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萱果然转过头来看着他说,他见状更来劲,“再说,这个面馆也一直是你一个人在撑着,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他们什么都没干,只想着分钱,是吧!”

    我这番话一定说到她心里头去了,史佸赅心想。》,

    谁知接下来的事情,和他想的大相径庭,冯玉萱是听进去了,不过听他说完,却把汤碗在桌上重重一顿,里面的鱼丸汤都溅了出来,有些差点溅到他脸上。

    “史老板是吧,要不是看在玉芳的面子上,我这碗汤现在就泼在你脸上你信不信?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你算老几?就这样挑拨我和我家里的关系,你安的是什么心?还为我想,用得着吗?我跟你很熟吗?我是蠢还是笨?还是没你有本事,要劳驾你帮我想?你当我是什么?那些没脑子的小姑娘吗?你还是先为自己想想吧!

    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按你说的,八几年就开始在外面接工程,认识这个领导那个大官,怎么到现在还没混出个模样来?连老婆都跟你离了婚,我要是你,早就找一块豆腐撞死,吐口唾沫淹死,夹根面条吊死,居然还有脸教我做事!”

    “玉萱,算了,”周玉芳见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场上气氛骤变,连忙劝冯玉萱,“小胡,你也叫你朋友少说两句。”

    这个姓史的是小胡认识的朋友,周玉芳今天也是第一次见,这一路上,只感觉他油滑了点,没想到这一张嘴是这么欠,都不是小孩子,他的那点小心思大家都能看得出来。但是第一次见面就和冯玉萱说这样的话,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

    “算了?玉芳,你这带来的是什么人?一把年纪的,都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冯玉萱的一张嘴,一向是很厉害的,这时就好像机关枪一样扫过去。对面的史佸赅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他却还坚持讪笑着说,“玉萱,你看看你,怎么就急起来了呢?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也是一片好心啊!”

    “你这是好心吗?好心的挑拨我和家里的关系?你这就是地道的驴肝肺!”

    她也懒得理那个史佸赅想再说什么,站起来拿包,“玉芳。走,我们回家。”

    要是冯一平在场,他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曾经的这个把姐姐迷得团团转的人,现在在她眼,什么都不是。

    人都有底线,在外人面前,纵是家里人有千般不好。一般人也都会帮着遮掩,何况现在家里并不是这样。

    听了那个姓史的话。冯玉萱更气的是,爸妈明晰产权结构的那一次,她开始差不多也是那么想的。

    弟弟有那么大的生意,面馆这边没出什么里,为什么还要和她争面馆?而且爸妈还坚持给弟弟的股份比给她的要多?

    后来她是真的想通了,妈妈说的对。不是她成就了面馆,她有今天的成就,都是面馆造就的。

    而面馆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在开第一家的时候,弟弟的谋划。从选址装修到那么多程序规矩的制定,完善了以后,后来的只要复制就好,她自己只不过是萧规曹随,一直按着这套东西来,并没有什么大的创新。

    史佸赅现在说的这些话,差不多就是她当初的心里话,所以她才觉得特别难堪,她想到的是,等下马上给爸妈和弟弟打电话。

    “你别生气啊玉萱,小胡和他熟一点,我和这个姓史的也不熟,不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人。”周玉芳很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就是碰上这样的人叫人倒胃口。”冯玉萱挽着她的手,“你吃饱了吗?要不我们买点卤菜回去喝酒吧。”她们两个,其实都有点酒量。

    “好啊!”

    冯玉萱他们走了,剩下两个尴尬的男人在那里坐着,“老史,”小胡也有些不高兴,周玉芳是有其它的闺蜜,但是和这个干妹妹的感情,其它的闺蜜是比不上的,这一趟来,本来是联络联络感情的,现在倒好,“你今天这些话,真的是有些冒失。”

    “是是,小胡,今天怪我,唉,棋差一着啊!来,我们继续,今天这顿我们买单。”

    周玉芳进了屋,首先就说,“玉萱,你家里装的真漂亮。”

    虽然已经过去几年,装修的潮流也变过几次,但是这套房子的装修,现在看起来丝毫不落伍。

    “漂亮吧,是我小舅的装修公司做的,这个方案主要还是我弟弟出的呢,说至少能管个十来年不过时,对了,你的新房装修了吧,真可惜,应该用我家的装修公司,不是我自夸啊,就是在省里,嘉盛装饰也绝对是水平最好的装修公司。”

    “是啊,真可惜,小胡他们家找的装修公司,我们的房子,到下个月就能装好,”周玉芳在房子里转了一遍,“这么大的房子,现在就你一个人住,晚上你不怕吗?”

    “呵呵,我这算什么,我弟弟那一套,上下两层,百多平方,还有一个百多平方的大院子,他那么小,住那么大的房子都不怕,我还怕什么。”

    周玉芳把带回来的那些卤菜装盘,冯玉萱麻利的用鸡汤煮了些冰箱里的各种丸子,煮熟还要一会,“玉芳,你先看看电视,我给我爸他们打个电话。

    冯玉萱其实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真的又觉得分股份的那一次,有些不懂事,她今天也明白过来,爸妈之所以那么急着把面馆的股份定下来,怕也担心她会找一个不明理的丈夫,到时她一受怂恿,说不定真的会做出一些叫家里人伤心的事出来。

    之所以要分给弟弟一些,除了弟弟的功劳,主要的怕还是爸妈知道她真遇上什么事,会处理不好,所以一定要弟弟也为面馆的事上上心吧。

    可是这些话,并不好说出口,无缘无故的跟爸妈道歉,算了吧,自己心里明白就好,“爸,你们吃了吗?这两天忙不忙?”

    “我们都准备睡了,你那边没什么事吧?”冯振昌说。

    “没有,都挺好的,天气冷,叫那两个看厂房的烤火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建在村里的那两家厂,因为在几个塆间,前后不靠,晚上还是找了两个人帮忙看着。

    “放心,我都说过了,叫他们衣服穿多点,被子盖厚点,厂里一律不准见火。”

    “那就好,你们早点睡,”

    “你也早点睡,不要忙的太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