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千年第一个月的五号,被命名为《前沿》,英名forardposition的杂志,正式出版,当天,一本本的杂志就被寄往全球各知名公司,各大学,以及能搜罗到具体地址的各研究所和智囊机构。↑,

    目前杂志只有两种版本,版和英版,除了广告,两版内容完全相同,英版的没有广告,版的,冯一平假公济私的把智通公司放了上去,里面对这个实际上程序员还不到一百的小软件公司,不乏溢美之辞。

    当然,在国内,智通开发的企业应用软件,虽然不多,但称得上是精品,不过,现在的智通,和那些国际大公司,完全没有可比性,所以思虑再,还是没有把它放在英版上,免得影响到后来的广告洽谈。

    包卓远领着杂志社的主管们,亲手将第一批要发出去的杂志搬上车,大家都满怀希翼,就像送孩子出征的父母一样。

    “好啦,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接下来,各部门一定要坚守岗位,密切关注市场反应,各部门经理,按之前安排的,到发行处领杂志,亲自向本港那些企业做推广。”

    这样严肃正经的杂志的创刊号,不像他们之前做的那些,不能指望本地的那些发行商,他们也不希望用很低的价格去铺货,以免拉低杂志档次。

    在发行和推广方面,虽然冯一平没有要求他们这样做,包卓远还是想多出一份力,十几个主管,一人去二十家有联系的公司推广,那也能在几百个公司留下些印象。

    他自己也不例外。这些天有空就在办公室打电话,孜孜不倦的和以往有过联系,和打过交道的那些公司推广介绍。

    负责发行的高屹铭今天任务最重,他牢记冯一平的要求,这创刊号,就是要向现在的那些互联网公司学习。该烧钱就烧钱,要不计成本的广撒网,白送出去几十万本杂志也没事——这指的是送给直接客户,不能免费送给那些销售网点,只要有千分之一的人能看进去,那接下来他估计就得考虑在世界各地设立分支机构,负责发行或者等着那些发行商找上门来。

    当然,也不是一点收入没有,还是有几家发行商有点兴趣。不过,受冯一平不成功,便成仁的影响,杂志社在发行价方面,咬的很死,在签协议的时候,就开宗明义的讲明了,一律不准折价销售。还有很重要的一条,不接受退刊!

    这样强硬的态度。当然不可能有多少业绩,那几家发行商,最后总共也就采购了五千多本,杂志一本定价十五港币,加起来也就不到十万的收入。

    八号,冯一平开车到火车站提到香港发来的五百本杂志。这么多杂志,是高屹铭派人分好几次带进来的,把后备箱和后座全部填满了。

    拆开一个包装,带着油墨香味的杂志露出来,封面设计还是承袭了冯一平个人的风格。大气简洁,封面上是很抽象的描绘网络泡沫的题图,加上重点内容提要。

    前言和很简短,但是内容很全面,简要的概述了对新千年世界政治和经济的展望和预测,之后就是冯一平关于蓝海战略的章,接着是对前沿里提到的那些内容详细的展开论述。

    比如,冯一平对这一年的世界经济持积极乐观的态度,为什么?还有他肯定的断言互联网泡沫即将到来,为什么?他断言宝岛的绿营会在今年取代蓝营执政,为什么?

    …………

    观点很鲜明,论据很翔实。

    杂志社的那些编辑,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一点,当初定稿的时候,不少人找到包卓远,观点这么鲜明,斩钉截铁,是不是不太妥当?要是这些结论都是错的呢?

    类似的忧虑,包卓远也对冯一平说过多次,但是冯一平不为所动,坚持对他说,其它的他不干预,但以后每年的第一刊,都要发表这样的对全年各方面的展望和预测的章,而章内容,他的意见,就是最终的意见,容不得半点更改。

    老板这么坚决,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来到公司楼下,他给金翎打了个电话,“金姐,下来一趟吧,有好东西要送给你!”

    “信你才怪,正忙着呢!”金翎没好气的说,开会回来,她正式走马上任,这下冯一平算是解放了出来,她就真的忙的不可开交。

    但过了一会,她还是下来了,“东西呢?要是骗我,哼!”她示威的活动了一下手脚,“这两天正愁找不到对练的人。”

    “哪敢骗你?你看,我呕心沥血的创刊号,最多可以送你五十本,小一万港币呢,大方吧!我还强烈建议你收藏几本,以后一定会升值,要不,我给你签几个名吧!”

    对他的这些自吹自擂的话,金翎现在能很好的屏蔽掉,自顾自的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作为总裁,杂志社也将纳入她的管辖范畴,关心一下也正常,同时,她也有些好奇,冯一平搞的这么神神秘秘,又郑重其事的办的这本杂志,究竟有何悬虚?

    前言的内容,她快速翻过,类似这样的章,她见的多,没什么出奇的,当然,这是现在,如果等冯一平所有的论断都被证明是正确的,那就是另一回事。

    然后她马上被那篇描写蓝海战略的章吸引住了,上次高屹铭来的时候,冯一平就提到这篇章,当时她觉得冯一平有些故作高深的意思,现在只读了几分钟,她不得不承认,以她哈佛商学院毕业生的眼光来看,冯一平当时的郑重其事,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如果就把这篇幅不大的几千字当作是引的话,如果后续的内容能够保持这个水平,她估摸着把这作为论,通过哈佛商学院博士答辩没有问题。

    “有实例吗?”她关心的问了一句,这样一种理论的提出,如果没有实例支撑,总显得太过苍白。

    “当然有,不过这些事不用本天才做,已经安排一些人按我的要求,对几个有代表性的公司和案例进行分析研究,后续的章里就会提到,到时也是有力的佐证。”

    “那好,我给我爸寄去二十本,再拿十本送给熟人,自己再留下几本。”

    顺利搞定了一个官二代,冯一平又主动给郑佳怡打了电话,“你好,坐在我后排的同学!”

    “你好,冯老板!”郑佳怡现在也看穿了冯一平闷骚的本质,对他这些无伤大雅的调戏也不以为意。

    “美女,多次麻烦您,虽然没说什么,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刚好又到年底,为了表示感谢,我想送您一点礼物。”

    “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好吧,我就不问原因,你能这样感恩我很欣慰,那我能问一下,是现金?衣服?化妆品还是什么?先声明,你家便利店的购物卡我可不要。”

    “我知道你是跟我开玩笑,提那些物质的东西,和您高雅的气质是多么不般配,所以我要送给你的,是精神食粮。”

    “你又出版小说了吗?”刚提的那些,郑佳怡也是开玩笑,冯一平要是真送那些东西,她还真会有些为难。

    “差不多吧,我下了很大力气,创办了一本杂志,希望你能是第一批读者,当然,也希望能得到方市长的雅正,同时,还想拜托你给你们学校经济学院、管理学院的头头脑脑们都送上几本。”冯一平现在找郑佳怡帮忙,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

    “呵呵,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大方,不过,谁叫我这个人好说话呢,你先发过来我看看吧,先声明,如果我感觉你那杂志不上档次,我可不会按你说的做,我还丢不起那人呢!”

    “开玩笑,冯一平出品,必属精品,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只要他们用心看几分钟,就一定会被吸引住,我先给你寄五十本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