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陋寡闻?你一个小小的助理说我孤陋寡闻?吴倩说得肯定又淡然,这话让城府深的老陈都非常恼火。

    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就像现在和以前及以后,一些进城务工者,在那些看不起乡下人的同胞面前的感受一样。

    但是,我孤陋寡闻?你知道我知道的都是什么消息吗?你知道我可能比有些当事人都提前知道他们升迁或是调动这样的大事吗?

    直到吴倩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得得”声都听不到之后,他和李方成才能自由活动——这就是在别人主场的劣势。

    他第一时间拿出手机,也不顾此时已接近午夜,拨通了首都那边手下的电话,“你是怎么做事的?嘉盛明明有大事发生你们却一点消息都查不到?马上给我查,现在,”

    这其实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家伙的无能,让自己刚刚受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轻视,更主要的是因为,到了现在,老陈再自欺欺人,也非常明白,那位冯一平,是压根就没把王总,至少是自己跟着的这位小王总放在眼里。

    他们多半也知道,自己这一帮人,突然这么紧密的想粘上他们,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压根就不给他们说起正题的机会……。

    老陈进而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这趟亚之行,多半是无功而返,而自己的退路,也许恰恰就在嘉盛这要发生的大事上。

    此时他希望这件事越大越好,大到冯一平真的无暇他顾,这样,他才可以理所当然的回去交差,不是因为我办事不力,而是人家确实有大事要忙。

    这次反馈很快,在他和李方成默默无言的回到房间后,很快就接到了手下的来电,“什么,嘉盛25亿美元的那起并购得到了美国的批准?”

    难怪呢!呵呵,他随之觉得轻松起来,这不就是最完美的托辞吗?

    “是的,”手下此时听起来竟然也挺兴奋的样子,“你可以上网看看,大门户网站上,此时的头条就是这个,”

    所以这也不是他手下这次能力突然大爆发,而是在李方成被摁倒的时候,这事已经在网络上热传开来。

    国内各媒体驻美的机构,第一时间向国内发回了这条消息。

    不得不说,随着科技的发展,至少在信息的获取上——特指官方信息而非流言,乡下和城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国内一些在美国人看来,同样是乡下的城市,和美国大城市的受众,获取同样信息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

    当然,这条新闻能得到这么多网站的转载,跟它和冯一平,和嘉盛有关不无关系。

    但更重要的是,因为这起并购,刷新了美之间单项投资的新纪录。

    而我们的老百姓和媒体,尤其是媒体,对各种“第一”,那委实是爱得深沉。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可能比较复杂。

    可能跟我们近代积弱多年,处处落后,血脉传承里祖辈们留下的不甘有关,但是,把这锅甩给老百姓,说是因为他们喜欢,这其实也不太公平。

    我们国内的媒体,自然是给老百姓看的,但是最重要的,也许大概好像可以说,是给官员看的。

    而第一这事,一般就代表着先进,代表着突出,而先进和突出,好多时候就是政绩。

    就简单说一句吧,好多时候,各路媒体争先恐后,兴高采烈的报道的那些运动员在国际上获得的奖项,估计有不少人没有共鸣。

    既然好多老百姓没共鸣,或者说不关心,那媒体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做?

    故而这一次,在美东时间上午十点,美国sec在网站上公布这一消息之后,各路媒体也抱着抢第一的念头,没有任何耽搁的马上把这一条消息发回国内。

    一开始,那几家网站上,只有干巴巴的一条标题新闻,“冯一平所属公司购并美国上市公司奈飞一事,已经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批准,”

    后来随着收集的消息越来越多,就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专题。

    尤为难得的是,因为程序复杂,因此在有些新闻报道上会习惯性延迟的央视24小时频道新闻频道,也在午夜新闻播报了这一消息。

    不少已经放了假,却一时有点不习惯,闲得睡不着的键盘侠们看到这条消息,马上更精神起来,哈哈,美国你不是牛吗,不是有钱吗,怎么这一次就让我们大幅领先了一把?

    在他们的推动和热心传播下,在这个春节前寒冷的冬夜,这条消息更迅速的传播开来,等到农历25的早上,不管关心不关心,好多人早餐时闲谈的就是这件事。

    …………

    冯家冲,此时天气寒冷,但气氛热闹。

    又有不少人家从一早开始,就把喜庆的音乐放得很大声,鞭炮声此时也不绝于耳——因为有好多亲戚朋友来访。

    这其的好多,主要是想趁着年轻人都在家,来替他们说亲,大家都知道,冯家冲现在的日子好。

    但是,已经放假的年轻人,这会好多都不在家。

    好多家伙,今天一大早,就成群结队的说去省城打年货,其实主要是想去大城市逛逛,顺道买时髦的衣服。

    但家里的老人也闲不下来。

    虽然日子变好了,但是传统没变,到这会,年猪都已经出了,按惯例,又是要请大家吃饭的时候。

    也是难得闲下来的冯振昌梅秋萍夫妇,从早上开始,就接连受到邀请,但更受欢迎的,却是黄静萍,或者说是阿曼达。

    邀请她妈的时候,更是慎重或者说是隆重,冯振昌和梅秋萍他们的口味,大家都清楚,就这个在美国长大,第一次回冯家冲的小公主,大家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都会郑重的提前问,然后回去准备,“家里没有的,就让他们从外面带,”

    但是今天早上,冯振昌有点不高兴,按儿子的说法,那他今年十有**又是不能在家里吃年饭。

    这搞得什么事?

    “叔,”黄静萍在劝他,“这怪我,一平说他无论如何,一定在年十赶回来,是我让他不用那么赶,”

    又送走了一家来请吃杀猪饭的梅秋萍走了进来,“这哪能怪你?你说得对,越是年关岁尾的时候,越是要注意在路上的安全,”

    因为这时候尤其讲个口彩,她就没提新闻里放的那好多千里迢迢的回家过年,都已经到了家门口,结果却出了交通意外的事。

    “别理你叔,一平一年忙到头,他都不知道心痛,有阿曼达这个宝贝陪我们还不够吗?是不是啊乖孙女,”

    黄静萍听了她这话,第一感觉是,只要孙女,原来我就是可有可无的——要不说这婆媳关系难调呢。

    冯振昌突然说,“我决定了,明年过年,一平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过年,”

    他又哪里会不心痛儿子?

    …………

    酒店顶楼,冯一平在打电话,吴倩还在帮他检查行李,跟金翎交代完,冯一平拿上外套,看着吴倩要说话,抢先说,“好了,我走了,你呢,这次还是不要跟我去美国,现在就放假,”

    “听我说完,你们这些女孩子啊,现在要珍惜和父母在一起过春节的时间,将来啊,这机会是越来越少,”他又一次说起他的老论调。

    “一平,我是说,下面有好多记者,”

    “哦,”冯一平有点小尴尬,“放心,欧他们会安排好,”

    老陈带着李方成此时也在楼下,他还是想争取一下,是不是能当面跟冯一平说几句话——但还是一样没机会。

    冯一平在好多位保安的簇拥下,穿过那些热情的记者,快步坐进车里,不过,还是降下车窗,让那些一直往前挤的记者拍照。

    老陈看了眼旁边还是有些恨恨的看着冯一平的李方成,心说,要不怎么说无知是福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