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抱着他的一只胳膊睡的很香,冯一平却有些睡不着。『≤,

    在室内的微光下,她露在外面的锁骨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冯一平轻轻的拉起滑下去的被子,帮她盖好,一场秋雨过后,北方现在的晚上,已经一天比一天凉。

    他想把手抽出来,只稍微动了一下,睡梦的黄静萍说了几个含糊不清的音节,反而把他的手抱的更紧了些。

    就像后来有时在梦里想的一样,真的能和初恋走到现在这一步,他当然很满足,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在幸福和满足的同时,他更深深的感到了一种责任。

    从市里的那一夜之后,他就要对身边的这个女孩子的未来负责,已经有了后来的他只能仰望的身家的冯一平,并不觉得轻松,给一个女孩子幸福,钱并不是一切。

    虽然两个人后来都没提,但冯一平知道,黄静萍肯定是希望他也能一心一意的对待她,然后生下一个天真活波的小孩子,和和美美的这样过一辈子。

    但是这一点冯一平真的很难做到,那天之后,他抽空给张彦发了一条短信,“我已经有了确定关系的女朋友,今年春节会带她回去见我爸妈。”

    张彦回了一条,“哦,我刚把美术老师儿子给我的情书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两边好像都在自说自话。

    后来的冯一平,虽然算起来资产千万,但是在那个时候,真的算不得什么,没有养小的能力,也没有养小的心,当然。看到漂亮女孩子的时候,有那么一霎那的失神和遐想也是免不了的,一个人在外出差的时候,也会去酒吧里坐坐,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成果,但确实是抱着**的心去的。

    曾经也有过那么几次。但都是事了拂衣去,不留一丝痕迹,就和一个绮梦一样,过后不久,他连对方的样子也记不起来,就是一时感官上的刺激,典型的现代社会**快餐。

    但是这一次,初恋和前妻,说前妻也不准确。那是他后来唯一的妻子,还是说发妻吧,初恋和发妻,他都不准备放手,这个过程会如何发展,他现在只有一个大体的思路,但是结果很明确,他不但要对黄静萍负责。也要对张彦负责,这个负责。主要就是要让她们俩都感到幸福,这对冯一平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不,应该对她们俩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对冯一平来说。那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为了完成这个挑战,估计他将来少不了要吃苦头,少不拼命的努力,和拼命的想办法,那些都是将来的事。他目前的任务,就是先夯实经济基础。

    暗夜里,听着旁边黄静萍安宁的鼾声,感觉肩上担子更重的冯一平,睁大了眼睛,重生后第一次从哲学界的大终极问题开始,系统的梳理着他现在的成果,和将来的方向。

    作为重生人士,他很清楚未来的大势,比如,虽然现在的主流社会和精英们,都对国家的经济前景抱积极乐观的态度,但是肯定没有一个人会想得到,十几年后,我们会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

    所以,虽然作为一个重生人士,但冯一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和使命感,因为不管重生的冯一平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不管十几年后,国家依然还有这样那样的短板和不足,也不管有些人和国家服不服气,我们那时都会成为实打实的世界强国,不客气点说,就是世界的一极。

    比如,他很清楚的知道,在未来,我们国家的航空事业和汽车产业,都受制于发动机这一项短板,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就凭自己的一些先知先觉,想改变这样的问题,非常不现实。

    我们可以在一些方面,比如电子商务上,后来居上,领先全世界,但是商业和制造业,真的是两码事。

    制造业就是实打实的行业,就像一加一不可能等于一样,一个完美零件的成型,只能建立在基础的一步步改进和完善的基础上,想凭一己之力,实现跨越式的发展,进而领先全世界,恐怕你自一百后的未来重生而来,也会力有不逮。

    冯一平也清楚的知道,在未来的东海和南海,我们国家会有不少麻烦,明年将要上台的阿扁,也会成为一个麻烦制造者,但是,知道这些,并不意味着他能改变这些。

    在现代的国家体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定位,大家形成的合力才是最终的结果。虽然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大家都对国家机器的运作有不少意见和牢骚,比如它呆板,总体反应迟钝,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纵向比较,现行的这一套体制无疑是最优秀的。

    作为间的一个环节,重生的人如果抱着为了国家将来着想的念头,去做一些事,不一定就会比原有的结果好,搞不好还会起一些反作用,搞得比原来差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我们过去的历史上,那些失败的变法事件,大多数,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从结果看,有好多次,都是在好心办坏事。

    所以,冯一平决定不做那只扑火的小飞蛾,在这些国家大事上浪费精力,他能尽力改变老家那一块的环境就很不容易,还是把其它精力投入到赚钱这件很有前途的事上。

    他现在涉足的行业,连锁便利店,家具制造,企业管理和应用软件,星级酒店和连锁经济型酒店,以及杂志,还有主要是靠自己独立操作的金融运作,都有不错的前景,不过,离未来最热门的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都有些远。

    虽然从明年开始,就会迎来互联网泡沫,但是未来的十几年,围绕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就会产生一个新兴的巨大市场,并且会深刻的改变不少传统行业,作为重生人士,这一波浪潮,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

    但是,该以什么方式参与呢?

    冯一平有两个打算,可以依托网点分布越来越全的便利店,打造一个自己的购物平台,依托将来的经济型快捷酒店,打造一个在线票务服务公司,并在最后,看能不能把这两个网站合并。

    与此同时,他可以凭借先知先觉的优势,对一些大有钱途的公司进行投资,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就单凭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就能打造出一个和bat同类的公司出来,管理最基本的一个要点,就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那些事,还是原本的那些人做就好,重生人士也不是超人,不可能成功的横跨几个领域,也不可能简单挖过来一两个人,就能把原本的那些公司打败,他只负责投资就好。

    那这就意味着他要成立一家风投公司,进而就意味着这他要有充足的现金,所以想到后来,冯一平发现,现在最需要充实和加强的,就是他一个人单打独斗的金融方面。

    在他其它的产业都还处在发展和成长期,还需要往里投资的时候,只能让金融部门成为现金奶牛。

    同时,有钱也不意味着你能投资这些公司,比如几年后,冯一平拿着一张大额支票,找上未来的首富,或者是将来也会成为他现在就读的,经管院顾问委员的脸谱网创始人,别人还真不一定要,风投公司投资,创业公司融资,有时候,钱,并不是最大的问题。

    所以,刷声望这事,也要提上议事日程,那目前,这个任务,只能落在将要在新年初创刊的杂志上。

    等你不但有钱,而且大家都知道你有卓越的战略眼光的时候,不用你自己上门推销,那些大大小小,有钱途和前途的创业公司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再梳理了一遍,冯一平确定他思考的,没有什么遗漏,花了分多钟,把自己的手臂从黄静萍手里抽出来,然后悄悄的来到书房,记下了他对将来的这些思考和安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