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扮演起了服务生的角色,拉着金翎的行李箱,走在她后面,“你爸妈挺和气的,”

    “那是,也不看是谁爸妈!”

    “真受不了你,自大的都没个边了,”金翎笑着摇头。£∝,

    “金总,一平,”高志毅和李嘉两个,女的漂亮,男的……丰润吧,穿着清凉,手牵手的站在酒店门口和他们打招呼。

    高志毅这两年很辛苦,这样的会也少不了他这个实际上的办公室主任,至于李嘉也来,那完全就是安排给他的福利。

    “高哥,你这身材,啧啧,”冯一平看他几眼,再看李嘉几眼,“再这样下去,小心哪一天就成了弃男,为你着想,为你和李嘉的未来着想,看来还是得给你多安排些任务,不瘦下来怎么行?”

    “我家老高这样挺好,倒是你,怎么样?今天能过关吗?”

    感情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事,“别人不知道静萍,你还不知道吗?肯定没问题。”

    到现在为止,还有老蔡、熊玉良和周新宇没到,洪浩然带着老婆去了海边,丁强带着老婆去市里,物流公司的张必兴说是去逛海鲜市场,徐斌最惨,还在抓紧完善他的工作计划,更惨的是,明天冯一平又会给他压一个任务。

    杂志创刊在即,包卓远现在火烧眉毛,这次会议他和杂志社缺席。

    其实这次会议并不复杂,所有的公司里,除了家具厂和嘉盛装饰,其它的实际上都是冯一平独资,他这一次虽然准备成立总公司,但并不准备成立这一级的董事会。

    深圳的家具厂。老蔡占的比例只有10%,装饰公司,小舅占了40%,镇里的那家家具厂,一共有四方参股,村里占10%。小舅也占10%,老蔡占25%,其余的归冯一平,这几家公司,就成立公司一级的董事会就好。

    便利店,将来要准备上市,快捷酒店,也是朝着上市奔,面馆也朝那个方向努力。如果现在把这些都整合在一起,将来再上市的时候再朝外分割,更麻烦,还不如就这样松散些。

    再说,不管是两家家具厂还是装饰公司,发展的方向已经定了下来,而且不管是老蔡还是小舅,对冯一平都充分信任。也没有必要由董事会来监督发展方向的问题。

    说白了,这次的事。主要是冯一平为了给自己减负,总公司的那一套班子,其实就是他的办事机构,当然,客观上来说,成立总公司。也能协调各公司之间的关系,优化资源配置。

    不过,说起来简单,筹备起来还是比较复杂,机构好办。主要麻烦的是总公司这一块人事任命的问题,总裁是金翎,本来周新宇也似合适的副总裁人选,但是这样一来,有佳就占了两个,显然不合适。

    而且现在的业务,主要集在块地方,省城,深圳和首都,所以任命了常在省城的梅义良为副总裁,深圳那边,现在虽然只有一家工厂,但是冯一平将来还准备加大在那里的投资,老蔡就成为另一位副总裁。

    财务和人事部门,这个变化也不大,主要起汇总和对下一级监督的作用。

    另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是,冯一平提出,在总公司层面,设立一个销售部,统一负责所有公司的销售,现在不管是软件公司,还是家具厂,金属制品厂,包括装饰公司,其实本来就都是抱团开拓业务,成立一个这样的部门更好,这个部门的负责人,由原智通公司的销售负责人王志强担任。

    智通公司初成立的时候,投入很大,但随着基础的夯实,主打产品也日趋完善,已经不用再追加投资,特别是在王志强的努力下,智通公司今年的销售很喜人,如果就从投入产出比来看,智通公司是最好的一家,而且未来的几年,这个趋势仍将持续。

    果然软件业是暴利的行业,难怪比尔盖茨雄踞世界首富那么多年。

    人事安排的问题,冯一平也已经和各人都分别通了气,比如周新宇,金翎升任总裁后,还兼着有佳的总经理一职,他只是个二把手,但是这些年他出力很大,冯一平担心他有意见。

    好在周星宇想的开,金翎迟早是要从有佳出去的,那他到时不但是有佳的总经理,而且肯定也能兼个副总裁,因为从目前来看,所有的公司里,有佳的销售额最高,今年就能突破一个亿。

    金翎和高志毅两个,又一次检查晚上要提前发给大家的件,然后还要落实明天会议安排的相关事宜,包括时间安排,会议场地租用等等,冯一平还挂记着一个人面对一家人的黄静萍,“都交给你们了,大家的午饭我也不管,我得回去。”

    “都是成年人,吃饭这些事不用担心,你去吧,多帮静萍分担点,”金翎也牵挂着那边。

    在首都对这些日子,金翎和黄静萍的关系发展的不错,虽然年龄相差了好几岁,金翎好像是把黄静萍当妹妹来看待,但其实就是在朝闺蜜那个方向发展。

    别墅里没有冯一平想象的那么沉闷,梅建和冯振昌,躺在椰树下的躺椅上,悠闲的吹着海风,一人手边一杯椰汁,小舅陪着慧慧,在沙滩上堆城堡。

    屋里黄静萍和妈妈她们在门厅那打牌,落地门敞开着,抬眼就能看到几十米之外那碧蓝的大海,安逸的很。

    冯一平看了一下,气氛也融洽的很,就这么一会工夫,黄静萍就成功的融入了进去,不管是和妈妈、小舅妈还是姐姐,都有说有笑的,显得很自在。

    “有彩头吗?”冯一平问了一句。

    “啊,你回来啦!那边安排好了吗?”黄静萍看着他笑。

    “有高志毅呢,不用我安排。”

    “放心了吧,我们没把静萍给吃了!”梅秋萍看着儿子说,脸上装作生气的样子。

    “妈,你这是吃醋了吗?”冯玉萱趴在妈妈的肩头笑。

    她那个位置太正,果然,梅秋萍顺手送给她五个栗子,“那你也早点找一个,也让我吃吃醋。”

    冯玉萱做作的揉着头,“小舅妈,静萍,你们都看到了吧,我妈就是偏心,我都这么大了,她还经常打我,再看看一平,这么多年,妈你动过他一手指头吗?”

    “唉,谁让我们是女儿呢,生下来就没有儿子金贵。”蔡虹也装模作样的为冯玉萱鸣不平。

    “谁说的,静萍就很金贵。”

    黄静萍家就只有姊妹两个,梅秋萍怕她听了蔡虹的这话会多想。

    蔡虹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静萍,你别在意,我是开玩笑的啊!”

    “其实我觉得也是,小的时候,爷爷奶奶他们更喜欢那些堂哥堂弟。”黄静萍也笑着说。

    “对,小时候奶奶看到一平,总是这里摸出一点好东西,那里摸出一点好东西给他吃,我们这些孙女就什么都没有。”冯玉萱深有同感。

    “他们喜不喜欢没关系,现在有我喜欢你不就好啦!”冯一平走到黄静萍身后,摸着她的头发说。

    “妈,你看吧,这就是你最爱的儿子,还没娶媳妇呢,就已经忘了娘,我看你以后,只能指着我这个你不喜欢的女儿。”

    “姐,你有本事把刚才那话再说大声点,让外公和爸听听。”

    “说就说,本来就是,”她伏在桌上,小声的说,“我觉得外公也是,最喜欢的还是孙子和外孙,孙女和外孙女,真的又差点,啊,妈,你别打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梅秋萍又要给她几个嘣栗,连忙朝蔡虹那边躲。

    “在父母的心里,女儿儿子都是一样的,以前爷爷他们那一辈,是有些重男轻女,但是等都长大了,他们说不定还会疼爱孙女多一点,因为孙女乖,体贴,听话,静萍你说是不是?”

    “对,我爷爷现在挺喜欢我的。”

    “可是,外公好像还是喜欢一平多过喜欢我。”

    呵呵,姐姐的这个怨念啊,看来一时半会还真放不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