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吗?”欢愉过后,黄静萍软得像根面条一样,慵懒而满足的抱着冯一平不想动,听冯一平问这样的问题,她不好意思回应,把头朝他胸前揉,就像把头插进地里的鸵鸟一样。∽↗,

    “不说是吧?”冯一平的手又乱动。

    “啊,别,别,”黄静萍抱着冯一平的腰,不让他动,“喜欢,”声音很轻,也就是他们两个离得这么近才听得到。

    “那我们一起去洗澡?”

    “哦,”黄静萍应了一声,突然就动了,光着身子跳下床,弯着腰跑向卫生间,那个动如脱兔,让冯一平都担心她会摔着。

    “你慢一点,不要摔着!”冯一平在后面喊。

    黄静萍进了卫生间,一手扶着门,只从门缝里把头伸出来,“你来啊,”

    冯一平作势起来,她吓得“啊”一声,连忙关上门。

    冯一平真的只是吓一吓他,今天加起来已经两次,初尝禁果之后,二人都有些食髓知味,这些天差不多是夜夜笙歌,还是那句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当然,郑重申明一下,冯一平现在的身体素质很好,就是再来一次,也没问题,但是这一通折腾下来,现在都已经快零点,也到了该睡觉的时候。

    苦干了四天,所有的稿件终于完成,冯一平又大概检查了一遍,才给包卓远发过去,杂志社的那些编辑是专业审稿的,可能还有的语法方面的问题,就让他们来检查吧。

    “终于好啦!”黄静萍给他端来一盅海参当归汤,这是她专程去书店查的,说是固本补气、补肾,“还要我补肾。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反正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黄静萍娇嗔着白了他一眼,“你这边忙完了,晚上我们叫上金姐去吃涮羊肉好不好,书上说羊肉是温补的。”

    得,还是补,可是。我气血旺的很好不好!

    “那你给金姐说吧,我还要打几个电话。”

    他是打给他的投资理财顾问,炒欧元的资金已经在十月底全部撤了出来,因为从明年开始,欧元就会慢慢回升,当时是很合适的离场时间,

    这近半年的操作,因为不像98年炒卢布的那次,冯一平能记得具体时间。所以扣除各项费用后,最终的收益在近一千万美金左右,其实也不错啦。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在上个月,和他记忆里的一样,伊拉克真的发了一次神经,突然决定停止向国际市场提供原油,原油和冯一平记忆当的一样。在上月旬大幅上涨,他又捞了小小的一笔。

    从结果来看。他瑞银的账户上的存款,在抽出整整一千万美金投资酒店以后,反而不止原来的六千多万,真是一个让人高兴的结果。

    这钱当然也不能躺在那里吃利息,除了只留下部分应急资金,其它的全部继续炒原油。冯一平记得很清楚,从现在起,原油价格就进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上升期,在明年9月的时候,会达到近十年来的最高点。

    冯玉萱今天也在请人吃饭。

    月底的安排她也知道了。她当然很高兴,海边,她也是头一次去。

    今年一年,只新增了两家分店,天天都是忙那些原事,也就是处理找上门来的加盟商,算计划外的工作。

    可是,这些事要是没一个人盯着,还真不成,这一年到头,虽然好像没做什么大事,可是除了过年关门放假的那几天,平常真是一天都不得闲。

    为了过好这个不算很纯粹的假期,她这两天也在给下属交待和安排工作,在午的时候,突然接到在市里时拜的干姐妹,周玉芳的电话,她要和男朋友来省城。

    自从到了爸妈身边以后,冯玉萱和周玉芳联系的不多,一个是忙,一个是冯玉萱觉得,原来自己的那些想法和做法,不但幼稚,而且很自私,所以她从心底里,有些抗拒想起那一段让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羞愧和脸红的日子,只逢年过节的时候给干妈打了电话,没有去看望过。

    冯一平他们在气温更低的北方,大晚上的还能光着身子在屋里跑,是因为北方统一供暖,在省城可不行,江城的冬天,阴冷刺骨,今天又下着小雨,车站候车厅里冷得厉害,冯玉萱虽然还是有点胖,但是也不抗冷,呆了一会,她还是回到车上坐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她看到依然是短发的周玉芳,穿着件半长的蓝色羽绒服站在候车厅前的台阶上打电话,她连忙冒雨跑过去,“这里,玉芳,”

    周玉芳把小包顶在头顶,笑着跑过来,“刚来啊,”

    “哪里,早就到了,里面太冷,我就在车上坐着,走,去车上。”她挽着周玉芳的手,上下打量了一遍,“你还是这么瘦,”

    “呵呵,你还是有些胖,怕是日子过得太好了吧!”

    “没办法,每天忙得要死,就是瘦不下来,我弟说我是喝水也长肉的那种体质。”

    “哈哈,他说的还真对,你弟在首都挺好的?”

    “他啊,好的很,你说他就一个人吧,偏偏买了一套很大的别墅住,要是让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晚上我还会怕。”她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周玉芳不是两个人来的,除了她瘦高个话不多的男朋友小胡,还有一个年纪看上去比她们都要大些的年男人,穿着皮夹克,这时笑着接了一句,“你这也不胖啊!”

    周玉芳介绍道,“这是我们一朋友,史老板,搞工程的。”

    如果冯一平在场,他马上就能认出来,这就是那个让冯玉萱后来搭上了后半辈子的人,就是那个怂恿着冯玉萱,在冯一平最难的时候,结实的坑了他一把的罪魁祸首,没想到兜兜转转之后,他们居然又以这样的方式见了面。

    史姓年人向冯玉萱伸出手,“你好!”

    冯玉萱淡淡的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你好,”

    “酒店订好了,我们先吃饭,下午我们去逛街,晚上玉芳你和我一起回家,好不好?”

    “好的,你做主,我们这次来也没什么事。”

    车还是冯振昌的那辆面包车,这么些年风风雨雨的下来,已经很老旧。

    平常后面的两排座位都会拆下来,好多装些东西,今天冯玉萱特地叫人装了一排座位,座椅虽然没破,可以坐上去很硬。

    史佸赅坐上去,在车里粗粗的扫了几眼,“冯经理真够节俭的,这样的车,现在有些不合你身份吧,我最近也准备买车,新推出来的一款吉普不错,不到二十万,改装的空间又大,挺好的。”

    这个杂种就是在信口开河,别说他根本买不起,他现在连驾照都没考呢。

    “我这车挺好的,耐用,又能装东西。”冯玉萱回了一句。

    这两年她变化很大,当她一年也有几十万的收入以后,好多她原来很在意的事情,早就不太在意,比如买衣服都没有原来打工的时候勤,一年买不了几件。

    再说她主要是在市里的各家店跑,也用不着去拜访什么客户,还是面包车适用,去店里看的时候,还能顺道带不少东西过去。

    她现在也和冯振昌一样,经常天没亮就起来,和采购的去农贸市场买菜,开冯振昌的那辆世纪去,能装什么东西?

    梅秋萍曾经跟她说过,要不要买一辆好点的车,比如桑塔纳什么的,她觉得暂时用不上,冯一平也不太赞同,跟她说农历年前,上海通用就会有一款很漂亮的商务车上市,到时买一辆挺好。

    当然,要买新车的事,冯玉萱跟周玉芳可能会说,对说话的这个今天第一次见面的人,没有必要提,现在的她,早就不会斗富炫富什么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