敞开,这样那边有什么动静,他也马上觉察得到。

    所以他这觉也睡得不踏实,估计也没睡多久,他就醒来了,发现怀里多了一个人,黄静萍像往常一样,偎着他睡的很香,这么近的看过去,她眼睛还有些红肿。

    冯一平低下头,从她的额头一路吻下去,直到她有些干燥的唇上,还没醒过神来的黄静萍轻哼了一声,然后双手熟练的搭在他腰上,回应起来,就那样闭着眼睛,半梦半醒的,还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

    冯一平的这个吻很热烈,最终把黄静萍给憋醒了,她睁开眼,懵懵懂懂的看着冯一平,两个人的唇间,还牵着一根晶莹的丝线。

    这个画面很诱惑,冯一平又凑了过去,黄静萍习惯性的迎合过来,当冯一平又擒住她舌头的时候,她终于清醒过来,挣开了,“别,我还没刷牙呢!”

    这当然是托辞,不过冯一平能理解,改为抱着她,这个黄静萍不反对,“我们这两天出去走走好不好,去海边,或者去坝上草原,或者去西安?”

    “你不上学吗?”

    “缺几天课没关系,能补回来,”

    “别,我知道大一挺关键的,我们平时时间也很多,不用非得在这几天。”

    还是一如既往的为冯一平着想。

    金翎回到公司没一会,有人敲门,她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进来,”

    “金总,”方颍芝走进来,“这是市场部筛选的一些分店候选地点,请您批示。”

    “先放这,午饭前给你们答复,”她的桌上,已经堆了十几份待批的件。

    “对了,金总,一平他们没事吧,我看您昨天走的挺急的,”

    “没事,小两口闹了点矛盾而已。”金翎没有多想,顺口说了出来。

    “那您忙!”方颍芝轻轻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这是个机会吗?

    这事过去后第天的下午,冯一平刚下数学课,就接到王金菊的电话,“一平,你们这边没什么事了吧,那我想这一两天就回去,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在店里等着,我过来接你去家里吃饭,”

    黄静萍听了这个消息,有点舍不得,“就要回去了吗?不能等几天,我月底也要回去考试。”她的会计从业资格考试就在月底。

    冯一平笑着说,“算了,你也别为难她,冯估计在市里都已经望眼欲穿了,再等下去,没准都成了望妻石。”

    “哪里是你说的那样,我是听说,我不在的这一个多月,店里的销售没什么增长,那这样到年底不是拿不到你给我的红包吗?”

    “对,你绝对是为了工作,肯定不是为了冯,”

    笑了一阵,冯一平问她,“这个问题也许有些私密,作为同学和朋友,我还是想问问,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王金菊想了一会,“冯的打算是,这两年,我们存点钱,按你说的,在市里买套房子,”

    “这个想法不错,现在买房子,绝对划算,”看来自己不遗余力的鼓吹,还是影响了一部分人,“对了,有没有想过在省里买?比较起来,省里总比市里要更好些,”

    “这个,我要回去和他商量商量,”王金菊他们之前还真没这样想过,省城的房价,比市里又要高出一大截来,超出他们的预算好多。

    “你回去也跟冯说说,在厂里的收入是固定的,看他有没有信心去做销售,我们的产品目前都很有竞争优势,销售如果做的好,收入比在生产一线肯定高,只是,销售对综合素质的要求要高,而且前提是他一定要能通过公司的培训和测试。”

    冯一平不会主动说借钱或者在省里帮他们买房子之类的话,王金菊和冯,在原本的记忆里,初毕业后就接触的很少,并不了解他们两个,升米恩斗米仇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但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一个也在他们能力范围内,但收入更高的工作,还是可以的。

    “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替他答应你。”王金菊很高兴。

    “也不是做销售就一定有高收入,要是业绩不佳,绩效工资也不会高,而且跑销售,出差肯定多,你不在意吗?”

    “我们可以的!”王金菊斩钉截铁的说。

    “不早了,睡吧,”黄静萍走进书房,给冯一平送来一杯牛奶。

    “好的,”冯一平伸了一个懒腰“金菊睡下了?”

    “恩,对了一平,我想后天和金菊一起回去,”

    冯一平差点被牛奶给呛到,起来拉住她的手,“为什么?你的考试不是要到月底吗?”

    黄静萍低着头不看他,“我想回去看看爸妈,大半年不见,我挺想他们的,”她抬起头,主动抱着冯一平“放心,考试结束,我马上就会回来。”

    这事拦也拦不住,她总是要回省里考试,和王金菊一起回去也好。

    冯一平也知道,她还是想能一个人呆几天,静静的想一想,那也好,有些弯,还是要自己想通了才能转过来。

    …………

    随着汽笛“呜”的一声鸣响,列车慢慢启动,卧铺车厢里,黄静萍趴在车窗上向后看着,看着月台上的冯一平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终于看不见,马上回到下铺脸朝里躺着。

    “怎么,这就舍不得了?”王金菊和她开玩笑,她也无动于衷。

    王金菊叹了口气,坐到到她旁边,拍了拍她的手,“好好睡吧,我就在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