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是冯一平想省事,他懂这些基层员工,培训的时候,方方面面已经说得很多,他说太多也没用,作为老板,只要表达清楚一个问题就好,“好好干,有前途!”

    而且不是遮遮掩掩,云山雾罩,是实打实的数字,冯一平说出来的这工资水平,在同行业,绝对算高的那一拨。¥℉,

    而那些已经当上主管的,好多连二十岁都没有。

    冯一平一走,那边的学员也议论开了,刚才大小主管和老板都在,大家都压抑着呢,而且便利店里,总体来看,是女多男少,会场那个热闹啊。

    好多和冯一平家原来一样,条件差的孩子就想着,下个月上岗,这样年前能拿一个月的工资,那家里的这个年,也能好过一点。

    还有些女孩子,刚才看着冯一平,眼睛里就在冒着小星星,他们都十八岁,冯一平也就二十岁,年龄差距不大,成就差的有多远,她们的崇拜之情就有多深。

    这也是冯一平没有想到的,他这样偶尔出来亮亮相,基层的这些员工向心力就会强这么多,具体反映下来,就是人事部门年终总结上,员工流动率指标可能会是一个更小的数字。

    这个数字,虽然并不体现直接的经济利益,但其实反映出了很多问题,对企业的运营和绩效具有重要的意义。

    就说简单点,那些流失的员工,都是经过培训的合格的甚至出色的员工,留不住他们,说明企业没有吸引力,而一个对员工没有吸引力的企业,肯定算不上是成功的企业。

    而且。这个指标过高,对士气也有很大影响,一个店里,定员个人,结果一个月下来,同一批的只剩下一个。那剩下的这一个,工作态度肯定也会受影响。

    其次,每一个员工上岗前,都要经过培训,到今年,培训的体系已经越来越完善,和一些专业的知名培训师签订了协议,加上培训的这两个月的生活费用,以及每月的两百块工资。人均算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人一走,这些前期的费用,就相当于是打了水漂。

    现在好多私企都流行从员工每月的工资里扣一部分下来,比如人均累计扣除两千元,等工作满一定年限,比如年后才返还。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但是冯一平不想这么做,不说这是违反劳动法的。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他不想在自己开的公司里重演,留下一点钱,还是留不住人,也不是好办法。

    冯一平没想到会带来这样的副作用,也没空去想。回到公司,就接到包卓远的电话,邮件已经发到他邮箱里,他一看,足足有十五万字。都是他安排下去的几个课题,由杂志社的那些笔杆子整理分析而成的资料。

    包卓远花了不小的代价,终于组织到一批还算知名的专家学者的章,但是这些章,主要的吸引力,可能就是那些章的作者名称,杂志要想在创刊后打响在业界的知名度,让那些目标客户能订阅,并且想到在杂志上打广告,只能指望冯一平这边。

    政治方面的内容,主要围绕在美俄两国,以及宝岛今年的蓝绿之争上,宝岛虽然只是一个地区,但是因为牵涉到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今年又可能实现第一次政党轮换,所以也是一个国际热点。

    经济方面,重点当然是冯一平交待的互联网现状调查,从大家的观点来看,普遍都还是保持乐观或者是盲目乐观。

    还有关于石油价格方面的情况,以及不同的国际机构和专家学者对明年世界经济大势的展望。

    …………

    冯一平虽然知道结果,但是写章嘛,不可能只提一个结果出来,那体现不了作者的水平,你顶天就是一个预言家,所以,他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尽快在这些已经浓缩过的资料里,撷取那些可以作为他论断支点的理由。

    看到冯一平看着电脑皱眉,黄静萍和金翎都围过来,“这是什么?”

    “还是浓缩的精华,”不过这一次,冯一平说这些话的时候,就不像刚才那么轻松。

    “金姐,金大美女,我需要浓咖啡,帮我泡一杯呗!”

    金翎看了几眼前面的关于政治方面的资料,一点都不感兴趣,“你写出来的这些东西,可不要贻笑大方才好!”

    “贻笑大方?到时我送你一百本,你先让金大主任看看,到时你就知道本天才究竟有多么天才,看看你老爸会不会追着你多要这本杂志!”

    “哎呀,天怎么这么早就黑了?原来有那么多牛在天上飞。”冯一平说了那么多段子,金翎最爱用的还是这个。

    “那我呢,我干什么?”黄静萍问。

    “你,”冯一平看了看门外,做出一副痴汉的样子,“你说呢?”

    黄静萍吓得马上跳到一边,“这是公司,你别乱来啊!”

    “就是公司才好!”

    “你个疯子!”黄静萍又羞又恼的看着他,“我去找金姐。”

    喝了一大杯苦咖啡,冯一平开始埋头苦干,老实说,对杂志,他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有信心,这个行业他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包卓远虽然不错,但是水平显然不是顶级的,所以重点就还是在他的这些章上。

    虽然他的干货很多,但是,他的有些观点,比如互联网泡沫,要到第四期杂志出来的时候才会验证,其它的经济大势和政治上的一些事,则更迟。

    所以其它的方面,可以泛泛而谈,在创刊号上的重点,还是放在一个季度之后的互联网泡沫上。

    更重要的,是关于那篇蓝海战略的章,他已经反复修改了不下十次,这才是一篇写到那些大企业领导人心里的章,只要他们看了,马上就会引起共鸣,并且会期待这个理论的完善,就相当于后来的读者们期待网络作家的更新一样,只要是开头的这一篇吸引住了他们,那就成功了一大半,订阅和广告也会随之而来。

    之后的几天,冯一平又很少去学校上课,给他写这些章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写出来后,杂志社那边还要翻译成英版的,这也需要时间,好在最重要的蓝海战略那篇章,他自己也翻译了一个版本,可以让他们作为参考。

    晚上十点,冯一平还在书房里忙碌着,几天下来,他眼睛里已经有了血丝。

    黄静萍穿着睡衣走过来,看着那杯浓茶又喝完了,不想再添,他今天喝的太多,有些心痛的抱着他,“一平,早点睡吧,”

    “再等等,我写完这一段,”冯一平看也不看的,很程式化,很敷衍的反手抱了她一下。

    “那算了,我还没洗澡,原本还准备今晚和人一起洗呢!”

    “恩,你先洗吧,”冯一平随口说了一句,敲了一行字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发福利的意思吗?鸳鸯浴这件事,之前他做了好多工作,费了不少口舌,奈何一直没有进展。

    那还写什么?他急匆匆的点击了保存,连电脑也顾不上关,一屁股把转椅顶开老远,小跑着追过去,“我来啦!”

    “啊,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卧室那边,传来女孩子弱弱的反抗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