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戴着顶厚帽子,穿着臃肿的羽绒服,背着一个,恨不得把双手插在袖子里,等在学院的办公区附近,没办法,北方虽然是不同于老家的阴冷,但是干冷也是冷啊。

    他在这的目的,是为了见学院的副院长。

    大学虽然开放,但是见领导也不是容易的事,副院长没有带大一的课,他还看了课表,特意去上了两堂他教授的管理课,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等下课他追出门来的时候,院长已经去得远了。

    没辙,只好用守株待兔的办法,他在这,已经待了半个多小时。

    学院的领导,可不像以前的初高学校的领导,没事总在学校里,他们兼职多,社会活动也多,除了上课,其它时候行踪不定,冯一平是知道院长等下有课,才特意过来等。

    果然,临上课前,副院长提着公包从里面出来,总算等到了。

    “赵院长,”院长闻声一看,一个穿的很多的高个学生向他跑过来,“有事吗同学?“

    “院长您好,我是金融系一年级的学生冯一平,很抱歉冒昧的打扰您!”冯一平恭敬的做了自我介绍,按级别,赵院长至少也和金翎、郑佳怡她们的老爸和老妈一个级别的。

    “呵呵,有事就说吧,学生找老师,没有冒昧打扰之说。”院长边走边说。

    “我自己办了一本杂志,想让院长您在闲暇时能过过目,更想听听院长您的宝贵意见!”冯一平从背着的里掏出两本杂志递给院长。

    赵副院长本来以为是学生们自娱自乐做的那种杂志,不过冯一平递到眼前一看,看这样子挺不错的,“哦。花的本钱不少啊,你是那个社团的?”

    “院长,这是我的杂志社出版的,不是校社团。”

    “你的杂志社出版的?”化界的人,对出版可比其它人更清楚,在国内。你想出版一本杂志,真挺难的,至于办私营的杂志社,那就更难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我的杂志社在香港。”冯一平知道院长疑惑的是什么,连忙补充了一句。

    院长看了一下封面,“迫在眉睫的互联网泡沫”,呵呵,类似的言论有,但说的很忙肯定的。不多,好像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他稍微翻一下前言和目录,“哦,不错,我会抽时间看的,现在赶着去上课,小冯同学。再见!”说了两句,他就把两本杂志塞进公包。大步流星的走了。

    冯一平不知道院长会不会找时间看,对大学领导和老师来说,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杂志,学院图书馆和校图书馆,国内的国外的,各种语言的的各种期刊。林林总总那么多,本来就看不过来。

    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这样一个大一的新生,就能办杂志这样不多见的事,能让副院长多些看的兴趣。

    不过,只这样肯定不够。如果在自己的学院和学校都推广不开,冯一平还真对不起他后来十几年的推销生涯,所以他决定,天后再在这等一次,追问院长有什么意见。

    副院长这边送到了,至于院长,冯一平也真的非常、特别、极其想给他送几本,哪怕能得到个只言片语的评价也就满足了,然而并不现实,不要说他这样一个普通学生,就是他们学校的校长想见院长都不容易,院长他老人家,在故宫后面的“海”里办公呢。

    所以,搁在以往,冯一平他们,就是实打实的首辅门生,这头衔,可比他后来碰到的那个动辄说总书记是他校友的交大毕业生牛气。

    接下来,当然是去各办公室,以及带课的和不带课的教授那去,就像以前推销一样,一个个的拜访过去。

    他首先找的是自己班主任,对这个开学到现在,只远远见过几面,还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班主任,冯一平很陌生,反过来,估计班主任也是一样。

    果然,班主任正在和人谈工作,见他推门进来,推了推眼镜,疑惑的问了一句,“你是……?”

    “陈老师,这是我们班的冯一平同学。”

    冯一平这才发现,刚才背对着他和班主任谈工作的,正是他们的班长高珩。

    “陈老师好,班长好,打扰了,”他脱掉帽子,从书包里掏出两本杂志来,恭敬的递给班主任,“这是我在香港办的一本杂志,希望您能帮我把把关。”

    “哦,”陈老师比赵副院长的兴趣大了些,“你办的?”他也是看了看封面和前言,“坐下来说。”

    “谢谢老师,”冯一平顺道拿出一本给高珩,高珩神色有些复杂的接了过去。

    金翎在大多数人眼里,有些高冷,而冯一平在高珩和大多数同学的眼,也有些高冷。

    军训后就没住校,也没有参加多少集体活动,不过,和同学的关系都还算不错,只是高珩总觉得他客气有余,亲热不足,也不太主动,但是从一些考试来看,他成绩还不错。

    高珩原以为他就是一个家境不错的书呆子,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别人不声不响的都办了一本杂志。

    屋里气温很高,冯一平有些艰难的脱掉羽绒服,露出里面米色的高领毛衣,形象立刻好了几分。

    “学校的生活适应了吗?”

    “适应了,就是和我想像的有些不一样。”

    “说说,哪些和你想像当的不一样?”

    “主要是原来在高苦读的时候,都听人说,有一些老师也说,等进了大学就好,进了大学就会轻松下来,就相当于解放了,现在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几个月的学习,我感觉比在高时还紧张。”

    如何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人留下良好印象。推销员出身的冯一平还是有些经验。

    果然,他这大实话让陈老师笑了起来,“也不能说别人说的不对,如果在大学是混日子,只应付考试,是比高时轻松。但要想真学点东西,特别是大一的时候,肯定不轻松,不过我告诉你,以后几年,会比第一年轻松些。”

    “那就好,要是这四年一直这么紧张,那我妈肯定又得怪学校食堂不好,高时学习紧张。胖不起来,可以理解,到了轻松的大学,还胖不起来,只能怪食堂。”

    “哈哈,”陈老师又笑了。

    高珩发现,这冯一平很能抢风头,说话幽默。而且和班主任说话的时候,看似恭敬。其实是抱着平等的态度在交流,就插了一句,“一平,我想问问,你没有参加一个社团,为什么却想着自己办杂志?”

    “没有参加过一个社团?”这事陈老师当然不清楚。可现在冯一平也不好说是因为学业太重没时间,因为你办杂志都有时间呢。

    高珩的这点小把戏,冯一平虽然不在乎,但多少有些不舒服,我又没想这要讨班主任欢心。你紧张个什么?你妹的,我是抢了你女朋友吗?当着班主任的面给我下眼药。

    “学校的社团很多,而且很精彩,但那些我喜欢的,他们不要我,所以我想,干脆直接去社会上锻炼,不都说要知行合一嘛。”冯一平的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确实,那些热门的社团,真的是你相进进不了,高珩也不可能接着问,“你申请过哪些社团?”那就针对性太强了些。

    “这本杂志,你做了哪些工作?”陈老师扬着杂志问他。

    “从注册,到团队的组建,杂志的整体定位,内容定位,读者定位,广告客户定位,广告内容定位等,都是我做出来的,这本创刊号里的一些章,也是由我主笔。”

    “那说说你这本杂志的定位,”

    “这是一本以世界五百强这样的大企业,或者一些有全球战略和眼光的跨国公司,和政坛精英们为主要读者和广告客户的严肃的政经杂志,”冯一平清晰的说出了自己对杂志的定位。

    陈老师一时有些愣住,要是以玩票的性质,自费出一本书,那也没什么,可是这是杂志,而且定位这么高大上,你又说里面有不少章都是你自己主笔,你这是自信呢,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直接说,你是无知所以无畏吗?

    但是冯一平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又极自信,从接触的这一会来看,也不像是个没有头脑的年轻人,“那好,我一会有时间就看,对了,你包里那么多,是还要送给其它老师吗?”

    “是的,我刚才已经送了两本给副院长,接下来,准备一个个办公室和老师拜访过去,然后去拜访其它的院系和老师。”

    “等等,”听他这么说,陈老师有些急,打断了他,“这样吧,你和老师们都不熟,我看看明后天有没有时间,到时带着你去好不好?”

    陈老师这不是热心,他是不想冯一平出丑,其实冯一平出丑也没什么,年轻人嘛,撞一撞南墙,清醒一下也是好事,能明白有些事不是自信就能办好的,也算是一个很有益的教训。

    估计也有其它的同学在创业,但是,像冯一平这样想让学院甚至是学校的老师们都知道的,肯定没有,所以他不想因为冯一平出丑而牵连到自己,不想让其它的老师们笑起来的时候说,“那个谁谁谁,老陈班上的吧,说起来大言不惭,做起来却一塌糊涂,呵呵!”

    得,还是花个半个小时看看,如果内容不过关,就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吧。

    “真的?非常感谢!”不明就里的冯一平很高兴,我怎么就总是遇到这样热心的班主任呢?(。。)

    ps: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这两天大家的月票,你们的支持,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特别要感谢书友“秋之神光”,这么多天,天天不落的给我打赏,感觉很窝心!补充说明一下,我是南方银,所以这个窝心,是南方这边的意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