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悄悄的走了,又悄悄的回来,把黄静萍送回家,他先去找同学拿了这几天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偶尔缺课还行,作业不能不交。√∟,

    公司里又堆着一大堆件,他特别关注的徐斌他们已经从美国考察回来,交上了考察报告,并附上了快捷酒店项目大概的时间表,细化的工作计划,要过些日子才成。

    按上面的计划的,在农历年内,工作就会正式启动,冯一平很欣慰,这样应该也不比国内的第一家快捷酒店慢,最好是不但能抢在他们之前面世,也抢在他们之前运作上市。

    “金姐,以后有关于快捷酒店方面的件,第一时间通知我。”

    金翎做了个记录,“我看啊,最迟从下月初开始,你还是每天固定来公司坐班一小时吧,到年底,这些字性的工作会越来越多,”

    “好的,那你安排一下,给我布置一间临时的办公室,不要多大,安静就行。”说起来,冯一平现在也算有几家公司,目前却连个办公室也没有。

    金翎迟疑了一下,看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挺大的啊,完全能容得下两个人,“行,我马上安排。对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气色特别好,是前几天的那个作业做的很出色?”

    冯一平喜悠悠的说,“静萍今天已经回来了,我刚刚把她送到家里,”

    “难怪呢,那就是涛声依旧?”

    “应该会百尺竿头再更进一步吧,这还得感谢你!”

    “请我吃饭就好,前面不远又新开了一家泰餐,酸酸辣辣的,这样的天气里吃起来刚好。”

    “大厨都回来了。还去外面吃什么,有空就去我家啊,我先闪了。”费尽口舌让对方请吃饭,这就是冯一平和金翎之间经常性上演的节目。

    今天的冯一平,又和之前一样,在公司里对谁都笑眯眯的。方颍芝跟他打招呼,他还难得的和她说了几句话。

    方颍芝看到冯一平心情这么好,大概也猜到了他和黄静萍之间的关系又恢复了正常,话说前天和昨天,她下班后,两次打车去冯一平的别墅,谁知叫门根本就没人应,昨天她还在那蹲守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能等到冯一平。现在看,这个机会又没了。

    家里有黄静萍在,冯一平不像之前的那几个晚上一样,到处游荡着不肯回家,出了公司,就哼着小曲美滋滋的朝家里赶。

    话说从重生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八年的时间,八年啊。现在他终于又过上了阴阳调和的日子,容易嘛他。

    当一男一女袒裎相见之后。很多事就发生了变化,之间的那层无形的膜消失了,比之前会更默契,更和谐,不但更了解对方的身体,也更了解对方的心。

    “回来啦。”黄静萍拿着锅铲也是喜滋滋的迎到门口。

    “回来了,饭好了吗?”

    “马上好,你很饿吗?”

    饿不饿的不重要,冯一平有更重要的计划。

    他迫不及待的吃完了饭,拉着黄静萍去洗了个澡。期间虽然不曾动个真格,少不得又手眼温存一会,然后她叫黄静萍穿上定做的那件旗袍,外面再套上一件风衣,火急火燎的把她推上车,不往市区里去,反倒还往外开。

    “我们这是去哪呢?”

    “好地方,”冯一平一笑,一看这笑,黄静萍就有些懂,难道是去哪个酒店?

    谁知冯一平的想法比她想的还经济,开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从这已经能看到灯火通明的首都机场,冯一平顺着一条小路,拐进了路边的一片林子里。

    把车停稳,黄静萍还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冯一平已经很不健康的笑着逼过来,放到了她的座椅,“娘子,在这个秋高气爽,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的静夜里,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地里,我们何妨呵呵,那个一番,你说呢!”

    不等黄静萍发表意见,他已经咔哒一下,放倒了她的座椅。

    “不行,不行!”安全带还没解开,黄静萍只能用力推着冯一平,周围是没人,可是,几米之外的路上,来往的车辆还络绎不绝,黄静萍不想在这样的环境里做什么。

    “娘子,你就从了我吧,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冯一平露出一副急色的嘴脸,故意嘎嘎的怪笑着,两下就解开了她旗袍的扣子。

    趁他在胸前折腾的工夫,黄静萍终于解开了安全带,一把推开他,非常灵活的溜到了后座上,飞快的扣着扣子。

    哈哈,后座更好,冯一平跟了过去,不想太激动了些,头“咣当”一下,在车顶上结实的撞了一下。

    黄静萍看着他这副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就着外面车的灯光,检查了一下,没破,但是起了一个包,她一边帮他揉一边笑骂,“叫你作怪!”

    冯一平借机扮着可怜,那禄山之爪可没停,不停的攻城略地,不一会,黄静萍扣好的扣子又被解开来。

    黄静萍再也顾不得他头上的包,缩在一角,双手紧紧的抓住衣服,“不行,打死我也不同意。”

    冯一平对她的这些话置若罔闻,依然孜孜不倦的想实现他的既定目标,女生吗,好多时候说的都是反话,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没能得逞,其它的黄静萍都随他,最后的那一道门她一直死守着,死活不同意在这荒郊野外的和他做什么。

    冯一平努力了半个多小时,都累出一身汗来,还是无功而返,只得悻悻的开车往家里走,他那副样子,活脱脱的就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样,黄静萍看了觉得好笑,柔声跟他说,“回家多好,到了家,怎么都随你,”

    冯一平又来了劲,“这可是你说的。”

    接下来这一路,他发挥出了一个多年老司机最好的水平,来时花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缩短到了二十多分钟,把车在院子里停好,黄静萍正准备下车,被冯一平一把拉了回去,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啊”,其它的话都被堵了回去。

    然后一些轻微的抵抗,“不要”“别”什么的,也被毫不留情的镇压了,没过一会,停在院子里的车就不规则的上下震动起来,从他家院外经过的,如果留心听,还能听到减震弹簧吱吱呀呀的响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喘息声。

    二十多分钟后,黄静萍有些衣衫不整的从后门下来,满脸通红的对车里说,“你这个疯子!”

    冯一平又嘎嘎怪笑,你难道不知道震震更健康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