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冯一平站在偌大的厨房里,看着锃亮的各式厨具,却没有了下厨的**,连碗面也不想煮。●⌒,

    黄静萍一走,他两辈子住的最好的一套房子,刚住进来热闹了不到一个星期,就马上变得冷冷清清的。

    叹了一口气,他关掉了灯,想想又打开了,驱车去小区会所吃饭。

    回来的时候,看着房间里亮着的灯,他却有些不愿意下车,有人守候着的灯,和没人空开着的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每次回来都有人在家里等着,每餐饭都有人端上桌来,每天晚上都有个人在温暖的灯光下等着自己,那才是家的感觉,现在那个人不在,眼前的这幢从里到外都很豪华的房子,只是房子。

    接下来的几天,冯一平又像刚开学的那会一样,一节课不缺,只是晚上没有上自习,下午一下课就走了,也不是回家,而是赶到公司。

    于是这两天公司的员工最勤快,因为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也呆在金总的办公室办公,而且看起来心情不怎么美丽,前几次来的时候,都很和蔼,这两天,不管对谁,脸上一点笑颜色都没有。

    方颍芝也感觉到了这个变化,在公司里,她好几次笑着跟冯一平打招呼,结果冯一平不要说笑,连一个字都不说,只冷冷的向她点点头,让方颍芝第一次对冯一平有了些惧怕的感觉。

    “我总觉得这个方案不够大气,一平你看看,”金翎递给冯一平一个件夹,这是有佳便利网站的设计方案,当然是由智通公司承揽。

    洪浩然回国这些年。已经成功的抹掉了洋墨水的影响,做出来的这个网站在冯一平看来很土,和这个时候大多数企业的网站高度一致,先也是以公司办公楼为背景的企业介绍,主打产品,然后是新闻。网点分布,联系方式等,和后来一些网络公司几百块做出来的那种网站没什么两样。

    冯一平只看了几眼,就立马下了论调,“这个肯定不行,叫他推到重来吧,第一眼看到的应该是近期正在进行的各项活动,然后是我们主打商品的介绍,企业介绍放在最后也没关系。新闻那一栏完全可以去掉,我们现在能有多少新闻?还有,叫洪浩然做得简洁些,小零碎太多,反而显得不上档次,不要学国内的这些网站,向国外那些大企业的网站看齐。”

    看出问题和提出意见,看似差别不大。其实间隔着一条鸿沟,金翎看着说了这么一番后毫不在意的继续处理件的冯一平。有些小感概,“就没有你不懂的吗?”

    “没办法,太优秀了,想低调也低调不来。”冯一平恬不知耻的自吹自擂。

    “哦,我看到天上有牛在飞,”和冯一平接触久了。连金翎也习惯说这些后来的俏皮话。

    批了最后的一份关于优秀员工评比办法的件,冯一平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一看时间,已经点,外面的办公室还有不少人在工作。不知道其有多少是在作秀的。

    “金姐,今天晚上我去你家吧!”冯一平开启了调戏模式。

    “滚,”金翎头一个不抬的回了他一个字。

    “那你来我家吧!”

    “滚!”没办法,学素养不高的人,连拒绝人都找不到两个不同的词。

    “不过,你要是想请我吃饭,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面子。”按冯一平的意见,金翎写好了给洪浩然的邮件,也准备下班,“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家新开的德州牛扒馆,我去过一次,味道很正宗,你要是想去,我可以赏脸陪你。”

    “aa,”

    “那算了,”金翎脸一沉,“我在美国的时候,就没跟人aa过,”

    “那今天我请,明天你请,”

    “你两次,我一次,”金翎坚持,不知道为什么,冯一平一小气,她就加倍小气,而且觉得这样很有成就感。

    坐在小隔间里的方颍芝看着金翎和冯一平拎着包斗着嘴朝外走,她想过去打招呼,谁知那两个看都没看这边一眼,唉,她叹了一口气,也准备下班,隔壁的小吴连忙跟上来,“颍芝,回宿舍吗?一起吃饭吧!”

    “不好意思,我和几个朋友约了晚上逛街,”公司类似小吴这样对她感兴趣的男同事不少,但方颍芝没有给过一个人好脸色。

    早上,冯一平又在酒店里醒来,昨天晚上和金翎吃了一顿她很赞赏,冯一平没觉得什么好的牛排后,又去看了场电影,然后他懒得回家,干脆还是在学校附近开了间房。

    懒洋洋的拿起手机一看,没有短信,唉!

    他卡着时间,趁下课的时候,给张秋玲打一个电话,“你好老同学,最近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老样子呗,你呢,大学生活适应了吗?有没有欺负我们静萍?我警告你啊,大学同学再漂亮,弱水千,你也只能取一瓢饮,静萍对你那么好,你可不能辜负了她。”

    不愧是当老师的,这教训人估计都成了本能。

    不过张秋玲这么一说,冯一平马上轻松了下来,看来黄静萍没有找她诉苦,黄静萍也没有回到爸妈家里,那她这些天在哪,冯一平一猜就猜出来了。

    “金姐,这几天有个大作业,我要在图书馆查很多资料,就不来公司了,其它公司发过来的纸质件,你也帮我先留着,等我有空了再来处理。”

    “好吧,没事,要是一个人吃饭没意思,给我打电话。”金翎在电话里说。

    “知道,下次可就轮到你请了啊!”

    航班没有后来那么多,冯一平打电话只订到了第二天的票,于是他瞒着所有人,第二天午就赶到了省城。

    自然是没车接他,现在机场也没有租车服务。还是老实排队买机场大巴的票吧。

    他跟在长长的队伍里慢慢的蠕动着,突然肩上被人拍了一下,“嗨,一平!”他吓了一跳,有这么巧吗,这也能碰到熟人?

    他回头一看。果然是熟人,“是你啊!”

    穿着一件米色风衣的郑佳怡笑嘻嘻的站在他身后,算起来也快一年不见,感觉她更亭亭玉立了些,而且整个人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知性的气息。

    虽然没见面,不过电话倒是经常通,有郑佳怡打给他的,他也主动打给了郑佳怡好几次。毕竟方市长这张虎皮,在市里还是很好用,该维系还是要维系。

    “你怎么在这?”两个人差不多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我刚好送一个同学出国,你呢,怎么不让家里或者公司来人接你?”

    “私人行程,你懂的吧!”

    “那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市里。”这样免费的车哪有不坐之理?

    “私人行程,你不会是瞒着你家里和学校。偷偷逃课准备做什么坏事吧!”在去停车场的路上,郑佳怡问他。

    “开玩笑。你看长得像我这样一身正气的人,能和坏事联系起来吗?你那同学是出国留学吧,你呢,有没有这个打算?”冯一平熟练的岔开话题。

    “我在现在的学校就呆的不错,也没有读研究生或者博士的想法,也懒得出去。”郑佳怡还是开那辆甲壳虫。

    “你这样想是对的,如果拿到了那些名牌大学的奖学金,倒是可以去,只是为了镀金的话,完全没必要。特别是你,已经是24k的,哪还用的着镀什么金?”

    “呵呵,”郑佳怡娇笑,“在学的时候,怎么没发觉你这么油嘴滑舌呢?”

    “我倒是想来着,奈何你当时不给我机会啊,整天拉着个脸,就像谁借了你新鲜谷子,结果还给你陈大麦一样,还总是针对我,我和刘君一说话,你就恨不得记上一笔。”现在的郑佳怡,让冯一平感觉很舒服,有什么话想说就说。

    “是吗,你当初也不比我好多少吧,你和班上的多少同学说了超过两句以上的话?”郑佳怡反问,这下轮到冯一平哑口无言。

    “我最想说话的同学对我不理不睬的,我也懒得和其它的同学废话。”

    “哈哈,虽然知道你这是假话,但我还是很高兴!”郑佳怡这一路一直笑,就没停下来过。

    “你要到哪里?”下了机场高速,郑佳怡问他。

    “把我送到汽车站吧,我要坐车回市里。”

    “那这样吧,你和我到学校,然后开我的车回市里,行吧,我知道没车你很不习惯。”

    “这样,好吗?”有车开当然好,哪怕这也是一辆女性化的车呢!

    “有什么不好的,不过,我有个条件,午陪我在食堂吃饭。”

    “我不出钱,另外,就是有一个素菜我也不同意。”冯一平向郑佳怡举起了一只手掌。

    “不愧是冯老板,讨价还价都成了你本能吧,不过,看你今天把我逗的这么开心,又到了我地盘的份上,学姐我就勉强同意了吧!”郑佳怡腾出一只手来和他击掌。

    不过,等到了理工大学,和郑佳怡一起去食堂的时候,冯一平才发现,自己是又上了一个大当。

    这一路上,不但有男女同学问,“佳怡,这个帅哥是谁啊?”

    郑佳怡总是笑着说,“我同学,从清华回来看我的。”

    “嘻嘻,同学啊!”

    女生还好一点,顶多就是联想一下,八卦一下,有些男生问清了以后,看着冯一平,就明显的面带不善。

    “你这是拉我当挡箭牌啊!”冯一平这才意识到。

    “这么,不乐意?那我让市里工商的陈叔叔经常去厂里和便利店找经理聊聊天?”

    “郑佳怡,我算是彻底认清了你!”冯一平有些恼羞成怒的看着她。

    “呵呵,”他这样子,让郑佳怡觉得特别有趣,然后接下来冯一平的一句话,让她的笑僵在脸上,“一定要再加一个酱肘子!”

    “你是猪啊,你吃得了这么多吗?”

    “吃不了我打包!”

    这餐饭吃的也不安生,闻讯而来的郑佳怡的那些室友和同性朋友,笑眯眯的用堪比堂会审的方式,恨不得把冯一平的祖宗八代全都挖出来。

    但对付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比冯一平要大,但实际上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大二女生,那就不是事。

    冯一平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游刃有余的回答着她们的问题,其实,严格的说,也不算是回答啦,他说了很多,但是,有用的信息真的少得可怜。

    而且他一个人,基本上主导了整个谈话,上一个问题还是问他,“是我们这的女生漂亮,还是你们学校的女生漂亮?”冯一平说了一句,“我同学最漂亮,”然后就把话题转移到理工大学校食堂的哪个小伙子最帅上。

    “看不出,短短一年不见,你就已经成了久经沙场的老将!”终于吃完了饭,郑佳怡好像是在夸他。

    冯一平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谁说的,就刚才这一会,比去年参加高考还累,我亏大啦!”

    “好了,你就别谦虚啦,还有,路上小心,我一直在学校,车用的少,你放心办事去吧!”郑佳怡把他送到停车场,看着他出了校门,才高兴的往回走。

    半年多过去,小区附近这一块变化不大,一进入小区的门,冯一平的心就跳的快起来,静萍在吗?这会是在午睡吗?

    把车停好,他小跑着来到家门前,轻轻的打开门,还好,没有反锁,难道她不在?

    黄静萍还真不在家里,只是,阳台上晾着她的衣服,原来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冯一平的房间里,床上又铺着一套被子,床单上面,还放着一套冯一平熟悉的睡衣,她果然是在这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