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总,我敬您一杯!”

    这个冯总,不是冯一平,而是冯振昌,他那桌,这会热闹的很,小冯总还在上学呢,喝不了多少,也不好多喝,那只有找老冯总。

    这是晚上的聚餐,很热闹,他们包下了酒店餐部连着的两个大包厢,摆了四桌,来了的家属,也连同着出席。

    气氛很热烈,公司所有的项目,进展都不错,所以这些诸侯们,底气也都比较足,灌不了小冯总的酒,就去灌老冯总的酒,明天就会宣布是总公司总裁的金翎,当然也不能置身事外,任她百般推辞,也免不了陪每一个人喝一杯,再向每个人回敬一杯。

    当然,敬酒的也有分寸,总量还是有控制的,自己人出来一趟,要是把将来的头头或者老板的老爸给灌到要去医院挂水,那这事一定会沦为笑谈。

    冯振昌今天很高兴,换做几年前,来敬酒的这些,都是他要仰望的人物,现在一个个恭敬又客气的来给他敬酒,让他很有成就感。

    冯一平很好意思的和黄静萍一样喝果汁,看着那些酒量不错的人,其还包括一些家属,都跟着自家男人串桌敬酒,他就安安静静认认真真的吃着大螃蟹,连笑也不敢大声,在酒桌上,不喝酒的,或者酒量不行的,那就没有发言权。

    不过他很高兴,他最高兴的是,不管是爸妈还是外公,现在已经适应在这样的地方吃饭宴客,这是一个尤为难得的变化。

    冯一平清楚的记得,后来在他也算小有成就的时候,有一年秋节,他在酒店订了一桌。结果,那年都过了重阳节,爸妈还是在数落他,冯一平很担心,赚了一些钱以后,爸妈还会像过去一样。节俭到抠门,那将来免不了又会有各种矛盾,所以现在的这种改观让他很高兴。

    十个小时过后,酒店的会议室里,气氛也很热烈,人事安排,大家都已经很清楚,虽然说没有照顾到所有人,但也让人挑不出错来。大家议论或者说争论的焦点,还是在公司章程上。

    金翎之前在省商不愉快的工作经验,让她对内耗极端厌恶,对费用也特别敏感,所以她不希望这一次的下属,都变成工作只会帮倒忙,给她制造阻力,而花钱却一个比一个厉害的人。

    所以她在在考核上很严格。而且一切以数据说话,在各项费用的支出上。也是非常严格。

    说具体点,比如差旅费的报销,不但标准不高,而且很严苛,那些手脚大一点的,出差肯定要自己贴钱。

    而在招待费用上。她也控制的很严,那些人有请客的资格,不容岗位和不同级别,请客的限额,都有很细致明确规定。

    比如她就很明确提出来。嘉盛装饰,应该不存在招待费用,因为都是客户上门说好话,甚至请业务部的吃饭,拜托他们做工作,让公司快点把装修队派过去,采购各种材料,因为也坚持现款现货,应该也是那些零售商和批发商请他们吃饭。

    唯一要由他们请的,只能是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这一块的关系还是要维护,但是这一块的维护,肯定是由梅义良亲自负责,梅义良自己就是嘉盛的大股东,他肯定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

    这一点其实冯一平也很赞同,这一块的费用,如果控制的好,会很少,如果管理不严,那真是没数的,拿公司的钱请客,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的同时,还卖了人情,这样的事,大家当然都乐意干。

    其实真的牵涉到金额大的部分,应该是关于激励的那些条款,特别是将来公司股份的受让,但是他们都清楚的很,这件事,近几年之内都不用考虑,将来有了可以施行的条件时,肯定会有更详细的细则出来,现在提出来,只不过是给他们画一个饼而已,所以用不着在这一项上浪费时间。

    冯振昌也拿着个笔记本,认认真真的来参会,他全程基本上没发言,一直在做记录。

    这一次的会议,又给他上了一课,开始他感觉,包括他接触比较多的周新宇在内,都没有他大度、大气,大家都对那些条款在意的很,一个个都斤斤计较的厉害,但他听了一个上午就明白了,这才是认真的商业态度,形成共识之前,一定要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然后再用精准的语言记录下来,他以前奉行的那种打肿脸也要充大方的行事风格,只能用在村里的邻里之间打交道上。

    上午的会议进行了个小时,面对大家的各种诘问,金翎发现原以为做的很充分的准备工作,还是有很多不足,趁吃饭之前的这段时间,针对下午要讨论的问题,她又抓紧时间和高志毅商量,冯一平现在潇洒的很,很牛气对要他也留下的金翎说,“以后我就专注于战略上的事情,这些具体的事,就得由你多代劳。”

    虽然表现得牛气,但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一直把黄静萍拉在身边做挡箭牌,天晓得被大家驳了一上午的金翎,会不会顺手把本子啊,笔什么的,当暗器丢过来呢。

    冯振昌和冯玉萱父女两个,散会后朝别墅走,边走边讨论着上午的感触,看冯一平跟在他们后面出来,问了一句,“现在回去吗?”

    冯一平捏了捏黄静萍的手,“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午饭后再回去。”

    等爸爸和姐姐上了电梯,黄静萍好奇的问他,“不是都没事了吗?”

    “怎么没事?”冯一平特意带着她上了一层楼,然后才按电梯,直达顶层,他这些举动,让黄静萍很不解,“去顶楼有什么事?”

    “当然是正事,”冯一平把她推到一间套房门口,变魔术似的,从口袋来掏出一张房卡来,献宝似的对她晃了晃,黄静萍总算明白了他的企图,转身就想往回跑,冯一平当然早有准备,一把拦住她,把挣扎着的黄静萍抱进了房间。

    “我不,叔叔阿姨她们要是知道了会怎么看我?”

    “他们不会有任何意见。”这两天,黄静萍和姐姐住在一起,冯一平和外公住在一起,两个人很难有独处一室的机会,“我是计划着这次也算我们顺道来度一个小蜜月的。”

    “别,我不!黄静萍本来意见很坚决,但是当冯一平把她放在卧室的大床边的时候,她立马软化了下来。

    卧室的风景很漂亮,大大的落地窗子,可以让你一览无余的看到外面碧蓝的大海,还有游艇优雅高傲的从海面上划过,但是,让她软化的不是窗外那美丽的风景,而是床上由玫瑰花瓣布置成的心形,对这些浪漫的小手段,女孩子,特别是热恋的女孩子,哪会有什么抵抗力?

    “喜欢吗?”冯一平对着她耳朵说,热热的气息吹过去,红晕迅速从她耳垂荡漾到脸上,她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软绵绵的靠在冯一平怀里,任他的手一粒粒的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她一边向后去寻爱人的唇,一边呓语一样的嘟囔着,“我喜欢!”

    会议结结实实的开了两天,这两天,大家都很投入,特别是金翎,这两天水杯里一直泡着胖大海,真是累得够呛。

    冯一平就轻松的多,讨论这些条款,他一般不会发表意见,他对这些条款的意见,金翎很清楚,那些争论和说服工作,都由她去做,不用冯一平亲自赤膊上阵。

    冯一平每天都会和黄静萍抽时间去顶楼的套房温存一会,过过二人世界,好些时候,就是什么都不做,只在床上抱着,看外面的风景,所以他从身体到心情,都愉悦的很,这就导致他在会议结束之前做的总结发言,极富感染力,连冯振昌和冯玉萱,都被他说的热血澎拜的。

    这一次在机场,就上演了些肉麻的戏码,梅秋萍拉着黄静萍和冯一平的手,千叮咛万嘱咐,要不是临近年底现在家里离不开,她都有跟着去首都住一阵子的意思。

    “放心吧阿姨,我一定会照顾好一平的,”黄静萍郑重的向她保证。

    “也不要总顾着她,他要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打电话跟我说,我说他,他要是欺负你,你更要打电话跟我说,该打打,该骂骂,我们绝不姑息偏袒!”

    冯一平衷心的希望,妈妈和黄静萍的关系,能一直这么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