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死心

 热门推荐:
    冯一平他们吃完了涮肉,正结账的时候,接到姐姐的电话,也纯粹是闲聊,“忙不忙,学习能不能赶上?”

    “都挺好的,你呢?”

    “我挺好的,你那边冷,记得多穿点衣服,不要只想着爱好看,结果冻的颤。”

    “知道知道,”

    “你告诉姐姐,现在是不是交女朋友了?”冯玉萱突然转移了话题。

    “是的,”冯一平笑嘻嘻的把黄静萍的一只手塞进自己风衣口袋里,两个人就这样挽着去停车场,金翎看到他们俩又这样花式秀恩爱,撇了撇嘴,唉,自己也是到了真要找一个的时候。

    “真的啊!”冯玉萱没想到这么随口一问,就问了这么大一个八卦出来,“她是你同学吗?哪儿的?人好吗?漂亮吗?”

    “放心吧,她哪哪都好!”冯一平边说边捏了捏旁边黄静萍的脸蛋,“寄什么照片,月底开会的时候,你就能见到她。”

    冯一平挂了电话,“我姐姐问我要你的照片呢!”

    “啊,一平,这次去开会就要见你家里人啊,那我不去行不行?”黄静萍想起这个,有些发怵。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这么漂亮这么好的儿媳妇,还怕见公婆吗?”

    “那我们现在回去见我爸妈,你就不担心?”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我这样的人,就像夏日夜里的萤火虫,到哪里都闪闪发光,引人注目,你爸妈会不满意?”其实,如果真的去见黄静萍爸妈,担心是不会。紧张肯定是免不了的。

    “呕,”那边金翎已经坐在车上,听到了冯一平的这番话,作势若呕。

    “你看吧,就我这魅力,把冰山一样的金姐。也融化成了一个谐星一样的人。”冯一平拉着娇笑连连的黄静萍,对金翎那边说,“金姐,你不是有了吧!”

    一串钥匙从车窗里飞出来,“你说谁是谐星呢!”

    冯玉萱回到客厅,周玉芳正拿着勺子搅那些丸子,“熟了,我们开动吧!”

    两个人喝的是白酒,周玉芳看着冯玉萱有点神思不属的。就问她,“怎么了?”

    “我才刚知道,我弟弟交了女朋友。”

    “唉,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哪个大学生在学校不谈几个女朋友的,何况是你弟弟那么优秀的人。”

    “我有些担心,你说,他不会被人骗吧?”

    “你真是咸吃萝卜操淡心。你弟那么精的人,粘上毛就是猴子。女孩子骗他?怕是只有他骗女孩子的份。你还不如操心操心自己,你也不小啦,只比我小一岁,二十四了吧,个人的事准备怎么办?现在有多少人追你?有没有意的?”

    “什么多少人追啊,我现在哪有心思想这些。每天忙都忙不过来呢,来,喝酒!”

    “那你跟我说说,想找个什么样的呗!”

    “什么样的啊,我想想啊。”冯玉萱拿着根鸭脖子啃着,“首先得是人好,就是德行好,其次呢,要么就是能力比我好的,能帮上忙,要么能力还不如我,但是愿意呆在家里的。”

    “你装什么,现在想?我看这肯定想了不是一两天吧!”见冯玉萱说出了这么明确的要求,周玉芳笑她。

    第二天上午,冯玉萱没有陪他们逛街,午的时候,周玉芳在车站门口给她打电话,说回市里,不一会,就见冯玉萱站在对面那家面馆门前朝她招手。

    “东西都买齐了?”冯玉萱看着小胡推着的一个大箱子,把手里的几个礼盒递给她,“这是带给干妈的,她现在上了年纪,冬天最好要补一补,你不要偷吃啊!”

    周玉芳也不跟她客气,笑嘻嘻的接过去,“妈要是吃不了,我再帮她,好啦,知道你忙,你早点回去吧,年前一定要来啊!”

    这时史佸赅从后面走上来,“玉萱,对不起,昨天我是太鲁莽了些,不过,我说那些话真的是为了你好,为了表示歉意,我给你买了个包,请你一定收下。”

    他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包来,上面是显眼的logo,是个广为人知的奢侈品牌子,这是他今天背着周玉芳他们,一狠心去买的,虽然是专卖店里最便宜的一款,但也要千多块,买了这个包以后,他身上就真的没剩下什么钱。

    冯玉萱都懒得看他,更不看那礼物,“玉芳,小胡,一路平安!”

    说完转身朝回走,结果史佸赅又拦到前头,冯玉萱恼了,“史老板是吧,我和你不熟,请你不要叫的这么亲热,我更不会要你任何东西,你还是送给其它女孩子吧,现在麻烦你让让。”

    店里有几个员工一直关注着这边,看到一根男人拦住他,一个小伙子在楼下喊,“冯总,你没事吧!”

    “没事,你不用过来,”她绕过拦在她前面的人,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周玉芳拉着小胡的手,“还等什么,走吧!”

    “老史,走吧,车快开了,”

    “哦,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他现在可不能回去,这么贵的包,要是不赶快去退,那真的就砸手里了,这些有点钱的,都他妈不好糊弄,下次还是找那些刚从农村出来,没赚到什么钱,也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姑娘吧!

    在车上坐了下来,周玉芳叮嘱男朋友,“我跟你说啊,这样的人,以后不要再跟他来往。”

    “知道了。”小胡闷闷的回答。

    “你别不高兴啊,我和玉萱是站一边的,我是看你面子上,才没有当面呛那个姓史的,也不说玉萱家里的条件,就他十多岁快四十了,还一事无成,已经离过一次婚的,居然一见面就打玉萱的注意,他自己也不照照镜子?

    而且他那说的是什么话?刚见面就这样挑拨。关系再好的家庭有这样一粒老鼠屎掺进去,那肯定也不得安生,那他会不会对你说这样的话?我想肯定会,这样的人,你以后一定离他远点。”

    周玉芳还真说对了,史佸赅还真以过来人的身份。对小胡说过一些话,主要是关于婚后夫妻共同财产,以及赡养老人方面的,就一点,现在离婚的越来越多,心里一定要有本帐,不要傻乎乎的把老本全贴进去,当时居然还觉得挺有道理的,现在想想。也全他妈扯蛋的很。

    冯一平现在不知道冯玉萱这两天遇上的这事,要是知道了,非得大醉一场不可,他现在头痛的很。

    刚上了两节枯燥的数学课,就匆匆赶到公司,这些天,送过来的件越来越多,好像每一份都很重要。而且到年底,关于钱方面的件也越来越多。马虎不得。

    此外,包卓远把那些稿件的英版也给他发了过来,其不少专业词汇的英单词他是第一次见,得一边翻字典一边慢慢的啃。

    “你不吃午饭?”金翎站在门口问他。

    “在学校吃过了,给我带点水果回来就成。”

    好像过了不一会,有人敲办公室的门。他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请进,”。

    “一平,我看你午没吃饭,这可不行。午饭不吃,下午哪里有精神,所以到外面买了点快餐,我们一起来吃吧。”

    不容冯一平拒绝,她自顾自的从纸袋里掏出一样样东西来,摆在茶几上,都摆满了,有开封菜的汉堡,有炒肝,门钉肉饼,蒸饺,还有乳鸽汤,看样子,至少得跑家店,就这么短的时间里,她一定得是马不停蹄的打车才能买的这么全。

    不得不说,她是很会打扮自己的,合体的黑色套裙,紫色的衬衫,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再加上本来就出众的容貌和s型的身材,完全满足人么对秘书的所有幻想。

    “哇,这么多好吃的,闻着味道我就饿了,”冯一平坐过去,拿了一个汉堡吃起来,按理说,刚来首都的时候,就和她把话说的很明白,难道一定要直白的说才行吗?

    他琢磨着如何起头,方颍芝把两个塑料勺子到饮水机那里接水烫了一遍,“喝点汤吧,”

    汉堡配乳鸽汤,还真有国特色。

    方颍芝找到了话题,“对了一平,听说公司安排月底去亚那边开会?”

    “是,主要是各公司的总经理和股东们,商量成立总公司的事,可能有些人会带家属去吧,我爸妈和姐姐,还有外公也会去,想到要一次见这么多长辈,静萍现在紧张死了。”冯一平轻松的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对了,小芝,你男朋友还在市里吗?要不要让他来首都找工作,这样两地分居是不行的。”

    “我哪有男朋友?”方颍芝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有些落寞。

    “也是,就以你的条件,是得好好挑挑,不过首都这边是各路俊彦的集地,机会多的是。”

    “我看上了别人,别人却看不上我。”方颍芝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冯一平一直闷头吃东西,只作不知。

    “哟,这么丰盛,还用的着吃水果吗?我没打扰你们吧!”金翎拿着一小盒切好的猕猴桃和两个苹果走进来。

    “是啊,小芝比你细心多了,对了金姐,这两天抽点时间陪静萍去买点衣服吧,泳衣什么的她都没有。”

    “哦,”金翎觉得有些奇怪,这事昨天冯一平就和她说过啊。

    “金总,一平,我吃好了,你们慢吃。”方颍芝再也坐不下去。

    金翎娴熟的削着苹果,听着方颍芝的脚步身远去,“你可不要再自讨苦吃啊!”

    “我知道,”冯一平夹了一片猕猴桃,“一定对金姐你一心一意的。”

    金翎削的好好的苹果皮,一下子断了,“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