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着行李车一出凤凰国际机场,冯一平就赶着把身上的那件毛衣脱掉,出发的时候,首都是零下度,刚才飞机上的预报说,这儿,最低温度21度,最高2度,一下就从寒冬到了炎夏。∏∈,

    黄静萍和金翎都比较强悍,早上出门的时候,就都没穿毛衣,这时把直接把外套拿在手里,把长袖体恤的袖子一卷,鼻梁上墨镜一架,完全无痕过渡。

    “一平,”梅义良穿着一件很花哨的短袖衬衫,从停车场那边跑过来,一听有人喊,黄静萍就有些紧张,连忙从冯一平手里把手抽出来。

    “小舅,你这身打扮够潮的啊!”

    “呵呵,这边都这样,金总你好!”

    “你好梅总!”

    “小舅,我跟你介绍,这是我女朋友,黄静萍,”

    “呵呵,早知道了,在镇上不是见过几次吗?走吧静萍,大家都等着见你呢!”

    听了这个,黄静萍就更紧张,“梅总好!”她有些局促的打了声招呼。

    “别,你还是随一平叫吧,叫梅总太见外。”梅义良一手一个,拎着她们俩的箱子走在前面。

    车是从酒店租的一辆子弹头的商务车,黄静萍和金翎坐在后排,梅义良跟他们介绍着,“那边就是天涯海角,我们住的酒店就在旁边,有专属的沙滩,在房间里就能看到大海,环境挺好。”

    金翎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外面耀眼的阳光,很享受,黄静萍则一声不发,缩在座位上,见冯一平回头。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别担心,有我在呢!”冯一平伸出手去,黄静萍连忙紧紧的握住,像是要从他的手上汲取力量一样。

    “就是,别担心,见到一平找到你这么好的女朋友。大家高兴都来不及呢,没什么好紧张的,大家都挺好说话的。”梅义良也安慰她。

    事实证明,冯一平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到了酒店门口,黄静萍一下车,整个人的气质就完全不一样,刚才那副可怜巴巴的神态不见踪影,神采奕奕的。比平日还要精神几分。

    就像男人一向总想着抱得美人归一样,女孩子估计也一直都在准备着第一次见男朋友父母的这一天,虽然有些担心,但这样的场景,她们在脑海里肯定演练过好多遍,所以其实心里还是有谱的。

    “我爸和一平爸妈,住在那边的别墅,金总一起过去坐坐吧!”

    “对。一起过去坐坐吧金姐,我爸妈都没见过你这种档次的官二代。”冯一平也热情的邀请。金翎现在过去,多少能帮着黄静萍分担一些压力。

    “哎,”梅义良在冯一平肩膀上拍了一下,“怎么和金总说话的!”

    “没事梅总,你这个外甥,今天这样说。已经算客气的。”

    “金总您别介意啊,他以前还好,现在有时说话总有些没大没小的。”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听着哗哗的海浪声,个人跟在服务生后面。沿着铺在地上的木栈桥,走到酒店主楼旁边的一座别墅前,冯玉萱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站在门旁边,手搭着凉棚朝这边看,冯一平朝她招手,她却推门进去了,什么情况?

    等服务员把行李箱放在门前的台阶上,大门开了,冯玉萱和慧慧一人拉着一边,做了个手势,“请进!”

    外公和爸妈,还有小舅妈,这时也都站在大厅里,笑呵呵的看着这边。

    “外公,”冯一平叫了一声。

    “一平到啦,路上顺利吧!”

    “挺顺利的,”

    “来,都坐,”梅秋萍把大家往沙发上让,第一次隔这么长时间见冯一平后不过来拉着他嘘寒问暖,一直笑眯眯的看着冯一平旁边的黄静萍。

    金翎和黄静萍,都是第一次和家里人见面,冯一平给她们介绍,“这是我外公,我爸,我妈,我小舅妈,还有我姐,那个小家伙,是我小表弟,慧慧,”

    他介绍一位,她们就跟着招呼一位,末了,冯一平指着金翎说,“这是将来总公司的总裁,金翎,她是美国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她爸是省计委的主任,正厅级,虽然和市长一个级别,但是权力大的多。”

    哈佛神马的,外公他们不知道,但是市长他们肯定知道,“金总你肯委屈在我们这样的小庙,我们深感荣幸。”

    这样的话,冯振昌现在也随口就来。

    “那里,叔叔您客气!”金翎现在性子也好的很。

    “还有,最后这一位,”冯一平拉着黄静萍的手,“这是我女朋友,黄静萍。”

    “外公好,冯叔叔好,阿姨好,小舅妈好,姐姐好,”黄静萍站起来,又一次跟他们打招呼。

    坐在小舅大腿上的慧慧喊,“还有我呢,”

    “对,怎么能忘了你呢,慧慧你好!”

    “好,好,好,”外公笑着连说了个好,“不用这么客气,你坐着说吧!”

    “谢谢外公!”

    “大家吃水果,”冯玉萱端着一大盘本地的应季水果过来。

    冯一平挑了一个芭乐,切成两半,分给金翎和黄静萍,“这个你们吃挺好,不但抗氧化,延缓衰老,美白,还是一等一的减肥水果哦!”

    听了前面的介绍,她们还挺高兴,可是后面的那一句,她们就不太高兴。

    “一平,你瞎说什么,她们哪里胖了?”小舅妈笑着说。

    “对,如果减肥效果好,就我吃合适,”冯玉萱也挑了一个,“妈,你也多吃,延缓衰老的,你吃了明年比今年还年轻。”

    “那我不是成了妖怪?”梅秋萍笑着接过去,在冯玉萱身上拍了一下。

    慧慧已经上了半年幼儿园,听得懂大人的话,也从盘子里挑了一个,献宝一样的递给蔡虹,“妈妈,你也吃。”

    “哈哈,”这还真是一个贴心的小家伙。

    “对了,静萍,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梅秋萍笑着问。

    “是的,阿姨,我爸在镇上工作,我妈在镇上开个小店,前几年你们过年回家的时候,我们都打过照面,”

    “难怪呢,我就说怎么看起来眼熟,你爸妈还好吧?”

    “挺好的,”

    “你爸在镇上那个单位上班,现在忙吗?”

    “林业站的,”

    “哦,那挺好的,你们家就你一个吗?”

    “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

    估计每个女孩子,第一次去男朋友家,都得是这样的经历,当然,男孩子第一次去女方家,估计也是一样一样的,不过梅秋萍也太性急了些,这问起来,估计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但金翎还在呢,她怎么会耐烦这个。

    “妈,我先送她们去酒店安顿好,午饭后你再审好不好?几千里飞过来,水都没喝几口呢!”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审,我不是关心静萍吗?”

    “那你过会再关心好不好,让她们先歇一歇。”

    “没事,我和阿姨聊的挺好的,你先送金姐上去吧,”黄静萍笑着对冯一平说。

    这话说的敞亮,这情商,绝对顶呱呱的,看起来女孩子都一样,看上去好像柔弱无依的,其实,抗压能力绝对都是一等一的。

    “就是,静萍晚上就和我睡吧!”冯玉萱说,看起来她居然也颇合姐姐的眼缘。

    “那梅爷爷,叔叔阿姨,我先告辞。”金翎起来道别。

    冯振昌把她送到门口,“我托大,叫你一声小金姑娘,午一起来吃饭吧!”

    “叔叔您就叫我小金好,午可能真走不开,公司的人都到了,我还要和一平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日程,”这个午餐,看起来是冯一平的家宴,主要是欢迎冯一平女朋友的,她才不想掺和呢。

    “没事,爸,晚上大家都在一起聚餐,”以金翎的性子,今天能有这么的表现和耐心,已经很出乎冯一平的意料。

    “那行,辛苦小金姑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