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饭前,冯振昌有固定的两件事要做,先去视察那两个正在进行内部装修的加工厂,接着去视察已经建好了主体框架的新居。

    这一路上遇到的人,从哪些冻的小脸通红的孩子,到那些拿着农具,从山上或者地里做完农活回家的大人,无一不和他打招呼,这个时候,问的内容也大同小异,大多数都是,“吃了吗?”

    还有一些,会杵着锄头,问他工厂和生意的事,末了肯定还会互相邀请,“到家里坐坐。”

    总之,冯振昌是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才是他的主场。

    在塆前头,他碰到了老二家的大儿媳,挑着一担稻草,往养鸡场那边赶,屁股后头,还跟着他们家的丫头。

    冬天的时候,养鸡场会麻烦一些,鸡虽然也是长毛的家禽,但是同样怕冷,他们用的是土办法,用稻草把鸡舍围起来,避风保暖,地上也会铺一层,但是地上的那一层,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换。

    “鸡还好吧,”

    “都挺好的,就是到冷天,下蛋比以前少。”

    “蛋就是附带的,我们主要是肉鸡,来,招弟,跟我走回家,山上冷。”

    二伯家的大儿子家的两口子,到现在为止,已经生了个女儿,老大和老二还正经起了名字,到老的时候,就起了个招弟,按这样发展下去,下个还是女孩子的话,估计就得叫再弟。

    他们已经有了再生的想法,因为家里的这个养鸡场,他们又能交得起计生办的罚款。

    火塘上,吊锅里的菜煮得嘟嘟响,现在的冬天。可不是像以前,只有白菜萝卜那两样,每星期,冯振昌至少得去镇里一趟,顺道带够一个星期吃的其它新鲜蔬菜回来。

    但是,一进屋。招弟就被火塘边散发着香气的烤红薯吸引住了,因为它闻起来特别香,梅秋萍给她掰下一小块,“这就是吃个味,吃多了肚子不舒服,饭马上就好。”

    灶上两口锅之间的热水坛,这时没有盖盖子,里面的水已经沸腾了,上面飘着一个小的瓷酒壶。这是给冯振昌烫的酒,还是自家土法蒸的谷酒,每天晚上,他有一杯的定量,也就是一两多酒吧。

    刚喝了一口,电话就响起来,一看是冯一平,他接起来还是那句话。“晚饭吃了吗?”

    “还没呢,刚到家。爸,我跟你们说个事,你们先安排一下,我想这个月底的时候,把公司的一把手都集到亚开个会,商量成立总公司的章程。你和妈到时也一起去吧,对了,带上外公,那边现在暖和的很。”

    公司调整这样的大事,哪怕是出于尊重。自己的老子当然不能缺席,何况冯振昌现在为镇里的两家厂费了不少心思,村里明年投产的这两家加工厂,也都是他负责。

    “怎么了?”

    “一平说月底要到亚开会,让我们两个把时间空出来,还说一定要带上爸。”

    “开会怎么要去那边?不是浪费钱吗?”对带梅建去旅游,梅秋萍没意见,可是到旅游区开会这样的事,一听就是个费钱的事。

    “一平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你就不要管了,明天先打电话跟爸说一声。”

    …………

    有了冯一平前面的工作,黄静萍的车,学的很顺利,郭师傅主动提出来,每个周末,专门带她半天,当然是有报酬的,不过这样挺好,不然几个人共一辆车,一天下来,真正上手的时间少的可怜。

    今天上午,她又陪着冯一平,蹭了一节英语课,午的时候,没有和冯一平的室友们吃饭,赶到了公司,冯一平巧舌如簧,总算敲了金翎一顿,然后一起去员工培训的地方。

    首都这边员工培训的地方,选在郊区,都快出了首都的范围,培训地和市里的第一个培训地差不多,也是一个仓库,不过这边的规模比市里的那个要大,占地两千多平米的仓库,还有一千多平米的院子都被他们租了下来,进行了一些改造,除了教室,还有食堂和集体宿舍。

    冯一平估摸了一下这块地大概的地理位置,也还挺不错的,他对陪同前来的人事部主管说,“如果把这个地方买下来,改造成一个等专业学校,或者是技校,你们觉得怎么样?”

    现在的这些培训,可都是公司出钱,要是能让人花钱来读,然后公司只要择优聘用,连职前培训也不用做,那样的事,想想就挺美的。

    要是效果不错,专业也可以扩大,比如挖掘机神马的,又或者厨师神马的,都是不错的方向。

    金翎很了解冯一平时不时冒出来的这些天马行空的想法,“想法不错,以后再细谈,现场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听说冯总要来,大家都很兴奋。”

    听了这话,冯一平多看了他几眼,这哥们,要不是和金翎关系好,那就是有些缺心眼子,当着直属上司的面,而且是直属女上司的面,这样拍老板的马屁,你就不怕女上司心里吃味吗?

    一进入大厅,热烈的掌声马上就响起来,一个个稚气未脱的小伙子和小姑娘,热切的看着进来的这一行人,特别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看来培训的时候,人事部的员工没少说冯一平的那点事。

    这些学员,都是专或者技校这样的学校招来的,对好学生意见最大的,是学生,但是,佩服那些考上国内一流大学的,也是学生,他们都不是冯一平的同学,没有和他竞争,所以对他只有佩服,而且,在他们心,冯一平写的那些小说,可能比他赚的钱和开的公司,更让他们佩服。

    “大家好,我是冯一平,很高兴见到大家。在这个月底,在坐的大多数,都会加入到有佳这个大集体里,我先对大家表示欢迎。”

    “不用鼓掌,我明白大家现在的心情,虽然已经知道自己将来的工作。并且已经熟练掌握了将要从事工作的各项技能,但是,估计大家对工作这件事,还没有一个直观的认识,我想先向大家公布一些数据。

    第一个数据是,加上各种补贴,公司今年平均的工资水平,已经突破了一千元,主管的平均工资。更是在一千二以上,”

    按公司对员工一贯的要求,这些学员,同样都是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招过来的,听到这个数字,不少人都发出了“哦“的声音,要知道,今年的上海。职工平均年收入,也就一万四千多。这些出生在和冯一平类似的贫困地区的孩子,对这个工资很满意。

    冯一平也很满意这几句话的效果,好多时候,你说尽千言万语,还不如多发一点工资。

    他后来也是从这样类似的经历开始工作的,原来参加工作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公司领导在大小会议上强调,“要发挥主人翁精神,要奉献,”在这个国企都不太提奉献的时候,你一个私企提奉献。真的有些让人无语。

    “第二个数据是,我们的第一批员工当,已经有8%的人,当上了各级主管,其有1%的人,现在已经成长为地区级的主管。”

    说完了票子,当然要说发展空间事,到了一定阶段,谁都想追求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公司的现状和将来的愿景,大家肯定都清楚,我就不再赘述,还是说一句我原来在培训的时候说过的话,有佳公司这个平台,能承载好多人自我实现的梦想。”

    那一些有野心的人,听到了这句话很满意。

    “大家今天能坐在这里,说明大家都很优秀,作为一个比你们多吃了几年饭的人,我还是想对大家提几个要求。

    第一,要始终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你是营业员,就要理好货,做好现场5s管理,接待好顾客。

    不要总想着店长该怎么做,以及公司如何发展的这些大问题,也不要在和主管搞好关系这方面花太多精力,一定要把你自己的精力集到你负责的工作最核心的地方上,深入进去,只要你做到了在这个岗位上无可替代,那你的升职就指日可待。

    第二,我要强调一点,我们不反对苦干,但是相比苦劳,公司更认可功劳,这就要求大家在日常工作,要在提高效率上下功夫,要时刻想着为公司创造效益。

    第,我并不清楚大家的家庭状况,也不清楚大家的志向,所以也不清楚大家的职业和人生规划,我只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其它的规划可以没有,但是在用钱这件事上,一定要有规划,不能无节制的乱花,因为不管是对你们的现在和将来,钱,都很重要。

    相信大家也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在收入不变的前提下,少花钱,就等于是收入提高了。

    所以我要求大家,可以大概制定一个规划,每月的工资,花在生活上的占多少,寄回家里的占多少,花在学习上的占多少,花在娱乐上的占多少,每月固定存下来的占多少。

    最后一点,不管想不想家,我想要求大家至少每周能和家里联系一次,每次也不用说太多,请相信我,好多时候,爸妈接到你们的电话或者书信,会比收到你们的汇款更高兴。”

    在大家的掌声,冯一平就这样退场,金翎有些不满,“我都特意提前跟你说了,以你自吹的天才作家的水平,就说这么几分钟?”

    “浓缩的就是精华,你看看他们的热情和积极性是不是被我调动起来了?其它具体的事,自有人事部负责培训的人去做。”

    “请冯总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好本职工作,及时为公司提供合格的员工。”

    “工作不怕细,这些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可塑性最强,所以你们的工作很重要,另外,我之前的那个想法,办一个我们自己职业学校,你们探讨一下可能性,提交一个报告给金总。”冯一平拍着人事部主管的肩膀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