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的阳光下,湛蓝的大海边,洁白的沙滩上,那两个就那样随意的肩并肩坐着,女孩还把头靠在男孩肩膀上,静静的看着远方,在旁人看来,他们也是一道风景。↖,

    然而,金翎她们舍不得破坏的这样和谐、静谧、隽永,又有些小清新到招人羡慕的风景,没过一会就被人打破了,穿着一双新买的凉鞋,慧慧一边喊着“平哥”一边跑过来,小舅和小舅妈站在沙滩边木板铺成的路上,“我爸快到了,我们要去机场,慧慧说要来找漂亮姐姐,我就把他交给你们啦。”

    “好的,放心,我会照顾好他。”

    慧慧坐在他膝盖上,问的却是刚刚被他惊醒的黄静萍,“姐姐,我们去堆城堡好不好?”

    “好啊!”黄静萍也不再看海,牵着他的手,朝前边湿润点的沙滩走。

    这样乖巧又粉团似的小家伙,又懂了点事,原本就很萌,再故意更萌一点,萌萌哒的不行,哪个女孩子抗拒得了。

    不过他们俩堆城堡的水平,真的差得一塌糊涂,还是要冯一平这种,小时候撒尿和泥巴玩的高手出马。

    个人通力协作,总算做好一个还过得去的,类似于长城上的烽火台之类的东西,慧慧这时的兴趣又转移了,刚刚在沙子里翻出一个贝壳,他现在低着头,撅着小屁股在沙滩上找贝壳呢!

    黄静萍调皮的把手在冯一平的胳膊上擦了几下,看着那边可爱的慧慧,问了一个问题,“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不知道她是想到了将来,还是是受午的两次小争论的影响,现在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对我来说。其实不是问题,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但是两个人成家,其实并不是两个人的事,考虑到大人的意见,我觉得。如果第一个是个男孩,那样要好一点,你说呢?”

    “我也希望是这样。”黄静萍看着他一笑。

    冯一平说的这些,是大实话,也在农村长大的黄静萍同样能理解。

    虽然计划生育抓的很认真,在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说抓的很凶,下面的村里,到处也可见诸如“生男生女一个样,女儿也是传后人”的标语。包括刚刚梅秋萍说起来,也是儿子女儿一样好,但是在农村,还是有好多人希望后代里能有个男孩子。

    就是小夫妻无所谓,父母们肯定有所谓。

    比如梅秋萍,她现在对黄静萍很满意,但是,如果黄静萍顺利的和冯一平成家。然后第一个生的是女儿,到那时。估计她们的关系肯定会有影响,黄静萍爸妈也会有些失望,黄静萍就会有压力。

    如果第二个还是女儿,那矛盾肯定就会公开化,婆媳关系肯定不和。

    关于这一点,只有一个妹妹的黄静萍的体会。比冯一平还深刻,所以对冯一平的大实话,她也表示赞同。

    这里真的不存在歧视或者重男轻女这样的老观念,只是在现在和将来的几十年里,实情就是如此。国家下那么大的力气改变不了,冯一平更改变不了。

    “这也不能说我们的长辈们观念陈旧,要理解他们,他们一直在农村,其实现在传宗接代这个问题并不是很重要,关键是养老这个问题,在现在及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农村的这些老人,到做不动的时候,只能靠儿子养老,你说是吧!”

    “是,你不用多说,我明白的。”

    好多人一提起农村人执意的要生个儿子,都说他们愚昧,落后,老封建,其实他们真的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农民考虑过,就是十几年后,社会普遍比现在富裕,但就到那个时候,连生下来就有福利,同时覆盖了养老体系的城市里,一些老人的养老都成了问题,农村的那些没有儿子的老人们,养老能靠什么?

    靠政府?十几年后,农村领补贴最高的,是那些特困户,人均每月不到一百块。靠社会?一担米,几筐菜,邻居们偶尔接济几次没问题,时间长了,谁还有那个心?

    靠女儿?这还靠谱点。可就算有个忠厚的女婿,女儿女婿那边也有老人要赡养,在农村,自己父母还健在,就把岳父母接到家里赡养这样的事,不可能发生,除非是你不想过安生日子。

    为了父母的问题,闹得夫妻感情不和这样的事,在农村发生的不少。

    所以就像二伯家的大哥那样,一定要生个儿子的农村人,其实是基于很现实的考虑。

    从这一点上来说,为计划生育这个国策,做出最大牺牲的,又一次是那些原本就日子不好过,始终处在食物链底端的农民。

    冯一平开玩笑,“要不我们现在就准备生一个吧,趁着年轻,生一个班出来,我还听说,在彩云之南,北回归线上的一个县城,盛产双胞胎,那儿有一个双胞胎井,喝了那儿的井水,就能生下双胞胎来,要不我们也去那住一阵子,好不好?”

    冯一平边说边跑,因为黄静萍脸红红的抓着沙子朝他身上撒,可气的是,不明就里的慧慧,也站在她那一边,跟着往冯一平身上撒沙子。

    从小看大,这家伙,将来一定是个见着漂亮女孩子就忘了爹妈的那种人。

    “慧慧,”边上有人叫了一声,总算把冯一平给解放了,原来是老蔡到了,笑呵呵的看着这边。

    “外公,”慧慧叫着跑过去,黄静萍现在也不好欺负冯一平,瞪了他一眼,过去跟老蔡打招呼,暑假在深圳的时候,他们和老蔡就见过,也算是熟人。

    “你做了什么错事,”小舅笑着问他。

    冯一平觉得很冤枉,真没做什么错事啊!

    下午点,随着周新宇带着老婆赶到,所有人终于聚齐,今天下午还有个活动,要去爬市里的凤凰岭。

    那里是市区的最高峰,是能够全览全市的至高点,在那里观日落,也别有一番风味。

    因为地处市区,这儿早就被辟成了一个公园,设施很完善,上山有缆车,方便的很。

    但是公司安排的是,所有人,今天全部由那条宽只一米,行人稀少的山路爬上山,在山上休息之后,依然原路下山,再回酒店聚餐。

    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个团体活动,现在公司的这些管理层,好多相互之间都不熟悉,比如将要出任总经理的金翎,也就和冯一平,周新宇还有高志毅熟一些,和其它的人,包括小舅,说话都少。

    冯一平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磨合一下,不要让总公司的这一套班子,就像是陡然空降下来的一样。

    他本来还想找个拓展训练营的,但是拓展训练在现在还不太普遍,也找到了几家,可里面的项目,只是针对那些刚入职的年轻人,对冯一平的这个团队不适用。

    本来安排的是,老蔡和外公这老哥俩就呆在酒店,结果,不但老蔡不同意,外公也不同意,老蔡说,“我还没打算退休呢,就是想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多呆在一起。”

    外公则说,“四百多米的山,那算是事吗?我平常去砍柴的山,都比它高。”

    得,那就一起去吧!(。。)

    ps:  ps:开学季,今天带着儿子去幼儿园,被他拉着,在旁边小学标的准跑道上跑了一圈,也就四百米,而且是慢跑,跑下来就和以前的一千五百米考试一样,喉咙里干的就像撒哈拉,走路腿都发软,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着的。而且平生第一次清晰的感觉到,就是这样小跑,也要穿运动鞋的好,当时就有些悲凉的赶脚,这是真不年轻了吗?真怀念原来一双鞋包走天下的日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