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冯一平显然低估了媒体记者们的套路,在机场,迎接他的是更多的记者,而且准确的围在他车旁,自然是酒店门前的那些记者告诉的车牌。

    在这边,可没有酒店那么多人手,冯一平觉得自己现在享受的是比国家元首还高的待遇,元首们还只有几个保镖跟着车跑,他这是有一大群人跟着车跑。

    也是,对他们来说,如果冯一平对这事的看法,首先是美国媒体人采访到的,那就等同于把他们的脸面都踩在地上。

    “怎么,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的话?”冯一平从欧好容易拉开的车门走下来,笑着对在场的记者说。

    记者们轰然之余,有点小兴奋,看来冯一平现在心情挺不错,那这次能不能让他多说几句?

    话说这位年轻的首富,向来就对媒体不太配合,近年来尤其如此,今天这次,看来至少是个不错的开局。

    “冯总,请问你现在心情如何,有什么感想?”

    好吧,大家问得最多的,还是这个好多场合都通用的万金油的问题。

    “当然是高兴啊,这是我最好的新年礼物,”冯一平说。

    “这可是超过200亿人民币的大项目,是我们国内企业走出去投资金额最大的项目,冯总你就没有一点担心?据我们所知,奈飞的发展,现在也正在遭遇瓶颈期,他的财务数据,同样不容乐观,”

    “我为什么要担心?”冯一平笑着反问,“我想说,我们的任何一次并购,都是配合公司的大战略,至于你说到的奈飞的那些情况,这恰好是我们的机遇,”

    “这个项目,我很早就在筹划安排,就为了这次并购能顺利进行,我们得力的团队也准备了大半年的时间,他们准备的,不仅是关于并购过程可能遇到的那些问题,关于购并之后的运作,我们也已经有了周到细致的规划,”

    “按照我们的安排,奈飞很快就会爆发出夺目的光彩,到那时,用户的增长,将不再是问题,”

    “你就这么确定,事情会按照你们预计的进行?”一位记者追问。

    “至少在这件事上,是的,”冯一平不容置疑的说。

    “可是,在此之前国内好多企业在欧美的扩张,最后都变成了交学费,因此,国内的好多专拣,其实对你这次的并购,并不是太乐观,”

    “那些为国际化进程交了高额学费的人,肯定不包括我们,对不对?”

    这个当然对,这又不是冯一平第一次收购美国的上市公司。

    上一次收购硬币之星的时候,同样有很多人不看好,进而导致他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都受到了牵连,但是随着冯一平一个又一个早有准备的计划的启用,硬币之星随后的迅猛发展,就是对那些不看好的人最有力的反驳。

    “至于那些专家,”冯一平笑了笑,“我很庆幸我们公司没有这样的专家,”

    这句不太客气的话,让记者们又笑了起来,但他们也能理解冯一平的心情。

    现在的那些专家们,知道议论路线问题没有用,所以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在经济问题上发表自己的看法,和以往他们讨论的路线问题一样,这次他们掀起的关于民企原罪的讨论,还在继续,而且已经造成了一系列的影响。

    最直接的,就是好多地方政府,已经停止了原定的国企改制,不但不允许民企参与,还实质上停止了波。

    还有,比如大家都知道已经摇摇欲坠的德隆系,之所以到了今天的地步,一些专家的言论,确实起了很大的负面作用。

    冯一平作为民企的代表,说出这样的话,也在情理之。

    “你对目前这些讨论怎么看?”

    “我认为,现在过度的讨论类似的问题,对我们的经济发展,并没有任何好处,他们打着忧国忧民的旗子,内里,就真的是这样吗?”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据我所知,现在在埋头做事的私企里,并没有多多少专家,这一点尤其值得庆幸,”

    火药味竟然这么大?记者们如获至宝,冯一平这话,差不多就是明说,那些专家也就只能打打嘴炮而已。

    “但是,你是一位专家,”

    “不,我郑重强调,大家最好不要以一个专家的名义来介绍我,我不想与有些人为伍,我也非常期待媒体界的朋友们,日后在撰写相关报道的时候,能够慎用专家这个词,现在各路专家比经理还多,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好了,谢谢各位,我再不进去,可就赶不上飞机,”

    记者们也挺满意,冯一平今天的话里,可有不少干货,随便润色下,就能写出一篇不错的报道来。

    “冯总加油,”有记者在后面喊。

    …………

    虽然因为冯一平没到,奈飞今天并没有举办什么活动,但硅谷洛斯加图斯的奈飞总部,今天依然很热闹。

    奈飞已经停滞的太久,员工们希望新董事长冯一平,能像对硬币之星做的一样,带领奈飞,再一次迅猛发展。

    兴奋又期待的员工们,没能在第一时间见到那位传说的冯一平,这让他们多少有些不踏实。

    不过,从午开始,公司里就加入了不少陌生的面孔,不过,他们好像又不是那接替那些部门的工作,更准确的说他们讨论的,好像是另一家网站,和自己的公司关联密切的网站。

    这就是那位冯的新计划吗?

    在得到并购通过的消息之后,伦道夫终于轻松下来,大局已定,从此,自己参与创办的这家公司,从此又将踏上新的征程。

    但是,终于成为一家人之后,他除了期待,还特别想知道冯一平准备好的那些举措,他更想弄明白一个问题,冯他多次提起,但是自己和哈斯廷斯始终找不到的那块蓝海,究竟是哪一块蓝海呢?

    说实话,这问题一直让他心痒痒的。

    既然冯一平还没到,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问康明斯。

    康明斯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伦道夫楞了好长时间,原来是这个?!可不是这个吗?难怪呢!

    “冯说,这就是局外人的优势,”康明斯看着大受震动的伦道夫说,“他还说,我们的企业,尤其是一些成功的企业,到后来往往会自我设限,这才是为什么有些外行人看待一些问题,比我们还要有眼光的原因,”

    对啊,我们后来,尤其是成功上市周,确实是自我设限,就把自己限制在一家网上租售dvd的公司里。

    “冯不愧是冯,这果然是蓝海,只听说起这个,我就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伦道夫兴奋得站了起来。

    此时,他又忍不住有些替自己的那位老朋友惋惜,这确实一块大有可为的空间,如果当初我们能认识到就好,还有,知道这个消息后,哈斯廷斯会怎么想?

    他会因为之前对冯的那些怀疑,而感到惭愧吗?

    同样在洛斯加图斯,马灵却只有惊喜,她这会正躺在屋外原木露台的地毯上跟儿子一起打滚,“宝贝,呵呵,爸爸就要到了,”

    …………

    北京时间晚上9点45分,旧金山凌晨5点45分,圣何塞诺曼米内塔国际机场,冯一平神采奕奕的快步走下舷梯,不远处停着一溜车,而他们的主人,此时已经聚在舷梯边,这么大阵仗?

    “怎么都来了?”美国公司旗下的几员大将,康明斯、布坎南、默巴克、迈克,以及刚刚正式加入麾下的伦道夫,一个不落,全员到齐。

    “公司的员工非常期待你的出现,我们就是代表,”伦道夫笑着说。

    是的,这样的时候,奈飞的员工,都很期待冯一平能够跟他们谈谈未来的规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